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个文章是“云中客来”针对《[原创]中俄建立同盟是个错误 》的回复。写的入骨三分,给摘抄下来共大家分享。

首先,本人没看过戴旭的原文,所以对他的观点不做评述。但楼主的观点中,我认为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比如:

一、“其本质应该是“维护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保持军事优势”。不是单个针对一两个国家,而维护美国的全球利益。”。这是楼主的原文。这句话不假,也是美国的原文,我记得是美国在去年宣布重回太平洋时,面对中国的质疑时由太平洋舰队司令提出的。目的是避免引起中国的反感和恐慌。美国的这种提法不错,但是,作为我们中国,应如何理解?在太平洋地区,美国将如何保持绝对优势?当然有两种情况,一是加强对盟国的控制,二是对潜在的对手进行扼制。如果我们中国认为,他们真的不是针对我们一个国家的,而不做任何反制,那么,我想我们的领导就太不够格了。中国应如何应对?我认为,首先应当承认美国在这个地区的领导地位,这是不用回避的,也回避不了的。同时,我们也要不断增强我们的实力,包括军事实力。能战,方能言和。通过增加我们的谈判筹码,增加美国进行军事冒险的成本,才能为我们争取到更多的利益。也就是说,虽然美国并不是“专门”针对中国一国的,但中国肯定是美国扼制对象的一个,并且是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一个,这点楼主应是没有意见的吧?

二、俄国人卖给叙利亚武器,只是为了挣钱吗?当然不是,甚至可以说,那完全是赔本的买卖。叙利亚到目前为止,仍欠俄国人大批的军事采购费用。在历次的对以色列的战争中,叙利亚基本就没付给过苏联钱。俄罗斯独立以后,在两千年前后,再一次免除了叙利亚的全部欠款,并提供新的武装。这十多年来,因为相对较为和平,并且叙利亚的油田被越来越多的发现,因此他们的支付能力有所提高,但与其他中东国家相比,他们仍是最落后和财力最紧张的纯农业国。其境内的油田多为俄国和中国所有。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石油公司能向在沙特一样自由出入叙利亚,那么叙利亚也不会有今天的麻烦。沙特同样是独裁国家。虽然叙利亚发现了不少油田,但其产量仍很小,不成规模,不可能维持其庞大的军费开支。这个只有几百万人口的国家,却拥有近五十万军队,其军队占人口的比例,可以说是当前世界各国中最高的之一(另一个重要的相似的国家是以色列),不是他能养得起的,如果没有俄国的近于免费的武器去装备和大量的援助,他们根本挺不到今天。为什么俄国会这么不遗余力地帮叙利亚,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这个国家是目前俄国在中东仅剩的一个朋友了。有人说伊朗呢?伊朗根本不能算俄国人的朋友,不是敌人就不错了,因为苏联曾全力支持伊拉克去打伊朗,他们曾经是敌人。伊朗曾经是美国的朋友,后来成为敌人,俄国与伊朗的关系,纯粹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公式得出的结果,而远没有叙利亚这样可靠。所以,除非俄国人交枪,让美国和西方自由在其国家干他们想干的任何事,否则就一定要挺叙利亚的,这对俄国人来说,是生命线。

三、那么就引出了下一个问题。也同时解释了第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等国一定要搞倒叙利亚。其实,想搞倒叙利亚的并不是美国,而是世界上的能源和金融巨头。美国政府和军队,只是美国民众养活的,供他们这些巨头们驱使的一个工具罢了。这些巨头,目前主要集中在美国和西欧。美国是为他们服务的,但有些国家和人物,却不那么友好,不愿听他们的摆布,如中俄,所以,他们要扼制中俄,要保持美国的绝对优势,保持他们的利益。因为他们与美国拥有相同的价值观的信仰,美国的民众和政府更加能够接受这些人的控制。所以,就是分割这些在意识形态上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家人,在利益上也不会彻底交枪的国家。因此分割和包围中俄或是欧亚大陆,是西方国家一直想做的。楼主不太理解如何分割,那么请回顾一下这些年的历史。从苏联解体以后,西方国家先是拉拢一些东欧国家加入北约,进而进军俄国的腹地,拉拢独联体国家,在象乌克兰这样的国家发动革命,让这些俄国的生命线国家不断靠向西方,在中亚地区策动独立等,这都是西方国家的分割包围的手段。好好的一个南斯拉夫,硬是让西方给拆了。波黑原本是和平的地方,硬是搞起了民族独立,在西方的帮助下进行全民公决,这是完全不合法的,无论是国际法还是南斯拉夫国内法,都不符合。全民公决来决定独立的,只是在殖民地地区进行,这种在一个完全主权独立的统一的国家内强行进行全民公决的行为,如何理解?难道还用多说吗?这种行为自然受到了当地人民的强烈反对。于是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命令军队打击分裂分子。但西方国家强行干涉,在眼看就消灭分裂分子武装统一国家时,北约的空军出动了,疯狂打击波黑的政府军,硬是把塞族军队打掉了。反对派杀多少塞族人,都是平民的民主革命,政府军放一枪,就是镇压平民。哪说理去?而这时,西欧和美国的所谓政治家们,就象盯着大便的苍蝇,满世界的嗡嗡飞,进行所谓的斡旋。当塞族人停止抵抗后,立即就被分解,一个独立国家的领导人,就此成了国际战犯,而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这个国家保持完整和统一。

去年,这一情景,在利比亚再一次完美上演。

下一次,会是哪里?

其实导演这些事的,来回就是那么一小撮人。当然没有奥巴马,他只是个打工的,小角色,让他干啥就干啥得了。布什家族算是其中的一个,还算有点地位的。

在美国相对保守的民主党人是有地位的。比如布什家族、肯尼迪家族等,小布什时的副总统切尼,老一代的罗斯福,这些人都可算做是老板。比如布什家族与罗斯福家属,在一百多年前到美国时,他们的祖先是连襟,都是欧洲的贵族,是贵族血统。他们虽是美国人,生活在美国,却与欧洲的老贵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象洛克菲勒这种人,虽是一度成为美国首富,但都是暴发户,他们代表的是新兴产业,虽然这些新兴产业和经济现在也成了保守的老的产业了。象克林顿们,就是代表后者的。至于奥巴马,纯粹就一打工的,什么都不是。他得看各位老板的眼色行事,两位老板都要照顾好,哪个一瞪眼,搞不好命都保不住。美国总统不那么好当。曾有好事者统计过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结论是当美国总统。他们的非正常死亡率比二战时前线的美国士兵还要高。

这就解释了美国为什么要保持全世界的领导地位?因为这样才能保证那些巨头们的领导地位。对美国民众也有好处,两厢情愿的事。

四,关于中俄结盟的问题。我觉得这只能是一些人的想象,目前看不出可行性。不论北约还是当年的华约,都是一个大领导,带着一帮小老弟。当年中日为什么暴发战争?也是日本提出要建立一个以日本为主导的大东亚共荣圈,而中国不能接受,才使战争继续了那么多年。如果接受了,中国就等于投降了,就不用打了,让日本领导中国就完了。那么中俄怎么结盟?结盟就意味着双方有着权力和义务的约束,那么如何结盟?同时,双方的利益述求是否一致?这些都是问题。戴旭只看到了军事和政治上双方的共同利益,但没有考虑经济宗教文化和历史上的问题,在共同利益述求的紧迫性不大于分岐的情况下,结盟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但什么时候这种可能性会出现呢?还是要观察。

但有一点,中俄可以不结盟,但在重要的国际关系问题上,还是应加大协商和统一行动的力度的。前一段时间,为什么西方国家屡屡得手?就是中俄不齐心。有的问题上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俄国人事不关已高高挂起,有些是俄国人的核心利益,中国也只是口头上支持,表态和投票时还是假装看不见。归根结底两个原因,一是两国自身还存在较多的问题,没精力和能力去管别的事,二是两国互不信任,没有一个完善的协商和协调机制。那么目前估计两国都看到了问题的所在。当两国发现解决波黑的手段不是下不为例,反而成为了西方国家处理当前问题的一个基本模式和样板后,他们肯定会想一些办法来防止的,戴旭讲的也只是他的想法。但两国一定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互相增强信任和加强协作的,否则,两国就被分割包围的一点不剩了。

总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从未死过。他们不是要我们的命,是要我们的权利和自由,更重要的,是资源和财富,以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前些年我们总认为,中国与西方已没有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了,其实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意识形态的差异是存在的,而且会长期存在,主要是文化与宗教等方面。比如西方国家是以***和天主教及其文化为核心的意识形态,中国则没有。***是个强大的宗教,对内讲平等,国王与奴隶,只要都是教徒,可以以兄弟相称,但对外却是极具扩张性与侵犯性的,对异教待的恐惧与打击的心理从未停止过。但这种差异本身并不是威胁,真正的威胁是,这种差异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只要我们还是一个统一的,有强大发展潜力的国家,这种利用就不会停止。如果全世界都皈依了***了,那么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还是会找到其他的差异性,或是干脆投靠民族的、文化上的差异性来统治这个世界的,这个规律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