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传奇方先觉:坚守衡阳47天 重创日军6个精锐师团

长沙失守后,日本第11军顺势南下,朝湖南省当时的第二大城市衡阳进发。衡阳位于湖南省中南部,粤汉线、湘桂线在此连接,从湖南腹地通往西南大后方的多条公路也从这里经过,是西南交通的枢纽。此外,它还是湘江、蒸水和末水的交汇之处,依靠这些江河,可以转运湖南出产的大量粮食、矿产等资源。因此,衡阳一旦失守,无论在交通、军事,还是经济上都将带来巨大的灾难性后果。就因为这一系列的原因,衡阳自然成为日军“一号作战”的重要目标。


日军大本营在“一号作战”第二阶段的构想中,计划对湘江以西地区采取守势,而主力投放在湘江以东。衡阳是作为重要目标必须予以攻占的,并且要确保这一地区的安全畅通。第11军横山勇中将认为,同中国军队的决战不一定会在长沙出现,但在进攻衡阳时,必然会出现双方主力对决,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可以在衡阳地区围歼第九战区主力。


鉴于这样的思考,横山勇中将在具体兵力分配上,以1个师团用于湘江以西,用2个师团进攻衡阳,再以4个师团的兵力用于湘东山地。从兵力分布来看,横山勇还是有战术头脑的,把兵力分布得轻重得当,非常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第11军的日军高级将领们在研究攻击衡阳的战术问题时,又把薛岳的“天炉战法”提到桌面上。他们认为,中国军队当前没有对付大日本皇军的好战法,前段时间在长沙大战中,把“天炉战法”给粉碎了。但是从衡阳的地理方位,以及当前中国军队所处的位置上看,他们极有可能还会采取“天炉战法”的老一套。横山勇同意幕僚们的分析,所以他仍采取两翼夹击,波浪式推进的方法,确保第68师团和116师团对衡阳的进攻。


国民党军令部的确没有新战术,仍然按照“天炉战法”的老路子进行部署,中间正面堵截,两翼兵团夹击,从而击退来犯日军。从整个衡阳保卫战来看,最主要的有两块,一是国民党第10军坚守衡阳,二是李玉堂兵团在西南、西北外围,实施救援衡阳的战役。


为了进一步了解、认识下一步的湘西保卫战,或者说同下步湘西保卫战紧密联系,笔者这里不详细叙述李玉堂兵团的外围解救战,集中篇幅谈衡阳保卫战。因为进攻衡阳的两个日军师团,也是后来进攻湘西,欲夺芷江机场的两个主力师团。另外,在衡阳保卫战期间,也是蒋介石同美国关系发生矛盾,处在极为痛苦和犯难的一段时日。


日本对衡阳的作战,是于1944年6月20日开始的。日军第11军为确保衡阳进攻的顺利,一开始就对衡阳的周边实施强有力的攻击,以此来打破“天炉战法”中最为关键的两翼部队。日军第11军不愧为日本的第一野战军,他们不几日便把衡阳周边的国民党军队击溃,迫使国民党军的主力后退,把衡阳变成一座孤城。


守卫衡阳的是国民党第10军,军长是方先觉,安徽萧县人,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在抗日战争中,中将军长方先觉是国民党军最为传奇的人物之一。他坚守衡阳47天,创下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队坚守时间最长的一次守城战。在守城战役中,他率领17?000名士兵,抵挡日军前后6个师团的进攻,在自己部队战死10?000人的基础上,杀伤日军48?000人。为保护衡阳城7?000多伤兵的生命,他最终放下武器,向日军缴械投降。不久逃出衡阳,回到重庆,被蒋介石誉为“中国军人之模范”,并授予青天白日勋章,还晋升为28集团军副总司令。后来他在台湾去世,在史学界,还引发出一场关于他投降日军行为的学术争论。从以上简约的情况看,方先觉中将的确很有传奇色彩。


英勇善战的方先觉,在1941年的第三次长沙会战和后来的常德会战中,率领自己的预备第10师和第10军,表现得非常杰出,一时名声大噪。成为抗日英雄的方先觉,自然有些志得意满起来,甚至连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也不放在眼里,有些命令执行起来也就阳奉阴违了。特别是在常德会战中,他对薛岳的越级指挥,抽调他的190师,使第10军侧翼暴露,很是不满,因此发生争执。从此两人结下过节。


薛岳也感到很伤脑筋,于是便开始指派自己的亲信去第10军任职,以此来控制方先觉。谁知方先觉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对薛岳指派的人,常常借故撤职,甚至寻机法办处决。这样一来两人矛盾激化,最终还是薛岳占了上风,他毕竟是战区司令长官,说服军令部免去方先觉军长一职,调任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议。


方先觉还没有动身,新任命的军长也没有到达。日军便开始了“一号作战”的湘桂战役,兵锋直指衡阳。参谋总长何应钦亲自过问此事,新军长没有到任,而战事已迫在眉睫,真要临阵换将,确实于军不利。他责令薛岳上门请方军长出山。


薛岳只好厚着脸面任命方先觉为第10军军长,负责指挥衡阳保卫战。方先觉怎么会买这个账呢?你算什么东西!老子现在是委座任命的高级参议!他拒不接受薛岳的任命。两人的过节传到蒋介石那里,蒋介石很气愤,党国利益就毁在他们这些争权夺利人的手里。于是,委员长亲自给方先觉打来电话,大骂方先觉昏庸,日军已经逼近衡阳,你居然还在和战区长官怄气,置民族大义于不顾,成何体统?


方先觉听见蒋校长的训斥,自己倒是消了气,他知道校长也会骂薛岳的。于是他表现出军人的大度,当即表示一定积极部署固守衡阳,发扬第10军优良传统,坚决抗击日军来犯。蒋介石在电话上要求方先觉守住衡阳,确保衡阳十天或者半月,整个形势就会发生变化。他在重庆听候他的佳音,祝他旗开得胜!


方先觉受到蒋委员长的鼓励,信心倍增,立马奔赴衡阳,部署防守任务。


国民党军第10军,下辖第3师、第190师和预备第10师,还有驻扎衡阳城里的第54师师部和它的第1团。为加强衡阳守备力量,第九战区将第74军野炮营、第48师的一个山炮连划归第10军。这样第10军名义上有4个师的番号,实际是8个团,总兵员17?000人。


特别要说明的是,经过常德会战,第10军没有得到休整补充。比如说第190师为后调师,所谓后调师是指将兵员全部转拨给友邻部队,仅保留班长以上各级军事干部,随后调后方接收训练新兵。但这个后调师没有走成,日军已逼近衡阳,他们就留下来参加衡阳保卫战了。


方先觉于5月底来到衡阳,他首先带领师长、团长和参谋长们侦察衡阳地形,确定防御部署。衡阳防区面积仅有3.9平方公里,东西宽约1.5公里,南北长约2.6公里。


第190师位于城东,每营配属一个野炮连,进驻末水西岸。作为最前哨阵地,师主力于五马归槽、橡皮塘、莲花塘一线构筑主阵地。


预备第10师位于城西,师主力于汽车西站、虎形巢、张家山、江西会馆一线构筑主阵地。在汽车西站侧翼是第3师的第7团和第9团。


第54师的一个团位于城东北,主力在冯家冲沿末水西岸构筑主阵地。炮兵在雁峰寺、县政府、蒸阳路、吉祥街一带占领阵地。第10军军部设在银行大院,前进指挥所在五桂岭的预备第10师阵地上。


防守部队的部署一定,立即开始构筑工事。衡阳原先已经构筑有钢筋混凝土的国防工事,相当坚固。然而第10军同日军作战多年,特别擅长防御,从将领到士兵,一眼就能看出这些防御工事的弊病,发现存在不少问题。一是防御工事系统庞大,现在的一万多士兵用不完,显得空,有的地方根本就用不上;二是射孔较大,隐蔽性差,这对守军极为不利;三是这些工事各自独立,难以相互照应。


方先觉下令对所有工事进行改进和加强,放弃若干外围工事,以缩小正面防御,对放弃的工事一律破坏。城东、城北依托湘江和蒸水设防,城西北沼泽水田全部放满水,在其要道上构筑碉堡、地堡。城西南丘陵地带,构筑无数道防御线。各据点之间均以交通壕相连。最有创意的是,丘陵对敌的一面,全部削成断崖,让敌人无法攀爬,并在断崖顶上构筑手榴弹投掷的壕沟。在丘陵之间的凹地,构建外壕沟,用粗大圆木建两到三层栅栏。断崖与外壕之间布设铁丝网。无法挖出断崖的丘陵,全都挖设5米深宽的壕沟,在沟底筑有地堡,以防日军利用。全城所有阵地都有交通壕相互连接。在城西北比较开阔平坦的地区,布有地雷区和多层铁丝网,开挖四道战壕。


第10军在衡阳郊外利用地形,巧妙构筑坚固工事,形成完备的坚固防御体系。通信联络是关键,他们把电话线全部埋入地下,还组建电话线抢修队,划分责任区,并进行数次演习。在衡阳市区各路口均修筑工事,将重要的物资像弹药、粮食、被服、药品等都分散储藏在地下的藏兵洞里。


这些庞大的防御工事体系,不仅由全军士兵动手修建,还得到了当地的抗日组织和工会的大力支持,仅衡阳工会就组织3?000工人,还征用了120万根木料。衡阳是湖南重镇,军委会有好几座军需仓库在这里。国防部后勤部长俞鹏飞亲自抵衡阳,向第10军调拨两周的粮食,步机枪子弹530万发,迫击炮弹3?200发。仓库总监还主动为第10军送去手榴弹3万枚,这批手榴弹可是起了了不起的作用。


万事俱备。方先觉率领战地指挥员巡视了一遍,一切都比较满意。美国军事顾问贺克朝方军长伸出了大拇指,连声称赞。方先觉想考考这个美国顾问,他问他敌人主攻方向在什么地方?贺克说城的西北,那里地形平坦,便于日军坦克、装甲机械化部队进攻。方军长哈哈大笑起来,他摆着手说,你错了,在西南。西北地势平坦,固然利于机动,但是中美空军掌握制空权,陈兵西北,无疑成为空中打击的活靶子。我想日本军队一定是从西南山地而来,这样不仅可以切断衡阳与后方的交通联系,而且从高向低一举拿下衡阳城。如果从西北进攻,拿下衡阳城后,还得攻取西南山地。


贺克不同意方将军的看法,对此还进行了一场辩论争吵。实践证明方先觉的判断是正确的,所以,第10军把西南山地作为防御重点,精心部署设计营造。从排兵布阵,到构筑防御工事,到枪支弹药、粮食、药品和伤员的安排,再到隐藏日军炮火,建藏兵洞等等事宜看来,方先觉确实不是等闲之辈。


为鼓舞官兵士气,方先觉还特意规定作战负伤赏金,上校以上负伤者赏大洋10?000元,中少校赏5?000元,尉官4?000元,士兵1?000元,负伤不退者,特赏,伤愈归队者,晋级。在高昂的士气鼓舞下,衡阳人民发扬湖南人民的光荣传统,积极起来参加破坏道路、桥梁,组织救护队、担架队、弹药粮食运输队和民工抢修队。


在大战即将来临前,方军长考虑到衡阳百姓的生命财产,亲自调拨军列,实施“衡阳空城”计划,把30多万市民疏散出去。并向衡阳市民承诺,除飞机、大炮毁坏房屋家产之外,如有财产丢失情况,全由第10军负责赔偿。第10军军纪严明,深受衡阳人民的拥护,他们开进城那天,十几万群众夹道欢迎,送茶水、送食品,情景让人十分感动。


1944年6月21日,日军第68师团和第116师团,分别到达衡阳附近的石湾、白果一带。第二天,日军飞机开始对市区进行狂轰滥炸,城区多处燃烧起来。日军从长沙一路南下,没有遭到中国军队的抵抗,所以十分骄狂。他们在沫河强渡,居然连火力掩护都不组织,就堂而皇之地乘汽艇、橡皮艇和木船开始渡河,丝毫没有把对岸的中国军队放在眼里。


守卫在沫河西岸的是190师的1个营,他们的任务是前哨警戒,完全可以不作抵抗,后撤到五马归槽的阵地上去的。但是他们看不惯日本鬼子的嚣张,营长杨济和果断下令,全营进入阵地,待日军渡到河中间时,20多挺轻重机枪,4门战防炮同时开火,顿时将日军打得人仰船翻,死伤落水300多人。日军根本没想到在此会遭到如此的打击,一下子懵了头,没死的鬼子兵急忙调头逃回,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用机枪和火炮向对岸射击。


随后日军主力师团渡过了沫河,25日向五马归槽一线发起总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判断衡阳第10军只能坚守三天。因为这支部队远比坚守长沙的第4军单薄,而第4军在长沙只坚守了四天。蒋介石给方先觉下的命令是十天或两个星期。


日军攻击重点是五马归槽,一开战双方打得异常激烈。日军炮火非常猛烈,守军在衡阳城区的炮兵也开炮支援。数十里外,双方空军也赶来助战,一时间炮声隆隆,火光冲天,漫天硝烟遮云蔽日。第190师的570团隐蔽在工事中,当日军步兵冲锋的时候,他们以机枪步枪手榴弹给予痛击,激战持续到下午。第10军刚刚归建的炮兵营,用新式美制山炮支援五马归槽,打得日军丢盔弃甲,团长贺光辉趁势反击,把日军击退。贺光耀腹部重伤,副团长冯正之接替指挥。


方先觉军长见五马归槽守军伤亡较大,而此地不过是外围,应当尽量保存有生力量,在城区同敌较量,便下令后撤。第54师的饶少伟接到命令,心想机场既然不保,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于是他命令一团长带1营、2营及伤员过沫河,回去归建。自己则率3营留下参战。这样第54师又走了1?000多人。方先觉对此也没说什么,人家毕竟是客军嘛。


日军占领了五马归槽阵地后,立即向衡阳机场推进。半夜日军的松山支队攻入机场,方先觉听说机场还没有来得及破坏,并命令190师不惜一切代价夺回机场,并将其破坏掉。


师长容有略亲率569团借夜色掩护,趁日军立足未稳,突然杀入机场。日军根本没有想到中国军队这么快就来了个回马枪,猝不及防。经过5个小时的死拼硬打,付出200人的伤亡代价,终于夺回机场,并立即组织对机场的破坏行动。他们还没有离开机场,日军的独立大队便围上来了,经两天的激战,第190师加上第54师的一个营,只剩下1?800人了。


衡阳保卫战其实只是湘桂会战中的一次战役,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于6月22日至7月2日;第二阶段于7月11日至7月19日;第三阶段于7月27日至8月7日。每一个阶段都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在第一阶段中,最值得一提的有三件事。首先讲述一下预备10师30团的3营7连。连长叫张德山,骁勇善战,嗜酒如命,因此在军里有“猛张飞”之称。7连是全师最精锐的连队,战力强悍。他们坚守在张家山阵地南侧,正扼要冲之地。为争夺这个阵地,日本鬼子不惜血本,一个大队的兵力反复冲锋,都被击退,战斗持续一天,7连伤亡一半,日军则在阵地前丢下500多具尸体。6月28日,日军又派1****队向7连阵地冲锋。第30团团长在电话里命令张连长设法突围。张德山在电话上大笑起来,他说我张德山的连队什么时候后退过。他放下电话,率领残部向鬼子决一死战。全连除一名伙夫外,全部壮烈牺牲在阵地上。日军1****队也死伤过半。英雄的第7连,为衡阳保卫战增添了辉煌的一页。消灭日军七八百人,创下一个连队歼敌最多的纪录。


双方都打红了眼,预10师师长葛先才得知第30团的两个营全部伤亡殆尽,亲率师直属连支援反击。他赤膊上阵,全师官兵为之大振,一时间号声大作,官兵同声呐喊,战志如云,同敌人鏖战一个时辰,终将正面的鬼子兵全部歼灭。


第3师师长周庆祥也不示弱,他的第7团几乎全部打光。当日军施放毒气弹的时候,3营长李桂禄率全营剩下的几十人退了下来。周庆祥师长大怒,将营长李桂禄就地正法,撤消团长方人杰的职务,并亲自组织残部进行反攻。


战争也有偶然性。7月1月那天,迫击炮连的白天霖连长,用十倍望远镜搜索目标,无意间发现正南800米的一个小高地上,有十多人正向中国军队阵地窥视,还指手画脚地交谈着什么。白天霖连长根据多年作战的经验判断,这群小鬼子起码得是联队长一级的指挥官。于是他果断下令,集全连8门迫击炮集中射击。第一轮炮弹下去,全部命中,只见十多个小鬼子在炮火中翻滚倒地。紧接着又是两轮急射,炮弹又全部命中目标。他们不知道这次的意外收获,20多颗炮弹,竟把日军第68师团的整个指挥系统给摧毁了。师团长佐久间为仁中将受重伤,参谋长以及下属各联队长、师团参谋长被炸死。


7月2日,日本军队竟然停止进攻。方先觉都感到莫名其妙。


日军的暂时停火,出自于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进攻的一线部队,弹药消耗太大,出现告急;二是第68师团指挥系统瘫痪;三是第11军军长横山勇判断失误,他万万没想到坚守衡阳的第10军,战斗力很强,在战役防守上几乎没有出现一丝差错。


于是横山勇在军需物资到达后,重新调整部署,发动第二次总攻。进攻衡阳的整个指挥权,交给第116师团的岩永旺师团长。岩永旺中将是有作战经验的,他以第68师团主攻衡阳南部,第116师团主攻西南部,第58旅团和218联队攻打衡阳小西门方向。整个战斗于7月11日开始。


战斗最为激烈的是衡阳西南方向的张家山阵地。负责进攻的是116师团最悍勇的第133联队。他们第一次大规模进攻,被坚守在阵地上的预10师30团给击退,致使日军这个联队伤亡惨重。这支精锐的日军联队,在友军面前大丢面子。他们在得到补充兵员后,师团长又给他们配属了第122联队的一个炮兵大队。联队长黑濑平一大佐,把联队的军旗展开,向全体官兵训话,只要133联队还有一个人活着,就要把队旗插上张家山。


第133联队连续三昼夜的疯狂进攻,都没能在张家山前进一步。黑濑平一联队长,把残部编为百人一个梯队,在空军和炮火的掩护下,又发起一波接一波的冲锋。坚守在张家山的30团,现在只有一个连的兵员了,但是他们面对敌人12次冲锋,10次突入阵地的激战场面,毫不畏惧地用手榴弹和刺刀把敌人击退。在部分阵地失守时,团长陈德坒率仅有百名战士发起反击,又把阵地夺回来。


预10师参谋主任率两个连增援张家山,在不到一天的战斗中,两连战士全部战死,阵地再告失守。当晚军部工兵营两个连又去增援,发起反冲锋,第三次夺回阵地,并用尸体堆积战壕,上面加盖沙土,作为阵地墙。在敌人疯狂反扑时,工兵两个连几乎全部牺牲。


方先觉急令第3师8团两个连上阵地支援。预10师师长葛先才亲自率这两个连,对日军进行顽强抵抗,一连打退日军三次大规模进攻。战斗到7月13日,新增援上去的6个连几乎全部阵亡。方先觉命令坚守张家山的所剩人员撤退,放弃张家山。


连续九个昼夜的鏖战,日军以8?000人的伤亡代价,只攻占了张家山、虎形巢为核心的一线阵地,他们仍然被中国军队拒在衡阳城外。7月20日,横山勇不得不接受无情的现实,再次下令停止攻城,命令第116师团和第68师团原地休整,再次补充兵员和补给,准备再战。


日军进攻衡阳的两个师团,从开战以来,死伤达万人以上。中国军队的伤亡也是惨重的,能参加战斗的不过几百人,伤员达七八千之多。原来蒋介石要方先觉坚守衡阳十天或两周,现在守城已有一个多月,所以中国军队弹药、粮食、医药都处在极为困难的时候。但是他们仍在衡阳孤城里坚持战斗。








本文内容于 2012/2/1 12:43:42 被jiwuy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jiwuy

本陆军总部制定出台的“一号作战”,在酝酿的过程中,就有不同的声音,不赞成“一号作战”计划的军界和政界的人士,现在更是态度强硬。衡阳久攻不下,消耗大量兵员和物力,使日本中国派遣军极其不安,大本营的不满也逐渐爆发。这对日本大和民族无疑是一种犯罪行为。长期同日本陆军不和的日本海军,也抓住了陆军的把柄,战争不是争强赌气的事。


以衡阳之战说事的越来越多,甚至把状告到了日本天皇那里,这样更加剧了日本内阁的危机。当时在日本国内,很多人对身兼首相、陆相和参谋总长的东条英机就有不满情绪,只是没有公开化。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们向东条英机发难。在太平洋上塞班岛失守,东条英机要负主要责任,“一号作战”的衡阳战役,东条英机更应负重大责任。


陆军出身的东条英机当然希望陆军有所作为,现在他更是希望陆军在中国战场有所表现。为此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松井太久郎中将,亲自到长沙第11军司令部,传达大本营的命令,要求横山勇将军尽快攻下衡阳。


由于中国军队第10军的坚强抵抗,衡阳久攻不破,东条英机于7月18日终于被迫辞职下台。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出任日军参谋总长,冈村宁次准备升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衡阳中国军队的奋力抵抗,不仅抵挡了横山勇的大军,还把东条英机的内阁搞崩溃了。这是衡阳保卫战的巨大收获。


在中国国内,围绕着衡阳保卫战,同样出现上层的矛盾,甚至给蒋介石的统帅地位造成一次不小的危机。蒋介石对衡阳保卫战,一直处于矛盾的心态之中,一方面是想谋求中国抗日东线战场的胜利,另一方面又不想投入较大的兵力。在日军发动“一号作战”时,他甚至想把派出去的远征军抽调回来。蒋介石心里清楚,史迪威指挥的西线远征军,那可是国民党军的精锐部队,抽调回来,保存实力,坐等美国以及盟军打败日本的胜利成果。


当蒋介石指挥的东线战场接连失败的时候,史迪威指挥的远征军的西线,却连连取得胜利。史迪威大肆指责蒋介石无能,并向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对中国军队实行改革。史迪威很有野心,一直窥视着中国军队的最高指挥权。他通过罗斯福总统和马歇尔将军,向蒋介石要求中国军队的全部指挥权。


中国抗日战场当前的惨败情况,使罗斯福总统认为很有必要,于是开始考虑让史迪威接替蒋介石,担任中国战区的最高指挥。为此,将史迪威晋升为四星上将,并发电报给蒋介石:


鉴于中国战局危急,我感到有必要让史迪威指挥在中国的全部中国军队和美国军队,包括共产党军队在内。请阁下把中国战区的军队指挥权移交给史迪威将军。


蒋介石在接到罗斯福总统的电报时,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个滋味。他在日记中写道:“军事忧惶,未足吾危,面对美外交之颓势,实为精神上最大之打击。但果能邀天之福,军事获胜,则外交危机,亦可转安,万事皆在于已之尽力耳。”


中国东线战场突然出现了一个衡阳保卫战,第10军坚守不败,倒也成了中国军队唯一的一个亮点,也很自然地成为各派政治力量博弈角力的一个支点。美国人讲实惠,只顾眼前,在衡阳保卫战最为激烈的时候,美国不断催促蒋介石调包围共产党延安的50万大军,前去同日军决战。后来英国、苏联都向蒋介石施压,再三呼吁重庆出兵衡阳。


蒋介石身上的压力太大了,衡阳保卫战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这只不过是他同史迪威在赌桌上的一张牌。他同史迪威的赌博没有最后输掉,就因为还有衡阳保卫战这个码子。所以他在日记中说:“衡阳保卫已一月有余,此次衡阳之得失,其有关国家之存亡,民族之荣辱至大。”正因为衡阳战事成败牵涉太广,深谋远虑的蒋介石才没有孤注一掷,调动胡宗南的部队南下解围。


这就是蒋介石的高明,他不愧是一个政治家。衡阳是国家之存亡的大事,要是换了别人,肯定会全力以赴,使出吃奶的劲,也要挽回自己的面子。那时的蒋介石十分清醒,他认为日军“一号作战”攻势虽然凌厉,但毕竟难以挽回最终失败的命运。在盟军联合攻势下,日军的溃败只不过是早晚的事,犯不着为了一时之痛快,而冒险犯难,使自己陷入更危险的地步。蒋介石心里想到的更为危险的事,是指抗战胜利后共产党的力量。在整个抗战过程中,他一直肩负着两个使命:抗日和反共。


反共使命,对蒋介石来说,似乎是更具根本性的。他实在不忍心使苦心经营多年的反共基业毁于一旦。在对日作战前景光明的时候,他更不放心让中共自由地发展壮大。必须让胡宗南在陕西一线监控中共,扼制中共的发展。只要有胡宗南的这支大军,他同共产党在抗战胜利后的较量才有把握。


基于这样的考虑,蒋介石对衡阳保卫战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一方面他不可能抽调更多的部队去参战,以求从根本上解除衡阳之围;另一方面,他又企盼着这一有重大政治意义的战事,能有一个非常体面的结局。所以,最后的决策只能是,衡阳守军坚定军心,守得越久越好。


让蒋介石感到欣慰的是,守卫衡阳的方先觉将军不负厚望,及时收缩兵力,集中有限的力量来防守城区,防止被日军各个击破。这一兵力调整,果然奏效,增强了同日军持久抗衡的能力,方先觉不愧是一名优秀的军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还是一位战术防御的专家,就连自己的对手,日军的横山勇、岩永旺这些将军都十分佩服。


横山勇背着来自日本大本营方面的巨大压力,又发起第三次总攻。这次他是下决心了,再也不能小视中国军队的抵抗能力了,他计划投入4个师团,总兵力80?000多人,日军参战部队的番号为:第116师团、第68师团、第58师团和第13师团。


日军增加了大量兵力,并没有把坚守衡阳的中国军队吓倒,反而更激发了中国士兵的抗战激情,上千名轻伤员重返战斗一线,他们要用自己的身躯和热血同日本鬼子拼个你死我活,以此来报效国家。


横山勇出于对熟悉攻击路线和守军战术等情况的考虑,仍以第68师团和第116师团为先头部队。由于第133联队长黑濑平一的表现,尤其是他的攻击精神,深为横山勇、岩永旺所赏识,因而在第三次总攻中,他被晋升为少将。


刚刚晋升少将的黑濑平一,自然希望能有一个首战胜利来为自己充个门面。他别出心裁地搞了一次施放烟幕弹的战术,想以此干扰守军的视线。但是由于日军基层军官,如像中队长、小队长伤亡太多,现在全是由伍长、军曹提升上来的,他们缺乏指挥协调能力。在烟幕弹的烟雾中,他们自己先乱了方寸。而守军在阵地上,早对地形情况了如指掌,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干扰,在烟雾中把敌人打得溃不成军。


在中国守军的阵地上,要数第3师9团被攻击得最惨烈。日军30多门重炮把密集的炮弹倾泻到他们的阵地上,外壕沟、木栅栏、铁丝网、碉堡等少顷化为乌有。日军步兵满以为阵地上没有活人了,便猖狂地发起集团式冲锋。不料隐藏在弹坑和地洞的中国士兵,像是施展魔法一般,突然跃了出来,一阵雨点般的手榴弹落在密集的日军人群中间,炸得鬼子兵尸体横陈,最多的几处,尸体几乎把壕沟填满。


日军第116师团的进攻,遭到无数处人工断崖的阻拦,他们不知这人工断崖的妙处,便开始成群结队地朝上攀爬。中国军队在挖断壁,造人工悬崖的时候,就在山顶上筑了一条掷弹沟。当日军人搭人梯,一窝蜂地爬到一半时,便遭到顶上投出的手榴弹的洗礼。断层山下一片又一片的鬼子倒了下去,把崖下的壕沟都堆满。中国军人的手榴弹,运用得十分到位,在衡阳保卫战中,让日军胆战心惊,就是天上飞过去一只麻雀,都会使进攻的日军趴倒一大片,简直到了神经质的地步。


日军为了不再吃亏,在每次发动进攻之前,都是用密集的炮火对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一番轰炸,然后再发起攻击。第218联队,在进攻天马山时,先用600多发炮弹,将守军阵地狂轰滥炸一番,山上的泥土都像被犁过一遍一样。中国士兵在战壕里被掩埋着。但他们手里都握着一两颗手榴弹。当敌人的炮火停下的时候,他们从泥土下钻出来,蹲在壕沟里,拧开一颗又一颗手榴弹的后盖,专心致志地等着排长、班长的号令。


日军岛田开大尉亲率第1大队往守军阵地冲锋,他手举日本指挥刀,一副耀武扬威的架式。当他们刚刚行进到半山腰的洼地处,中国士兵冷不丁地从壕沟里跳出来,几十颗手榴弹像冰雹一样落下来,第1大队的日本兵无一人生还,全部倒在山腰上。投掷手榴弹最多的是劳耀民营长,他一人就把8箱手榴弹投得只剩5枚了。


坚守衡阳的中国军队,他们不仅敢打敢拼,视死如归,而且在战场上灵活多变,开动脑筋。第10军工兵营充分发挥工兵的特长,在阵地前挖出宽20米、深15米的斜坡尖底外壕沟,再以有刺铁丝网平铺在壕沟的两壁上。夜晚日军集团冲锋时,以为是斜坡,哗啦啦冲下去,立马被带刺的铁丝网困住,上下进退不能,堆集在下面的鬼子兵哇哇乱叫。守军只需一挺机关枪猛烈扫射,哒哒哒地不一会儿工夫,600多日本兵全部就给报销了。


日本第11军伤亡惨重,致使第11军的高级幕僚和参谋人员吵成一团。有的指挥官摇头叹息,认为无法攻下衡阳,有的建议放弃攻城,避免更大的伤亡。但也有不少强硬派人员,据理力争,要把战役打下去。理由是投入数万大军,打了几十天,死伤那么多人,如果放弃,不但士气将因此崩溃,大日本皇军赫赫威名将完全扫地。


横山勇气急败坏,他对主攻的两个师团十分不满,几万人马,还配有那么强大的炮兵和空军,竟然攻不下这支疲惫的中国军队。他把拳头砸在衡阳城的地图上,发誓要倾其全力,一定要让这支中国守军向他投降。在武力进攻的同时,向中国士兵开展攻心战,动摇他们的军心。他知道这是战场上的最后五分钟,谁能咬牙坚持下来,谁就能取得最后胜利。


横山勇的判断没有错。中国守军第10军也对坚守衡阳发生了争论,师长、团长都成了光杆司令,他们认为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委员长只要求他们守十天或半月,现在人打完了,子弹也打光了,剩下的人可以突围了。


方先觉和参谋长孙鸣玉,师长周庆祥、葛先才、容有略,被外电和媒体称为“五虎将”,就突围和坚守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第54师师长饶少伟没有过多的插话,他是客军,只是临时归方军长指挥。


军长方先觉坚决反对突围,他的理由很简单:“要突围还不容易,一阵冲锋就可以打出去。我们走了,8?000多伤员就会成为牺牲品,日本鬼子跟野兽一样,他们会把我们的伤兵杀得一个不剩。突围可以,谁有能耐把8?000伤兵带走?如果带不走,谁都不能离开衡阳城。今后我们还要带兵,如果这样,谁还会跟你们呀?伤兵都是我们的兄弟,扔下他们不管,往后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脸面在军、政界混下去呢?”


他们便以悲痛欲绝的心情,向最高军事委员会发出最后一电:


敌人今晨由城北突入以后,即在城内展开巷战。我官兵伤亡殆尽,刻再已无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效党国,勉尽军人天职,决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职方先觉率参谋长孙鸣玉、师长周庆祥、葛先才、容有略、饶少伟同叩。


蒋介石接到这封电报,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悲痛之切,实为前所未有也。”


最后一电发出后,各师师长回到第一线,同残存的士兵及伤员一道,能坚持多久就算多久。后来一件事情,使这种状况发生了逆转。天马山第9团副团长周祥符,在阵地上挂上白旗,采取这个诈术,把伤员从阵地上撤下来。日军竟然默许了。


方先觉从天马山的白旗事件中,看到了一丝希望。他派军部副官处长张广宽去和日军接洽,以行缓兵之计。同时命令周庆祥组织兵力,作好突围准备,为第10师保留些力量。反正自己不走就行了。


不知什么原因,第10军的企图被日军识破,日军向集合起来的突围军队发起进攻。第10军没有反击的能量了,方先觉打算自杀,被副官和一名团长制止了。万般无奈之中,方军长命令全军停止抵抗,放下武器。1944年8月8日,方先觉、周庆祥、葛先才、容有略和饶少伟全部被俘。


日军代表特意向第10军表示敬意,同时答复完全同意第10军提出的条件,保证官兵生命安全,收容医治伤兵,郑重埋葬阵亡将士等。第10军官兵仅有7?000人,其中战斗人员不到1?000,重伤员6?000多人。


衡阳保卫战,历时47天。以17?000人对付日军80?000余人,致使日军伤亡军官798人,士兵29?000余人。英勇的第10军,创造了中国全民抗战以来的纪录,一是抗击了数倍于己的日军整整47天,二是日军的伤亡人数是中国军队两倍多。


纵观整个抗战史,在正面战场具有如此英勇善战与坚韧顽强的中国军队,绝对唯一,几乎再没有哪支中国军队能在第10军这样的条件下,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


所以我们可以说,衡阳保卫战,是中国军队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