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科学箴言报》网站1月23日文章]题:龙的崛起:中国不是在审查互联网,而是让它发挥作用


中国政府最近公布了加强互联网管理的新规定,最引入注意的是微博实名制。很多人谴责此举是中国对言论自由的进一步侵犯,但事实要复杂得多。


10多年前。当中国的互联网尚处于初创时期、用户仅数百万时,政府就明确表示将在允许其发展的同时对新生的网络空间进行政治监督。当时,很多专家预测,此种行为定会失败,只可能出现两种结局:一个自由扩张、为政治权力的控制范围所不及的互联网;或者是一个被政府控制扼杀、不能实现其潜在的社会和经济利益的互联网。


让这些专家不解的是,在中国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发生。以任何标准衡量,中国的互联网都是世界上最活跃的经济和社会网络空间之一。超过5亿用户在互联网上交流思想、进行交易和娱乐。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公司创造了亿万美元的经济价值。中国的搜索引擎、电子商务和在线视频企业都位居世界前列。


在中国的淘宝网上,数以百万计的小店每月所做生意价值数十亿美元。在微博平台上,活跃着2.5亿用户--他们表达对从性到官员腐败等包罗万象的问题的看法。


与此同时,一个庞大的政府主导的监控系统与运营商的自我审查相结合,使中国的互联网受到政治权力的高度控制。脸谱网和推特网遭禁,而与之相似的中国网站则繁荣发展。谷歌与中国政府发生过一次众所周知的争吵,随后,谷歌的搜索引擎受到限制,但其他业务仍在继续发展。在社会危机发生时,中国的互联网会过滤相关关键词,以防威胁稳定。


中国的人口规模及其中央集权化的政治制度使之能够创造一个与外界的互联网既有联系又相对独立的平行互联网。


中国对互联网的反应十分特殊。近半个世纪前,信息革命伊始时,对网络空间进行思考的先驱者诺伯特•维纳撰写了一本影响广泛的专着《控制论》。他将人类对新挑战的反应分为两种:“个体发生”与“系统发生”。个体发生的活动是有组织的,是通过集中设计的制度执行的。


在另一方面,系统发生的反应则是演化的,就像细菌在没有受到有组织监控的情况下的互动情况。人类文明发展的特点始终是这两种相反活动之间的持续斗争--个体发生的活动试图控制系统发生的活动,而后者试图削弱前者。两者的关系既敌对又共生,就像“阴”和“阳”。


在如今的情况下,政治权力就是个体发生的,而网络空间就是系统发生的。人类社会的健康依赖于两者的平衡。失去平衡后,国家就会因灾难性后果而陷入混乱。


中国政府对待互联网的方式与中医的方式类似,强调互联网是国家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干预过多或过少都是有害的;持续监督是必需的,这样就能知道何时进行干预以及以何种力度进行干预。


社交媒体使中国政府能够解决底层对问题的反馈不能很好地上达中央这一由来已久的问题。社交媒体使问题引起中国领导人注意。去年温州动车事故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就像中医为病人把脉一样,中国领导人对这一严重的失衡问题产生警觉,从而予以全面反应。结果就是高铁变得更好、更安全了。


中国网络空间目前的健康状况不错。从经济和社会角度看,互联网在繁荣发展。从政治角度看,互联网被用于荏迅速变革之际维持社会稳定。目前,旧价值观遭到削弱,新价值观尚未建立,导致粗俗的物质主义盛行,社会和经济鸿沟迅速加大。


社交媒体提供了一个安全阀,使政府注意到那些可能失控的问题。过分放大和过分压制这些问题都可能令其爆炸,从而破坏国家稳定。


中国的平行互联网不可避免地受到外界影响,反之亦然。印度现在也要求脸谱网和谷歌删去网页上冒犯性质和招致反对的信息。最终,正如在现实世界中那样,网络空间不会是平的,而会是淘壑纵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