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如果你要问,南沙守礁官兵是怎样的一群人?记者想,有4个词可以勾勒出他们的面庞、刻画出他们的心灵,那就是:忠诚、奉献、深情和追求。几十年来,一代代南沙守礁官兵用自己的无悔青春为这4个词做出了生动而深刻的诠释。

因为有了他们的赤胆忠诚 礁盘上的五星红旗更加鲜艳

在南沙特殊的环境中,“祖国”二字的分量重千斤。

每名守礁官兵的海洋迷彩服上,都缝着一面自制的小国旗。守礁官兵说:“国旗挂胸前,祖国装心中,每次面对国旗,都有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登临南沙永暑礁堡,鲜艳的五星红旗下,“祖国万岁”四个大字格外醒目。南沙守礁部队部队长刘堂介绍说,有一年,他们向全体官兵征集最能反映他们心声的标语,一共收到52条,其中41条写的都是“祖国万岁”,这四个字是镌刻在南沙官兵心坎上的爱国誓言。

华阳礁,距离祖国大陆1500多公里,被誉为“南海第一哨”。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中有个反映潜艇兵的节目《水下除夕夜》,也许是感同身受,官兵们在收看时没有了欢声笑语,老兵埋下了头,新兵垂下了泪。临了,不知是谁低声说了一句“祖国万岁”,大家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一遍一遍地振臂高呼“祖国万岁”。

南沙守礁模范连——东门礁守备连指导员朱步云大学毕业前,从报刊媒体上看到南沙“守礁王”龚允冲的先进事迹后,深受感动,主动要求分配到南沙守礁部队服役。其间,他先后3次放弃优越的工作条件,义无反顾地选择到南沙部队服役。面对家人和朋友的不解,他深有感触地说:“如果为了别的什么,让我去南沙一天也不干;可是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哪怕让我在南沙呆上一辈子也心甘情愿!”

原东门礁礁长蒋忠泉在南沙守礁2000多天,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临近转业,他找到部队领导:“请让我在脱军装之前,再去守一次礁吧!”就这样,怀揣转业命令的他再次踏上礁盘,3个月后,他被战友抬着下了礁。他在守礁日记中写道:“我的心是用忠诚‘铸造’的,即使破了,碎了,也片片都是忠诚。”

因为有了他们的无私奉献 “太阳花”才会开得如此火红

南沙远离祖国大陆,地理位置偏远,自然环境恶劣,生活空间闭塞,一代代南沙人自踏上礁盘的那一刻起,便与奉献结下了不解之缘。

守礁官兵最喜爱的《南沙卫士之歌》中有一句这样的歌词:“吃遍南沙千般苦,人们幸福我荣光。”正是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唱出了一代代南沙人只求奉献、不问索取的崇高追求。

永暑礁气象分队工程师李文波,1991年6月自愿报名来南沙工作,是南沙守礁部队组建以来的首批地方大学生干部。20年来,他先后28次执行守礁任务,累计守礁时间94个月。在事业与家庭的两端,他毫不犹豫地加重了事业的砝码,守礁期间,他先后有6位亲人去世,9个春节是在礁上度过,多病的妻子没能得到很好的照顾,儿子去年高考,他都从来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对家庭和亲人他有数不清的遗憾和愧疚,他欣慰的是,自己用140多万组精准的气象数据书写了对祖国的大爱。

赤瓜礁礁长陈如意是个失恋“专业户”,每次守礁前谈得好好的女朋友,守礁3个月回来后,就宣告“吹灯”。去年5月,守礁归来的他得知相恋4年的女友和别人结了婚:“每次守礁,你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我等不起!”面对如此无奈,他担忧地说:“如果每个人都只考虑小家庭的幸福,没有人来守卫国防,那这个幸福又怎能得到保障?”

和南沙军人同样奉献的,还有他们的家庭和亲人。

东门礁礁长尹文玖是近年新分到南沙守礁部队的地方大学生干部,爱人和他长期分居两地,一直过着“牛郎织女”式的生活。他的妻子掐着指头和他算了一笔账:恋爱结婚8年来,两人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不到1年;两人结婚时,原计划请半个月的婚假,才过了1个星期,单位的一个电话就将他召回了部队;去年他们的女儿出生时,尹文玖在南沙守礁,也没能陪在她身边。现在,尹文玖的妻子既要照看小孩,还要照顾多病的婆婆,家庭生活的重担全压在了她柔弱的肩上。

说到精神境界,南沙官兵说这些奉献太正常了,没啥值得张扬的。一代代南沙人已把奉献当成无怨无悔的追求,把守礁当成孜孜以求的事业。

因为有了同礁共济的深情 守礁官兵才会如此情同手足

东门礁战士苟晓雷是孤儿,自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养成了比较孤僻的性格。去年7月份守礁期间,正好赶上他20岁的生日。晚上,小苟一进餐厅,指导员朱步云将一个自制的生日蛋糕送到了他的面前,官兵齐声唱着“祝你生日快乐”为他祝福,在战友们的声声祝福中,苟晓雷不禁热泪盈眶。

2010年5月,永暑礁油机分队战士赵作亮的父亲去世,他因守礁而不能回家尽孝。南沙守礁部队部队长刘堂拿来两瓶白酒及一些罐头和水果当祭品,在南沙礁盘上举行了一场简单的祭祀仪式。战友们不约而同地面朝大海,望着北方,向赵作亮的父亲三鞠躬。

部队党委当即指派与赵作亮同乡且正在家中休假的干部陶家发专程前往赵作亮家进行吊唁,代表部队全体守礁官兵敬献花圈。面对部队官兵的深情大义,赵作亮的家人很是感动。

干部关爱战士,战士爱戴干部。战士鲍大应在清洁礁盘周边环境时,不小心被刺猬鱼刺破了脚趾。礁长刘洪波二话不说,抱起小鲍的脚就挤,怕挤不干净,又用嘴使劲去吸。去年3月,礁长刘洪波在训练中中暑,一度处于半昏迷状态,全礁战士整晚守在医务室,直到刘洪波苏醒过来。四级军士长刘振更是把自己守礁期间舍不得吃的营养品悄悄地放到了刘洪波的床头。

南沙守礁部队参谋长肖拥军至今不能忘记退伍战士宋丹丹。去年3月,肖参谋长从南沙守礁归来,患了严重的胃病,看了几家医院都不见好转,人瘦得走了形,官兵看着都着急。突然有一天,已经退伍4年的战士宋丹丹回到了部队,随身带来一个泡沫箱子,里面用冰块包着一个野猪肚。原来,宋丹丹曾是肖参谋长担任连长时的兵,一次在和连队官兵通电话时,得知老连长得了胃病,很是着急,四处打听治疗胃病的偏方。听说野猪肚能治胃病,便托人买了一个野猪肚,从四川六盘水乘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专程来到部队,亲自送到老连长手上。

南沙守礁部队原政委卢永华说道:“钱在南沙是纸,情在南沙是金。”这种和谐、亲密无间的官兵关系,已成为南沙守礁部队战斗力提升的重要源泉。

因为有了孜孜不倦的追求 礁盘生活才会如此五彩斑斓

“莫嫌礁小,每礁关联三百万;勿觉失大,所失皆为二亿家。”南沙岛礁上,一条条大气磅礴的礁联,彰显着守礁官兵的风流文采。

2004年,海军“蓝网工程”首次落户南沙礁盘,守礁官兵自此告别了“信息孤岛”的时代。官兵不但可以在网上看到当天的报纸,而且可以参加全军的自学考试,实现网上读大学的梦想。四级军士长申富强入伍之初只有初中学历,通过自学,他先后取得中专、大专、本科学历。2007年,他考取了华中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成为守礁部队第一个研究生士官。

南沙的特殊环境,致使官兵们的学习愿望在过去难以顺利实现,许多官兵因为守礁错过了考学的机会。近年来,在上级的关心下,南沙首次办起了“礁堡大学”。距离大陆1400多公里的守礁官兵只要轻点鼠标,便可以通过“蓝网工程”了解天下大事、下载各种学习资料。

东门礁礁长刘洪波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他发挥自己的计算机特长,守礁期间,建立了装备数据库和后勤数据库,还对发电机的输油管路进行了技术改造。南薰礁指导员向晓东和赤瓜礁指导员梁彦峰都是法学学士,他们充分利用自身专业特长,率先在南沙各礁开办法律自学考试学习培训班,让官兵边守礁边学习。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部队先后有6名干部考取研究生,104名官兵通过自学等形式获得大专以上学历。

如今,创建学习型礁堡、建设知识型军营,已经成为南沙守礁官兵的共同追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