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多少钱”成过年“最毒舌问题”,咋应对?

背景:网友在微博上发了一张《亲戚聚会发言大纲列表》。列表总结了亲戚聚会时,长辈们会问的各种问题以及长辈的内心活动。被问的问题包括收入多少,结没结婚,生没生孩子等等。网友们纷纷表示对这些问题很头疼。而“多少钱一个月”被网友投票选为最反感问题。


华商报发表梁江涛的文章:每逢过年,回家过年的心情都是相似的,但“恐归族”的恐归理由却各有各的不同。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在外漂泊者对自我信心不足,耻于面对酬金、婚恋、房车等安身立命的话题。如果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使漂泊者在短暂的麻木中忘记痛感,那么,“你有车,他有房,都来比一比”则是拂之不去、萦绕心怀的断刺之痛。谁不想衣锦还乡,谁不想为家人争光?然而,“恐归族”在重压下艰难生存,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而回家的聚会,亲友的逼问、同龄人间的暗战则是相当的残酷。“恐归族”没有拿得出手的“刚爸”用来“拼爹”,也没有强大的“财富底盘”可以“飙车”,出门在外,风雨兼程,单打独斗,辗转腾挪,当亲情与虚荣相遇,那种刺痛大家都懂的。总结“毒舌问题”是一面镜子。家与根的文化基因深植于我们血脉之中,而生存、竞争的压力正与日俱增,公平正义的渴求正成为社会转型的动力。对“恐归族”的集体焦虑,不仅需要家庭社会的理解与关注,更需公共政策的应对与破解。期待政府通过发展与改革,优化资源配置结构和利益分配机制,调节有利于中低收入者的分配体系,缩小贫富差距,建立橄榄型社会。尤其要从户籍、社会保障等重大民生难题入手,解决农民工等群体的起点公平,让民众多些幸福感,少些生存压力。从这层意义上看,“亲戚发言大纲”倒更像是一份递交今年两会的“民间提案”。


人性中的攀比情结,既是促进拼搏向上的催化剂,又是引发心态失衡的导火索。我们似乎从小就处在攀比之中,某某学习成绩真优秀、某某找了份好工作、某某嫁了个好老公、某某的孩子真争气……听到这样的话,许多人的心里都会有种既酸溜溜、又不服气的感觉。但是,在面对其他人时,我们也可能自觉不自觉地“传承”攀比循环。其实,心灵的自由才是最大的自由,调整自我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不可以比较,但要看怎么比。我们可以和几年前的自己相比较,我们可以想想今天的我们是否更加成熟。我们就是我们,别人的生活与我们无关。这也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的根本意义。有人说“人活一张脸,树要一张皮”,面子问题很重要。我要说的是,如果人生只是为了活给别人看的,难道不是一种迷失、一种悲哀吗?面对尴尬的问题,你可以有两种选择。对于无关紧要的人的提问,你可以置之不理或转移话题。因为,置你于尴尬境地的人根本就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你何必让自己钻牛角尖?对于父母至亲,是要说真心话的,哪怕他们叨叨,但我们还是要对老人给予理解。同时,我们要明白,人与人之间是有界限的,哪怕在父母与子女之间也是如此。我们要为我们的选择负责,父母与亲人无法替我们生活。过年了,游子归家是看望父母的。我们无法逃避某些问题,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看待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