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宴会上的野人——孔庆东及部分国人的真面目

近日,一段香港乘客与大陆旅客在地铁上争执的片段引发了广泛关注,事件的起因是一名香港乘客因为劝阻一名大陆儿童不要在车厢里进食,进而演变为与儿童母亲之间的争执,最后地铁职员前来处理,大陆旅客被请下车。原本并不复杂的事件,却不知怎地戳上了“北大醉侠”孔庆东的G点或痛处,已经蛰伏一段时间的他在电视节目上再次发飙,“义正词严”地称香港人都是“狗”、香港法治是“贱、欠抽”。而具有戏剧性的是,当这番言论在两地引来不满时,孔庆东又一口咬定这是媒体断章取义、自己从来没有说过那些话,还称传媒应该向其道歉。孔庆东在做节目的时候,我没有坐在他身边,所以自然也无法亲耳去证实孔庆东到底有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但通过网上流传的视频,我认为,在节目上出现的是孔庆东本人,说话的也是孔庆东的声音,而且播放过程中图像声音流畅、没有明显剪辑过的痕迹,所以孔庆东应该确实讲过那些话。所以,如果孔庆东对这个结论有异议,大可以要求电视台公开当晚的原始影音记录,或者找一位唇语专家来证明自己当时说的和大家听到的不是一回事,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认定那些话确实出自孔庆东之口。

正如做人要有人品一样,喝酒要有酒品,酒品差的人,两杯下肚就要耍酒疯甚至耍流氓,而号称“北大醉侠”的孔庆东,正好就是那种酒品低到接近地心水平的人。是的,我确实是在谈酒品,我认为节目上的孔庆东不光是喝了,而且还醉了,虽然我不知道孔庆东有没有在上电视之前灌两斤二锅头的习惯,但试想一下,除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外,还有谁会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在那么多人的电视和电脑屏幕上这样来秀下限?不说普通话的都是王八蛋?拜托,中国有哪条法律规定吵架一定要用普通话啊;讲法治是“贱、欠抽”?拜托,年年党中央都说要加强法制建设、要依法治国云云,难不成已经站起来六十多年的中国人民还是“贱、欠抽”吗;就因为香港不许乘客在地铁吃东西就是殖民地走狗?拜托,难道非要在地铁里吃大蒜、嗑瓜子、抠脚趾才是百分百的纯正中国人?难道在孔庆东眼里中国人不配享有更优越的乘车环境?再说,先不论北京上海如何,广州地铁甚至广佛地铁都不允许在车厢和地铁站内进食,要知道广佛两地都是正儿八经的大陆地盘啊,难不成广州和佛山曾经被帝国主义“秘密”殖民过(秘密到连我这个当地人都对此完全不知情)?强烈建议孔庆东上《百家讲坛》为我们讲解这一段除了孔庆东自己外从来没有人知道的历史。

有人说孔庆东在偷换概念,但在我看来连这都算不上,因为那些真正偷换概念的人好歹还有一点廉耻,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伎俩,所以总要加一点障眼法,好把别人糊弄过去。而孔庆东则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毫无保留地用立场代替良心,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颠倒是非黑白,时而破口大骂、时而矢口否认,颇有戈培尔和李春姬的风范,不过在稍有常识的人眼前,这个跳梁小丑的信口雌黄,不过是一些可气可笑的呓语罢了,根本经不起常识的推敲,更不用说要承受理性的拷问了。

然而,正因为孔庆东的言论经不起推敲,所以才注定我们在关注这次事件时,不能把目光局限在孔庆东的个人言论上。正如前面所说,孔庆东的言论根本不值一驳,但就是这么一种不值一驳的言论,却在一些论坛上引来了某些人的声援,这说明有问题的绝对不是孔庆东一个人,而是一种人,或者说是一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是屈辱痛苦的过去和经济膨胀的现在杂交的产物,两者之间的落差导致这一部分中国人既渴望得到来自外部的肯定,又排斥外来的更高要求,就好比一个野人,垂涎宴会上的佳肴,好不容易得到了入场卷后,既不顾着装也不顾礼仪,冲进会场里胡吃海喝,还在吃喝之余不停地将主人家的锅碗瓢盆摔烂在地上,别人过来好言相劝,则飞沫四溅、破口大骂,直到接报赶来的警察亮出手铐,还觉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觉得别人禽兽不如,这是一种怎样的丑态?中国早就是一个世界大国,然而中国人要成为真正的世界公民,则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港人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群体,紧紧捂着礼帽和燕尾服不愿脱掉,却又不愿失去五星红旗下做人的自豪感,放着同是汉语的普通话不说,却用一种和本民族毫无关联的语言在交流,这种现象在中国大地上是绝无仅有的,而我们除了港人外的国人,更愿意把这种称之为英语的东西拆成一个一个字母再从新组合起来,然后成为一种和英语一点不沾边的工具,我们叫做汉语拼音。

 以下是引用翡翠蝈蝈 在第2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1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翡翠蝈蝈 在第15楼的发言:
......

在资本主义熏陶下的香港人……,你很难想象他们的素质会很高。

那么在国家资本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熏陶下的大陆人素质就很高?现阶段的社会生产力决定了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只能处于资本主义阶段,难不成素质都很低?

从各人素质上来看,大陆人其实并不比香港人好到哪里去。或者说很多大陆人素质都不高,但是素质这个东西是很难说的,不是说你学历高,或者钱多,素质就高。因此相对于高度资本化的香港,大陆人和香港人的素质高低,事实上难分伯仲。

未必。素质的养成与社会客观环境有直接联系,当社会环境中道德意识缺失、社会成员普遍素质低下时,个人素质是何等水平就相当堪忧了。在20世纪中叶的30年极权统治时代,大陆社会经历过一个反道德、非道德时期(某10年),直接导致一代人的素质低下,而极权时代结束后的30年也没有很好地重建原有的社会道德模式。相对于未曾遭受浩劫的香港,孰优孰劣不言而喻。

 以下是引用multiview 在第19楼的发言:
我很钦佩你的回复。某种意义上你是对的,某种意义上你是错的。

你今天说的正确的东西,再过一百年也许就是错的,甚至说再过几十年就是错的。谁赶说今天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适用于未来。

脱离现实的东西就不要谈了。

大一统的观念可远观可探讨,连美国人都不信。


今天的资本主义发展方式当然不适用于未来——当然,此“未来”指生产力发展到可以在一切非创造性领域彻底淘汰人力劳动的时代。当智能化大生产最终实现后,无产阶级将自动消失,而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也就和私有制一起自行终结了。不过,在生产力还不发达的当下,资本主义发展方式就是最不坏的,二者并不冲突。

 以下是引用multiview 在第10楼的发言:
楼主已经成为世界公民了,就是还不是中国公民。

楼主的思想已经超越了中国的现实已经几十年了。

马克思早已说过,随着社会进步和全球化的发展,每个人最终都要成为世界公民。敢问拥有进步的思想意识有何不对?难道还要坚持东方式泛道德主义才算正确?

兄台此言甚是。其实问题的根源在于,在中国人的泛道德主义意识形态认知中,很大程度上接受了西方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的香港人是被归类为“他者”而非“我们”的。而泛道德主义的评判体系(直接来自于朱熹理学“君子-小人”二元对立价值观体系)在“他者”与“我们”发生冲突时,必然先入为主地将主要责任归咎于“他者”。这种泛道德主义一日不除,宴会上就会继续出现这种野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