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保卫战与蒋介石毫无关系

李克勤(jixuie)题记:1974年1月19日我英勇的人民海军和民兵,在毛主席的英明指挥下打了一场漂亮的西沙保卫战。但是,近些年网上流传在这场战斗中蒋介石怎么协助人民海军打仗的各种说法,好像真的一样,其实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当时蒋介石和南越有着非同一般的密切关系,1975年4月,南越西贡反动政权遭越南人民军总攻而崩溃时,蒋介石驻扎在南越的军事顾问团坚持到最后才撤离。南越西贡政权末代“总统”阮文绍因怨恨被美国抛弃,选择了台北作为逃亡后的栖身地,以显示感激之情。我们对历史要保持起码的实事求是态度。在我们目前的中国有投靠外国的汉奸,他们背叛国家利益,为虎作伥,他们有一个显著的活动形式,就是肆无忌惮地造谣,丑化民族英雄,然后别有用心抬高象蒋介石这样的人,似乎蒋介石比毛泽东还要高明,真是无稽之谈。我们必须团结一致维护中国的整体利益,坚决反对汉奸文化,严厉打击汉奸。


西沙保卫战与蒋介石毫无关系



这是我们熟悉的一幅人民海军的照片,我们的武器虽然不算特别先进,可我们的士气却是无比的: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



(一)



1974年1月西沙海战时,毛主席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他老人家依然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以他特有的气壮山河的大无畏气慨,决策打西沙保卫战。这时的周总理生了重病,但是他依然和战争年代一样,是毛主席最得力的助手。



西沙保卫战是毛主席周总理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民兵维护我国领土主权的一次重要作战行动,只是出于某些保守军事秘密的考虑,一些决策极少公开报道,结果在一些非主流媒体上出现了不实传闻,尤其是近年网络上各种演义层出,以吸引眼球。



从1990年代以后,国内一些刊物和文学作品叙述1974年1月西沙反击战时,曾以小说式笔法说蒋介石得知解放军舰只穿越台湾海峡时下令“放行”。



网上文章不仅引用此传言,还为美化蒋介石越写越玄,甚至还写出什么“护航”、“供应”和“打开航标灯”等离奇细节,造成以讹以讹,被很多人信以为真。



民国政府自1930年代起标出的地图,就将南海岛屿标明为中国领土,1946年国民党军还派一个连进驻南沙最大的岛屿太平岛。国民党政权退到台湾后,也延续这一立场,这与新中国的态度确实是一致的。



然而蒋介石及其后继者出于根深蒂固的仇共心理,同越南的反共政权(包括保大政府和后来的西贡政权)一直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根本没有采取过同大陆方面合作保卫国家领土的行动。



我们知道,从1930年代起,法国、日本便相继侵占了西沙、南沙群岛的主要岛屿。1954年印度支那战争停止后,法国军队撤出越南,南越当局却继承法国殖民者的衣钵,于 1956年又派军队侵占中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几个主要岛屿。此时台湾蒋介石当局在表面上虽未改变对南海归属的立场,但同美国、韩国一起大力援助南越政权,1960年代至1970年代前期在西贡派驻庞大的军事顾问团,并派出空运人员协助南越军队作战。



蒋介石特别欣赏的将领胡琏便长年以“大使”身份驻在西贡,向南越军提供“剿共”经验,结果其住所还受到越共游击队的爆炸袭击。1973年春美国从南越撤军后,台湾军事顾问团仍留西贡,在此后两年间继续向其提供军事援助。



197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同南越海军发生西沙海战后,台湾当局继续支援南越当局。驻太平岛的国民党军还接到命令,如果中共海军舰艇靠岸便开火,而南越舰艇靠近则“劝他们离开”,其立场站哪一边不是清清楚楚吗?



至于所谓蒋介石在台湾海峡对解放军海军“放行”一事,更属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



有的小报还描绘当时蒋介石的表情和言语,明眼人一看便是“演义”,“戏说”,哪一个人在场看到并能证实呢?



真实的历史事实是:1974年解放军海军同南越海军发生西沙海战后,因南海舰队力量不足,从东海舰队调几艘舰通过台湾海峡南下,途中未遭国民党军拦截,那根本不是台湾当局故意“放行”。



1965年“八六”海战和崇武以东海战后,台方海军因遭痛击已不再向解放军海军主动攻击,解放军也不主动打击对方,大陆的舰船在台湾海峡的活动未受拦截已成多年惯例。



至于台湾方面提供“护航”、“供应”等说更是向壁虚构,“打开航标灯”、发出“请通过”的信号是属违反航海常识的臆想。了解台海地理的人都知道,海峡宽度最窄处也有130多公里,而并非狭窄水道,在如此宽阔的航道打开岸边“航标灯”,船上的人谁看得见?



历史早已经证明,只有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才是保卫祖国领土的靠得住的武装力量。



我们还要注意一个现象,当关于蒋介石“协助”大陆打西沙海战的“戏说”,成了真的一样之后,有人就开始从另一个角度谈论西沙海战了,突出的表现有两点:



第一,是大谈当时的武器装备如何落后,这也罢,然而却堂而皇之讲起什么我们的舰艇如何因为文革怎么失修之类,显而易见,这不是在谈西沙海战,而是在影射攻击别的什么。



第二,是把批林批孔当做西沙海战时的背景,大肆渲染,好像当时我们的解放军都不会打仗了,连正常的训练都没有了。



这些人想干什么?



我们且不说当时的海军是怎么打仗的,怎么打得拥有绝对优势装备的南越军队溃不成军的,就说一下我们当时参战的民兵吧。



(二)


西沙保卫战与蒋介石毫无关系




我们一起看看毛泽东培养的西沙海战民兵英雄吴先锋



1974年1月毛主席亲自指挥过一场著名的西沙海战,打败了南越侵略者。我们在谈论38年前的西沙自卫反击战时,不要忘记毛主席的一种独一无二的气魄,那就是使用民兵参加海战。事实证明毛主席培养的民兵是共和国的英雄,其中有一位叫吴先锋。当年《解放军画报》曾经以他的英武形象作为封面,这是正是毛泽东文化的一个极其鲜明的表现。


他是我们共和国英雄。 他,曾经是一位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民兵班长;他,曾经带领11位民兵赶走了南越32个侵略者。



吴先锋出生在海南省乐东县莺歌海镇,因为“靠海吃海”,祖辈都是靠出海打渔为生。所以从小开始,他就知道这片海对生活有多么的重要。吴老说,他父亲十二岁就当渔工,受尽渔霸和日寇、汉奸压榨的苦难,而解放后渔家人翻身做主人的生活让他父亲深有感触。



1968年,时年18岁的吴先锋参军,并在军营里锤炼了一身强壮的体魄和胆量,1971年退伍后就回到老家务农。



1973年,南海局势风云变幻,原本是我世代渔民打渔为生的地方,原本是我祖祖辈辈固有的领土及领海,有人竟然要偷窥并拉开抢占的势头。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保护祖辈留下来的海岛及那片美丽富饶的大海,1973年,在政府部门的号召下,已经脱下军服两年的吴先锋毅然参加了西沙的民兵队伍,并担任了民兵班长。



当时他所在的就在民兵一连,民兵来自各个地方,都是一些热血青年。这些人来到西沙群岛之后,就和当地渔民一起建设岛屿,一边种树一边建立哨所。



那片海虽然很美丽,可是当时的生活条件很不好,没有淡水、没有充足的食物,每天就是放哨站岗。可是没有一个民兵为此埋怨,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自己辛苦点没关系,因为这是为了祖国和人民,为了自己的家园平安。



1974年岁初,西沙甘泉岛附近海域,机声隆隆,我海南渔业公司的渔轮,正在紧张地进行捕捞作业。有的在捕捉肥大的梅花参,有的在捕捉龙虾,有的在钓鲨鱼,迎来又一个丰收的渔汛季节。



原本这是一派繁荣的丰收景象,可善良的人们此时没有想到,这里正被侵略者虎视眈眈着。 1974年,南越当局派兵侵占西沙永乐群岛的消息传开后,海南民兵和渔民积极要求参战。在永兴岛上,正在进行地下资源勘查的某地工人,迅速组成了一个武装民兵排,担负起了永兴岛一侧的防卫任务。驻守在永兴岛上的民兵,更是争相请战,人人要求第一批开赴前线。



作为民兵班长的吴先锋当时祖母去世及父亲病重,当领导安排他回家探望时,他谢绝了,并三次要求上前线参战,而且递交了《请战书》,最后他终于被批准首批赴前线。



吴先锋认为,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是我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管辖的地方。三国《南洲异物志》、《扶南传》都有关于这些岛屿的记载。近年西沙出土文物,有西汉、东**明朝的古铜钱,都说明中国人民很早就在这里劳动生活。



他说:“国家国家,没有国怎么有家?自己的家园自己不保卫谁来保卫啊?”



1974年1月中旬,侵略者终于露出了丑恶的本相。一天晚上,收音机里突然传来了南越西贡当局蛮横地将我南沙群岛的南威岛、太平岛等划入其版图的消息。当听到自己祖辈经营打渔的土地被别人侵占时,当原本平静的南海再起恶浪时,渔民们心中掀起怒涛。



他们认为, “西贡当局突然来这么一手,必有更大阴谋,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南沙、西沙世代都是我们中国的领土啊!”



吴先锋记得那是1974年1月18日下午,他和班里的其他民兵来到琛航岛放哨。琛航岛是一个将近0.3平方公里的小岛,紧挨它的还有一个将近0.1平方公里的广金岛。两岛形成一个天然港湾,不仅是我渔船时常停泊的地方,而且是南海前哨的战略要地。这里资源富饶,景色宜人。渔民们爱它,强盗垂涎它。



所以民兵们坚决表示:一定要保卫它,祖国的领土,寸土不让!



那天下午这个不大的岛屿显得很平静,岛上只有几位海南儋州的妇女在晒鱼。然而民兵们不敢大意,因为他们深知肩上担当的任务。所以,上岛后,他们来不及休息,就忙着修筑哨所和工事,并安排好民兵放哨。



1974年1月19日凌晨,这是这个民兵班的最后一班岗,站岗的就是班长吴先锋。雾色迷茫之中,吴先锋背着枪,两眼紧盯着大海。



吴先锋突然看到海面上出现两个黑点,而且黑点越来越大。吴先锋仔细一看:“啊,是军舰啊,是侵略者的军舰。”



确定是侵略者的军舰后,吴先锋立即向其他民兵发出警号,并做好战斗准备。



请注意,吴先锋和他的民兵班这时候是多么英勇无畏,吴先锋临危不乱,镇静自若的神态难道不像一位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吗?



这就是毛主席培养的民兵!



这确实是侵略者的军舰。那天清晨,两艘南越军舰趁着黎明前的黑暗,向琛航岛、广金岛驶来,企图偷袭并占领两岛。



两舰在离琛航岛500米处停泊,32名荷枪实弹、头戴潜水镜的武装人员,爬上两艘橡皮艇,偷偷地向岛上划来。他们悄悄下水,从礁盘缝里钻过,蹑手蹑脚地爬上海滩。南越军人以为岛上无人,猫着腰前进。



而此时我们的民兵已经全部到位,并立即堵住不准他们上岛。站在民兵们面前的南越军一共32人,荷枪实弹。民兵们当即对敌人展开了面对面的说理斗争。开始,有些南越军张牙舞爪,指手划脚,胡说西沙属西贡管辖,蛮横无理地要我民兵让路。民兵们针锋相对,痛加驳斥。



站在敌人跟前的吴先锋等民兵,理直气壮地齐声高喝:西沙群岛是中国渔民世世代代、祖祖辈辈捕鱼为生的地方,你们说这是西贡的地方,完全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告诉你们,中国人民是不好惹的!你们快滚回去!



“立即滚开!中国的领土不容侵犯!”这义正辞严的驳斥,使敌人哑口无言。



吴先锋说,侵越者见状并不甘心。敌人讹诈不成,又耍赖。他们有的蹲在礁石上抽烟,有的装做拣贝壳,妄图麻痹我民兵斗志。然而,机智勇敢的民兵们百倍警惕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会儿,站在一旁的五个南越军,悄悄地端着枪,钻进树丛,妄图登岛。“站住,不许动!”吴先锋的这一声大喝使南越军队吓了一跳,侵越者立即全部卧倒,有的全身哆嗦起来,他们看到了中国民兵那明晃晃的刺刀,已经抵在他们的胸口。 “别开枪!别开枪!”一个瘦巴巴的南越人慌乱地用中国话乞求着。前面5个人赶快退了回去。



这时,海滩上有个南越军当官的,从腰里拿出一面南越旗帜,想趁势插在岛上。身为民兵二班长的吴先锋立即端着冲锋枪,一个箭步跃上去说:



“你胆敢在中国的领土上插黑旗,就坚决把你消灭掉!”



并将枪口捅到这个当官的腰里,吓得对方赶紧扔下旗帜。吴先锋一脚将南越旗帜踩在脚底。敌人钻进岛内的阴谋没有得逞,急得团团乱转。站在一旁的敌报务兵拿起话筒刚要跟兵舰联络,民兵们大喝一声:“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不是你们西贡。不许通话!”这个报务兵吓得面无人色,话筒落在珊瑚礁上。



此时我埋伏在树林里、战壕中的民兵,都端枪冲了出来,把这些家伙压在海滩上,有一个领头的南越军官赖着不走,指指海上的南越5号军舰,用手比划着,意思是回去不好向舰长交待,要求给他写个纸条。



民兵苏敏掏出钢笔,在纸上写道:



“西沙群岛和南威岛正如整个南沙群岛及中沙、东沙群岛一样,向来为中国领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这个南越领队头目,瞅了瞅那张纸,把它放进胸前口袋里。接着,民兵们硬是用刺刀押着他们,一步一步地走下珊瑚坎。最后,侵略者爬上橡皮舟,狼狈退出琛航岛。



吴先锋说,就是有着这种不怕牺牲的胆魄及正义,他们才赶走了侵略者,保卫了祖国的领土。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在毛主席亲自指挥下,在周总理的直接部署下,我们的人民海军和民兵一举击溃了南越军队,取得了西沙自卫反击战的胜利!



吴先锋,1950出生,海南乐东县莺歌镇人。196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7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1年退伍回原籍参加农业生产。1972年任民兵班长。1974年参加西沙自卫反击战,立一等功。后任八所港务局、海口港务局党委副书记、广东省团委副书记。是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六届全国人大列席代表。



曾经几乎家喻户晓的西沙海战英雄,吴先锋这之后几十年“默默无闻”,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做人低调,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共产党人无私奉献的思想境界。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让昔日英雄被遗忘啊?



如果我们遗忘了这样的民族英雄,无疑会给汉奸可乘之机。



那么,这里再来说一说当时毛主席领导的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



要知道,吴先锋这样的民兵可不是一个两个,遍布全国到处都有,连民兵都这么强大,那么我们的正规部队难道还会差吗?



全民皆兵,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难道是吹牛吗?



我们必须认清有些人的汉奸嘴脸。



现在的汉奸和抗日战争事情的汪精卫,形式上有区别,但本质上就是一样的。



什么是汉奸?



汉奸就是背叛、出卖中国的利益,为外国人欺负中国人服务的人。



西沙海战是中国与侵略中国领土的南越之间的民族矛盾引发的一次战斗。



这和当年抗日战争的性质是一样的,那些不站在自己本民族立场上说话,不把反击侵略者当做第一重要的事情,反而对自己的领袖,对自己国内的事情横加指责,说三道四,这样的人不是汉奸,是什么?



中国能够容忍这样的汉奸肆意横行吗?



绝对不能。



(三)



我们必须擦亮眼睛,认清汉奸的丑恶嘴脸。同时我们要团结起来,打倒汉奸。



这里我们要提一下陈嘉庚先生。



在抗日救国,维护中华民族整体利益上,陈嘉庚先生可以说是毛泽东的战友。


西沙保卫战与蒋介石毫无关系



被邹韬奋誉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提案”的陈嘉庚电报提案。



1938年,正当抗日将士浴血沙场,后方民众和海外侨胞全力支援,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抗日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在国民党内部却出现了一股逆抗战潮流而动的暗流。此时,在海外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国民参政员陈嘉庚先生多次风闻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反对抗日并主张对日和平妥协,很是惊诧,难以置信,因为他与汪精卫过去有过交往,私谊甚好。在他的印象中,汪精卫是不会出此昏招的。



1938年10月,广州、武汉相继沦陷,路透社电讯公开传出“汪精卫发表和平谈话”,陈嘉庚意识到此时的汪精卫已非过去的汪精卫。因而先是向汪发电进行询问,得到明确答复之后,“复发去长电二通,极陈其错误”,仍力图对汪进行挽救。



但“越日汪复来电,力持其主张为无上良策,嘱余劝南侨赞同其主张”,陈嘉庚至此知道已无挽回希望,因此发电“指他为‘秦桧卖国求荣’”。



不久第二届国民参政会将在重庆召开,陈嘉庚特地向参政会提出议案“敌人未退出我国以前,公务员谈和平便是汉奸国贼”,“付诸参政员讨论,时汪精卫任主席,形容惨变,坐立不安”。表决时大多数赞成通过,改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邹韬奋先生对这一提案给予高度评价,称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



1938年12月18日汪精卫离开重庆,29日发表臭名昭著的“艳电”,公开投投靠日本帝国主义。



陈嘉庚闻知后,极其愤怒和失望,31日便致电蒋介石:“汪精卫甘冒不韪,公然赞同日寇亡国条件,稽其形迹,不仅为总理之叛徒,抑且是中华民族之国贼,……此而不诛,何以励众,更何以根绝效尤。敬乞我公宣布其罪,通缉归案,以正国法,而定人心”。



其时蒋介石拟对汪精卫宽大处理,冀图挽救,对陈嘉庚先生敷衍道“中央已有处置”。处置很快落实,但却仅仅是“开除其党籍,并撤除一切职务”,轻描淡写、隔靴搔痒。



陈嘉庚先生对国民党政府的这种“徇情”作风十分不悦,1939年4月13日又致电国民党政府:“汪精卫叛国求和,罪情重大,实古以来奸贼所未有,汪与党羽,因中央宽假,得脱身离境,乃复发出艳电,冀摇人心,全国上下,莫不痛恨,咸谓中央必能严令通缉,以正典型。不意仅革除党籍,未及国法”,再次请求“对汪贼严加惩处”。表现出除恶务尽、敢怒敢言的率真性情。



陈嘉庚先生和中国共产党一样,在抗击外来侵略,惩治汉奸走狗卖国贼上,可谓旗帜鲜明,立场坚定,表现出义正词严,理直气壮,其风格,和毛主席颇为相似。



难怪毛主席和陈嘉庚先生,那么情投意合。



在历史的这一个关键时期,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头脑,在中华民族根本利益一定要保持团结一致,共同对付中国的敌人,这个敌人来自国际上的敌对势力和这股势力在国内的内奸,此内奸就是汉奸。



这时候我们千万不要忘了我们中国的国歌: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



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



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