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陈钓--德国青年架机非法降落苏联红场

20多年前,19岁的德国青年鲁斯特驾驶小飞机,穿越号称“世界上最严密”的前苏联防空网,降落在莫斯科红场。这次惊世飞行令前苏联军方在全世界面前丢尽颜面,并引发前苏联政治大地震,导致前苏联国防部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在内的309名军官被解职甚至入狱

基于二战的经验教训,冷战时的前苏联积极发展综合防空体系,从华约最前沿的德国易北河畔到莫斯科郊外,前苏联部署了7000部雷达、1万枚防空导弹和1300架截击机,曾击落过多架敢于冒犯前苏联领空的美国和英国侦察机,可以说20世纪80年代的前苏联领空是不可侵犯的。

根据1982年11月修订的前苏联法律规定,国土防空军有权在敌人侵入前苏联领空时不加警告地采取武力消灭。但法律生效仅仅10个月后,1983年8月底,前苏联远东防空军在库页岛上空击落了擅自闯入的韩国航空公司的007号航班。西方立即借此向前苏联发难。美国和日本一度中断与前苏联的空中往来。尽管前苏联国防部一再强调前苏联飞行员完全是按照前苏联法律行事的,但上级领导却称,法律规定是向资本主义国家的军用飞机开火,不是民用飞机。此后,前苏联国防部便秘密下发了一份文件,规定在无法判明飞机有军事目的的情况下,禁止向一切民用飞机和运动飞机开火,谁作出开火决定,谁就进监狱。这等于捆住了前苏联国土防空军的手脚。

出生在联邦德国汉堡市附近小镇的鲁斯特是一位具有多年驾驶小型运动飞机经验的老飞行员了,仅在1986年他就数次驾机越过北海,飞到设得兰群岛和法罗群岛。喜欢刺激的鲁斯特决心搞一次冒险飞行——驾机去莫斯科红场转转。

1987 年5月28日,恰好是全苏边防军日,举国欢庆。鲁斯特驾驶赛斯纳-172小型飞机从赫尔辛基机场起飞。20分钟后,他同芬兰地面调度室进行了一次联络,报告说飞机一切正常,随后便关闭了除无线电罗盘以外的所有通讯设备。鲁斯特在飞越芬兰湾时把飞机高度降到200米,之后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直扑他早已计划好的目标——莫斯科。芬兰航空管制中心发现赛斯纳飞机突然改变航向,立即用无线电发出警告,但始终没有收到回音,不久鲁斯特的飞机便在芬兰雷达屏幕上消失了。芬兰方面以为鲁斯特的飞机失事了,赶紧派出一架搜救直升机和两艘快艇到芬兰湾寻找,但是却一无所获。

14时,前苏联国土防空军设在爱沙尼亚科赫特拉亚尔韦的雷达站在赫尔辛基一莫斯科的航线上发现了这架小型飞机。当时它的飞行高度保持在600米。雷达站分别用芬兰语、俄语和英语向鲁斯特询问:“是不是自己人?”但鲁斯特根本不予答复。国土防空军判定,这是一架未经申请而擅入前苏联领空的飞机,决定采取措施制止其侵犯行为。但受到韩国客机被击落事件的影响,在无法确定事实的情况下,前苏联军人不敢贸然采取拦截行动,因为赫尔辛基一莫斯科航线是欧洲最繁忙的空中通道之一。于是,部署在波罗的海沿岸到斯摩棱斯克的前苏联防空部队只好像接力赛跑般地交替跟踪赛斯纳飞机的航程。

首先是苏军两架米格23截击机从“塔巴”军用机场升空进行拦截。但不久后,“塞斯纳”做了向下俯冲的动作。这样,它不仅从截击机飞行员的视野里消失了,也从地面雷达的屏幕上消失了。5分钟后,该地区的雷达屏幕再次捕捉到一个飞行目标,与先前的“塞斯纳”相比,其飞行路线和高度均有不同。但地面塔台人员简单地误认为它不是原先那架“流氓飞机”。新目标发出“我是自己人”的应答。警报解除,两架截击机返航。

“塞斯纳”继续向东南方飞行,在将近15点的时间抵达普斯科夫市上空。当时,普斯科夫市郊正在进行某航空团的教练飞行,空中有数十架飞机盘桓。因此,当鲁斯特驾驶的“塞斯纳”出现在雷达屏幕上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鲁斯特驾驶的“塞斯纳”继续悠然地在苏联领空又继续飞行了200 公里。在飞抵旧鲁萨城地区时,它又一次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于是,鲁斯特驾驶着他的“塞斯纳”继续前行,到达了托尔若克市。在这里,又一次巧合帮了他大忙。刚好在前一天,在托尔若克市郊40公里处发生了一场空难,一架米格25与一架图22 M 战略轰炸机相撞。所以,这一天在该地区上空到处是执行搜寻任务的直升机。鲁斯特的“塞斯纳”不早不晚,恰好于这天飞临该区。由于“塞斯纳”的飞行速度和高度与苏方的直升机完全吻合,塔台人员理所当然地将它识别为众多救援直升机中的一架,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对鲁斯特来说,这一天奇迹般地充满了幸运的巧合,当鲁斯特飞近莫斯科时,某个大人物(具体是何人至今未解密)下了一道命令:暂时关闭防空网的自动控制系统,以进行一次计划外的停机检修。正是这20分钟的空隙,鲁斯特于19:38分飞进了莫斯科。


至此,鲁斯特的历险结束了,闹剧开演了。鲁斯特自己承认,最初他打算降落在克里姆林宫内,但由于缺少适合飞机降落的平台,遂决定降落在瓦西里大教堂前面。教堂前满是人群,鲁斯特打开了降落指示灯,挥动着飞机翅膀上的襟翼,好几次从人群的头顶上掠过。正在广场上散步的游人向他挥手致意并报以友好的微笑。


这天恰好有一架直升机在红场进行航拍。因此,当红场保卫处的值勤少校托卡列夫接到电话询问的时候,他平静地回答:“是在航拍呢。”而当巡逻哨兵科索卢科夫向他报告有一架飞机在红场上空飞行时,他只是懒洋洋地回答:“你只要当心别让母牛闯到红场就行了,至于飞机,不用你操心啦!”鲁斯特在第三次尝试着陆时,成功降落在莫斯科河桥的南端,并向瓦西里波滑行。过了20分钟,来了一群穿灰色制服的人,把他带到了卢比扬卡广扬(克格勃总部所在地)。随后,鲁斯特因非法入境罪及扰乱航空秩序罪被判入狱4年。


苏联领导人用“鲁斯特事件”大做文章。几天之后,国防部长索科洛夫元帅被戈尔巴乔夫免职,虽然事发之时他正在柏林与华沙条约国的有关领导开会,对此事毫不知情。而全苏防空军总司令戈都诺夫被打发退休,整个司令部人员几乎全部被撤换。一大批军方高层领导莫名其妙地丢了官职。应该说,在与势力强大的军人集团的斗争中,这个年轻的西德飞行员自觉或不自觉地助了戈尔巴乔夫政权一臂之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