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请领导先休假 为何有人叫好有人骂? ZT

广东省人大代表陈宗文联同其他10名人大代表建言,领导干部、尤其是省市领导应带头休带薪假。陈宗文称广州省直机关大部分公务员存在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疾病,鼓励和支持公务员休假,可以消除基层公务员不敢休假的顾虑。(1月18日《广州日报》)


“领导带头休假”建议为何招来质疑“倒彩”


背景:针对大部分公务员处于亚健康状态,出现新“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广东省人大代表陈宗文联合其他10名人大代表建言,领导干部、尤其是省市领导应带头休劳动法赋予的“带薪假”,并积极鼓励和支持其他公务员休假,以消除基层公务员不敢休假的顾虑。


齐鲁晚报发表韩青的文章:建言一出,骂声四起。但我觉得,“让领导先休”并无不妥,因为这是法定福利,而不是特权福利,是所有劳动者共有的,而不是领导干部专享的。既然如此,领导干部带头年休有何不妥?我们在电视节目中经常听到美国总统去戴维营度假、英国首相中止度假赶回伦敦之类的新闻,可见,这种领导带薪休假,即便在西方民主国家也很常见,人家公民没觉得有啥不妥,为何一到我们这边就水土不服、民愤高涨了呢?大概是因为不少人没享受到带薪休假的实惠吧?这当然值得呼吁、争取,但“允许一部分人先休”也不失为一种策略。公职人员休假与普通劳动者休假并不矛盾,还会相互助益。如果这一建言能加上对普通劳动者带薪年休状况的调查,并依此分析法令难以落实的原因,是因执法乏力、监督缺位造成的,还是和计件工资制有关等,那么,建言会更有价值,“让领导先休”也会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可惜现在的建言只是为了缓解公务员亚健康状态,可“三高”和带薪休假似乎没有多大关系,难怪有人说拿带薪休假说事是开错了药方。但是让领导“先天下之休而休”,没什么不可以,只要别忘了该休的不只是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要别走形为“领导不休,天下莫敢休”。


小蒋随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的这句名言应当成为各级领导干部的行动指针。一些网民之所以对“让领导带头休假”的建议喷口水,原因是这颇有“领导优先”的意味,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拍马屁”。另外,即便领导先休假了,也未必能带动其他社会群体实现带薪休假权。比如,民营企业职工加班,不少民企常常不给加班费,一些职工还被恶意欠薪,年底有关部门集中讨薪都未必能解决。有鉴于此,许多劳动者更不敢奢望“切实被维护休假权”。某些公务员为什么会出现“三高”?原因大致有几方面:一是总接受“不用自掏腰包”的盛情款待;二是公款吃喝之风并没有被刹住;三是长期坐在舒适的办公室,严重缺乏运动;四是“铁饭碗”太牢固,年终考核基本人人“称职”,由此心宽体胖。降低公务员“三高”其实也不难,只要管住干部的嘴——狠刹干部“白吃白喝”之风;让干部迈开腿——多骑自行车,而不是坐公家的小轿车,下基层、访民情、办实事,不仅干部的身体会更健康,干部在群众当中的口碑也会越来越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