[原创]韩寒会拿判决书跳舞吗?

韩寒会拿判决书跳舞吗?

(下文欲发在韩寒博文、在那儿、不知能见明天的太阳么?试了下、老葛注册不了)

韩寒开始咬鲁迅了!

鲁讯与你韩寒的不同之处在于:你将自己订位为神、为天才!没有任何人给你启蒙与帮助!有的只是标点符号与的地得的修改!

其实、作为名人、写手、车手、儿子、丈夫,你如果说你的事业包括写作受到影响、帮助等,很正常!毕竟我们是从一学起的嘛!

当你砸出二千万时,我发现你是被砸中了!同时将你有向好的一面想的意思-----欢迎大家指证!我韩寒为求清白、当虚心回答大众的质疑!!!

当你走上法庭时、我感觉你己脱下了民意领袖、博爱与包容的外衣!(博爱与包容可是你所倡导的歌唱的?)用法律的手段堵住悠悠众口!

当你扯岀鲁讯时、哈哈哈、完全恼羞成恼、开扯找救命稻草了!因为你知道鲁迅在中国的份量!目的则是希望‘政治’去救你--也就是‘政治’影响一切!!你说是你的粉丝提岀、我老葛是不相信的!因为你常讲宪法、民主、权利!

其实,法庭的判决对民众不会有影响、民众看的只是过程!他们会去理解、分析、想象!会随着众人对你文章的剖析、质疑而得岀公正的结论!正如大家常说的:人民的眼晴是血亮的!哈哈哈相信你到时不会反对:人民的眼晴是血亮的!

所以:我相信、到时不会有人拿着法庭的判决出高喊:我是清白的!

毕竟:代笔也好、团队也罢、父亲也好、本人也是:他们知道:他们的文章离开了你这个所谓青年领袖、民意领袖,及那群粉与捧们,是没有多少价值的!换句话说:卖不了好价钱!

呵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3楼lsss

我看韩寒未必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方舟子可能是有一点小题大做了。没有意思。

 以下是引用老葛不老 在第1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淮北客 在第11楼的发言:
......

只是一个假设论证过程,韩寒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你认为是人家韩寒自比鲁迅,是这个意思吧?

我这么看的。老葛。

《质疑鲁迅》,作者方尺规。

既可是我写的

也可是你写的

问题是岀在韩的博客上

韩也拿岀来卖!


其实也可是韩写的、换个网名而己!

土共能养五毛、韩寒为何不能披马夹呢?

作为精神领袖要有被质疑的气量!

你说是不是?

老葛,有这么一个故事,就发生在乡村里,有一个石匠每天敲砸石头做石器活。周围的邻居碍于他是一个孤苦的人都包容他。

但是有一天他的一个邻居实在忍不住了,跑去说:我们家孩子还要学习,你工作能不能早点收工啊,孟母几次迁居也为孩子,

但是我又没那个条件。 回头那个石匠说:你一个村姑还自比孟母,你的孩子也成不了孟子。




20楼巨蝎

 以下是引用老葛不老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淮北客 在第16楼的发言:
......

老葛,有这么一个故事,就发生在乡村里,有一个石匠每天敲砸石头做石器活。周围的邻居碍于他是一个孤苦的人都包容他。

但是有一天他的一个邻居实在忍不住了,跑去说:我们家孩子还要学习,你工作能不能早点收工啊,孟母几次迁居也为孩子,

但是我又没那个条件。 回头那个石匠说:你一个村姑还自比孟母,你的孩子也成不了孟子。



这些故事你还是讲给自己听吧

你能回答就回答

回答不了就别讲故事!

至于你一定要认为韩寒高尚过你、

那我让你看下:

那你帮找解释下:


韩寒在中央电视台上、主持人问三重门的意思

韩寒却说不知道!

然而其父韩仁均在其它地却能引经注典的说岀!

请教:作为一个诚信、博爱、负责、真诚的人

韩寒为何不对全国韩粉解释一下三重门的意思?

你该不会说:

韩寒是不屑回答土共的喉舌主持人吧?

但--他却为何上央视作节目?

呵呵呵

难道韩寒是不屑向低智商的央视观众演讲?

哈哈哈

是那一条呢?

你在这儿帮韩寒回答一下吧!

(至于4000万、老葛想要!请你先回答老葛的上述问题吧!然后再问人家韩大老板会给4000万吗?)

结论:

韩寒要么输4000万---天塌了!

要么韩寒是不屑回答中国人、包括韩粉!这样韩寒先生所谓的诚信、民主、平等、博爱....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



大家认真阅读去年底的韩三篇,韩寒已经回归所谓[5毛]的队伍了,再看一看他后来的谈话,他说他曾经“在意”,“甚至不自觉地迎合”过他以批评社会获得的“赞誉”。“到了2010年,我做的很多批评都是有罪推论和变种八股——制度不好,政府腐败,悲剧发生,人民可怜。”时至今日韩寒转型,他说:“我逐渐觉得,一个好的写作者在杀戮权贵的时候,也应该杀戮群众。”


不可思议吧,就这么摇身一变,民主领袖变保皇派了,政治没这么玩的,简直就是流氓。


我是反韩派,不是因为他的政治主见,而是愚民的‘读书无用论’和诈骗团伙恶行。

 以下是引用老葛不老 在第2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兰精灵笨笨 在第2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老葛不老 在第26楼的发言:
......

按你的说法;

假如一个强奸杀人犯去指证一个贪腐官员、

是没必要去理会的!

对么?

你的水平深不可测!

欢迎顶帖!


你这就扩大范围了,韩寒没有强奸谁

如果他违法,你大可以去诉他


但著作权,那是作者的权利,质疑则需要真凭实据,而不能在文字间捕风捉影

否则就是文字狱了

扯淡!

去学习下老葛关于韩寒的帖文后再来吧!


我就不说啥了,正好易中天老师有新评论,引用之:



韩寒与方舟子的这场“官司”,是“关公战秦琼”,还是“三英战吕布”?要看事态的发展。但不可否认,它已经是一个“文化事件”。要想不沦为“娱乐节目”,而能对社会和公众有些意义,恐怕得说清三个问题: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


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


当然可以。这是方舟子的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也就是说,只要没有被剥夺公民权,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质疑和批评。其对象,则可以是政府,可以是企业,也可以是公民。说名人必须保护,是不对的。相反,名人更应该接受监督。因此,我支持方舟子质疑韩寒。如果哪天他要质疑我,我也表示竭诚欢迎。


质疑方舟子的动机,则是可笑的。公民行使权利,根本就不必问动机。比如某个台湾人因为喜欢“三只小猪”,就去投蔡英文一票,不可以吗?同样,质疑方舟子的资格,也是不对的。公民二字,足以表明其资格。这就是我主张的“批评三不问”:不问动机,不问资格,不问对象(请参看《李辉、文怀沙与批评的自由》,原载2009年6月30日《南方都市报》,已收入广西师大出版社《书生傻气》一书)。


但,批评权人人都有,“权限”(空间尺度)则因人而异。普通民众的最大,想质疑谁就质疑谁,想怎么质疑就可以怎么质疑。公职人员的最小,因为很难分清他是代表政府还是个人。一旦被认为代表官方,就有公权力侵犯私领域之嫌。也因此,一旦他的质疑失误,不但必须赔礼道歉,还必须辞去公职。


公众人物的空间,介于二者。因为他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都大。一旦质疑失误,对被质疑者的伤害也大。这个时候,赔礼道歉都未必管用。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公众记住的,往往是第一印象。如果被误疑的还是公众人物,他可能一辈子都“跳进黄河洗不清”。


这就不能用“公众人物就该如何”来说话了。没错,公职人员最该被监督,公众人物次之,普通民众守法即可。但,该被“盯着”,不等于该被“冤枉”。公众的“知情权”是要满足,名人的“名誉权”难道就一文不值?真相固然重要,善意难道就可以罔顾?


有鉴于此,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首先应持有最大的善意,其次要有过硬的证据。第三,一旦失误,不妨郑重道歉。当然,对此,我只有建议权,也不认为可以强迫道歉。但,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道歉只会加分。死硬到底,则可能“反误了卿卿性命”。


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


首先要肯定,起诉是韩寒的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包括:说,不说;说什么,不说什么;这样说,那样说。这三条,都自由。而且,既然是权利,就可以行使,也可以放弃。回应、答辩、起诉,是行使“言论权”。不回应,不答辩,不起诉,是行使“沉默权”。无论哪种,都是我们的自由权。


因此,起不起诉,是韩寒自己的事。受不受理,则是法院的事。这两件事,公众和媒体,都可以议论,可以批评,更可以建议,但不能干涉。议论、批评、建议,是行使“言论权”。干涉,则是“越权”,也“越位”。


起诉是否“不智”,也是韩寒自己的事。何况每个人能够忍受的尺度和底线,是不一样的。自证清白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这就像节妇断腕、烈女跳楼,虽不宜提倡,却应该同情。把人家逼到那个份上,哪里还谈得上智不智?出于爱护,私下里劝劝是对的,说说也没关系。公开指责,就未免没有心肝。


所谓“笔墨官司笔墨打”,则是扯淡!学术观点不同,艺术评价有异,才是“笔墨官司”。包括《红楼梦》的作者是谁,因为曹雪芹没说是自己,不存在名誉问题,也该“纸上谈兵”。疑人窃斧,也“笔墨打”?说你是“强奸犯”,还弄得谣言四起,大家都将信将疑,也不起诉?这种“大度”,留给阁下自己为好。


没错,名人是应该更宽容,但宽容不是纵容。你们家的宠物,也该善待吧?公园里的草木,也不能践踏吧?名人就可以随便蹂躏,然后让公众消费、媒体狂欢?士可杀不可辱。被逼无奈,也可以拔剑而起,何况诉诸法律?你说韩寒不成熟,是孩子,我看他是汉子。方舟子慨然应诉,也是汉子!


韩寒起诉,是否“示弱”?问问阿Q就知道。阿Q是决不会起诉的。他只会说,这是“儿子骂老子”,或者“方舟子小时候被父母卖掉,没有爱心”。至于把法院等同于“官府”,把起诉看作“打不赢就叫哥哥”,恐怕太不像法治社会的观点。大家若都这么想,法官们真可以去“休假式治疗”了。


韩寒起诉,是否“妨碍了方舟子的言论自由”?当然不是,除非法庭剥夺方舟子的答辩权。但即便如此,那也是法庭的错,不是韩寒的错。相反,正因为韩寒提供了法庭这样一个平台,方舟子反倒有了更好的发言机会。难道在微博上说就是自由的,到法庭上就不自由了?没这道理吧?


还有人说,现在司法不独立,韩寒的起诉,会造成更多的人不敢说话。呵呵,依此逻辑,小白菜就不该告御状,那时可是慈禧当家;秦香莲则要算运气好,因为包公只有一个。那么请问,韩寒是该去找包公呢,还是等到司法独立那天再诉呢?如果大家都这么等,那一天又啥时候能到来呢?


至于韩寒起诉方舟子,是否“滥用诉权”,则要看情况。如果韩寒视清白为生命,那他就是在为生命而战,岂是“滥用”?这事也要看结果。结果不是谁胜谁负,而是能给我们什么启示。也就是说,如果借此机会弄清言论自由的概念,制定批评质疑的规则,那就不但不是“滥用诉权”,还应该说是“功德无量”。


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


首先必须确定,言论自由是法律概念和人权概念。也就是说,无论一个人的言论多么错误,多么离谱,都不得因此而被剥夺人权,判处徒刑。其次,自由即责任。任何人在行使权利的时候,都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言论权也一样。第三,任何人的言论自由,都不能侵犯他人权利,剥夺他人自由,无一例外。


责任也有种种。比如,一个外交官出言不慎,引起国际纠纷,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但要负政治责任;一个教授在课堂上当面骂学生,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但要负道德责任。前者可免职,后者可开除,但都不能判刑。至于普通民众,骂爹骂娘,百无禁忌。但被认为素质低下,也得认了。这叫“负审美责任”。


名人责任更重。比如方舟子,是以“打假”闻名于世的。他对韩寒的质疑,如果被证明错了,得负“判断失误”责任。当然,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可以原谅。但前提,是得认账。不认账也行。既不违法,也不缺德,但“没品”。说他“死皮赖脸”或“不像男人”,也得认了,也是“负审美责任”。


另外,由于方舟子是科学工作者,一贯主张科学,因此,如果他的质疑,被发现违背科学精神,不守学术规则,则还要负科学责任和道德责任,即承认有违科学良知和职业道德。这一点,希望方是民先生能有思想准备。


最后要说的是,所谓“言论自由不负法律责任”,是指“不负刑事责任”。由于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不容侵犯,因此,一旦侵权,就必须负“民事责任”。不负责任的言说,决不是自由的言说;不能追究责任的自由,也决不是真正的自由。这正是“韩寒诉方舟子”一案的意义所在。哪怕最后法院判决方舟子不构成侵权,也如此。


因此,正如我支持方舟子质疑韩寒,我也支持韩寒起诉方舟子。但我希望,双方都做好败诉的准备,并表现出良好的风度。“寒战”虽非“选战”,但今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选举,其参选人的表现,是可供参考的。果能如此,则方韩之争,就真是意义深远了。


 以下是引用老葛不老 在第30楼的发言:
[quuott]GD6KBVJh%2fh183opZ7DrdBw%3d%3d[/quuott

易中天少提了个重要前提;

既然韩寒向世人悬赏2000万

其实就是要世人质疑他、以证清白--否则悬赏岂不是个玩笑?和婊子向天吼我没卖b有区别吗?

所以:韩寒有义务向世人释疑!

而韩寒没权利起诉!--因为是你用重金邀世人质疑的!

......



看来你是只信名人、不信老葛呀......


这个是韩寒的邀约行为,不违法,属于其自由

在其难以举证的困局下冲动之举,可以理解

至于有没有人能拿到,则是要有真凭实据的



法律而言,谁主张谁举证,也就是方舟子主张韩寒代笔,必须有真凭实据

否则便自行归入胡搅蛮缠乃至诬陷

你的论调把举证责任倒置了,从而造成了迷惑


被人冤枉有时很无奈的,癞蛤蟆掉脚面上,不咬人但恶心人


咱们做个假设,我给你夫人打个电话,说我看到你和一小姑娘亲热相拥

你夫人向你质疑,让你证明,但当时你偏巧是没有不在场证人,你无法简单自证清白

你如何办?怕是欲哭无泪的

本文内容于 2012/2/16 5:54:31 被兰精灵笨笨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