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雷登在华鲜为人知的四个“第一

一个出生在杭州耶稣堂弄、身高1米8左右的美国人,拎一只破皮箱,一生往返美国十几趟募集燕京大学办学经费;他行走于民国上流社会,却常穿一身补丁衣裳……这位后来在中美关系中发挥过重大作用的美国人,正是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司徒雷登。


在中美建交30余年后的今天,回望历史,人们才发现,原来这位著名的美国人,一人就在中国现代史上独占了四个“第一”。


■第一个生于中国、长于中国、工作于中国并叶落归根于中国的美国人


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是血统纯正的美国人,但他出生在中国杭州,当时他的父母正在这里传教。在杭州耶稣堂弄3号,有一栋面积239.4平方米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司徒雷登在这里生活了11年,直到1887回美国上学读书。


他在这里学会了一口纯正的杭州方言,比母语英语还流利,并一生喜欢杭州的风味美食。1904年学成带着妻子回到杭州,子承父业,继续做传教士。此后上南京、北京做教师、当校长和出任美国驻华大使。直到1948年8月2日,他夹着皮包“灰溜溜”地离开已经被共产党解放了的南京。除去回国求学的17年,司徒雷登在中国的大地上前前后后生活、工作的时间长达55年之久。


1962年,司徒雷登在抑郁凄凉中病逝于华盛顿。临终留下两个遗愿:一是将当年在重庆周恩来赠送给他的一个明代青瓷花瓶,归还中国;二是想将自己的骨灰埋在燕园(原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所在地),陪伴已经长眠于此的夫人。


司徒雷登的第一个遗愿很快就实现了,但第二个遗愿却遇到了很大的麻烦。直到2008年11月17日,在司徒雷登告别中国60年后,他的骨灰才得以安葬在杭州的半山安贤园公墓,此处距离安葬他父母亲骨灰的九里松公墓不远。这也与中国人的习俗类似:叶落归根,陪伴双亲。自此,这位美国人才得以长眠在他的第二故乡。 ■第一个在中国创办大学并出任首任校长,而且一干就是27年的美国人


司徒雷登在中国做过传教士、新闻记者、大学教师、外交官等多种职业,一生毁誉参半,迄今无法盖棺论定。唯其作为教育家,得到广泛的赞许。


1918年,在北京的两所教会学校酝酿合并,计划创办“北京大学”,后正式定名为“燕京大学”。 1919年春天,司徒雷登众望所归,出任这所新办大学的首任校长。上任伊始,他骑着毛驴或者蹬着自行车,转遍北京四周,终于在颐和园附近买下一块地皮,燕京大学在这里建校。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机缘巧合,33年之后的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燕京大学消失,这里终于成为北京大学的所在地,只是校园名称依旧称作 “燕园”,是东方最美丽的校园之一。


在司徒雷登任校长的27年里,燕京大学迅速崛起为中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之一。司徒雷登作为一校之长,坚持每年在燕园的临湖轩迎接入学新生,并能准确叫出每一位刚刚报到的燕京学子的名字。直至90年后,燕京毕业生聚会,与会的耄耋老人回忆至此,还是眼噙泪花。


30年间,燕京大学培养了近万名学子,各行各业才俊济济,其中不乏参与新中国打江山和坐江山的骨干人物。


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谈判,在一次宴席上,他握住司徒雷登的手,连声说“久仰!久仰!你们燕大学生在我们那边干得很好! ”


又过34年,1979年1月,邓小平访问美国,随行21名团员中,还有7位燕京大学的毕业生。


再过29年,在司徒雷登的杭州墓碑上,身份介绍只有一行字:燕京大学首任校长。




■第一个在中国从事抗日活动被日本鬼子关押4年的美国人


1934年,北京多所高校的学生南下南京抗议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赴美筹款返回的司徒雷登乘坐的轮船刚刚停靠上海码头,就问前来迎接的人,燕大学生是不是也去南京请愿了,在得到燕大大部分学生都参加了请愿活动的答复后,他笑了。回到燕园,在师生大会上,这位校长在沉默了几分钟后说:“如果燕大学生没来请愿,那说明我几十年办教育完全失败了。”因为他给燕大拟定的校训,就是“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


1937年日军侵入北平,司徒雷登在燕园升起了星条旗,阻止日军入校,后带领师生走上街头,领呼反对入侵的口号。日军抢占校园时,驱赶师生离校,他站在校门口,向被迫离校的师生频频鞠躬致意。日本人对此怀恨在心,待珍珠港事件爆发,将他逮捕,一关就是4年,直到投降才放他出狱。而在这期间,燕大校园一直是抗日师生活跃的地方。


■第一个在驻华大使任上试图和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美国人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一天,几位荷枪实弹的战士进入位于南京西康路的美国驻华大使馆。远在北平的毛泽东从美国之音的广播中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立即指示此类事件不得再发生。


原来一桩几乎改变美国和新中国历史的大事正在这里酝酿。南京解放后,首任侨务外事办事处负责人是黄华,燕京大学1932级学生。虽然他因为进入延安没能领到燕京大学的毕业证,但仍然被老校长称为 “我教过的最好的学生之一”,两人正在受命秘密接触。


以司徒雷登为代表的一批追求和平的美国人士,出于对蒋介石政权的失望,没有把大使馆随国民政府迁往广州,而是留下来尝试在外交上承认新中国的可能性,已经进展到中共高层指示加挂火车包厢,请司徒雷登7月以私人身份去北平面商的程度。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电报通知司徒雷登,必须于7月25日启程回美,中途不得停留。8月2日,在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护卫下,司徒雷登在南京明故宫机场登上了飞返美国的飞机。


中美建立的进程随着这位占有四个“第一”的人物的离开而停滞,直到30年后才重新启航。(摘自《读史》,刘继兴主编,湖北辞书出版社出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撇开政治观点不谈,司徒雷登的确是中国的好朋友。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