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卖掉亲生儿子 18年后母亲找回相认

一位母亲的内心到底该有多么强大,才能支撑她经历着如此跌宕起伏的年年岁岁。昨日,为求能与18年前被贩至福建南安的亲子见上一面,(武汉)江夏“执着母亲”皮女士坚强面对,最终让自己圆了多年的寻子之梦。


皮兴娣今年46岁,江夏区乌龙泉镇人。1989年,皮兴娣与江夏人任某结了婚。1991年6月16日,他们生育一子,取名任泽西。1994年3月6日,皮兴娣下班回家后发现丈夫和儿子不见了。半年后,丈夫只身回了家,在警方协助调查下,任某才说了真话。原来他把亲生儿子以2800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名叫何文质的福建男子。皮女士当即赶到何文质在汉的租住地,但何文质已经搬走,不知去向。


一个父亲怎么能狠心卖掉自己的亲生儿子?皮兴娣一怒之下与任某离了婚。判决书上,她坚持把当时属于失踪状态的儿子判在了自己的名下,她发誓一定要找回儿子。后来,皮兴娣再婚,由于判决书上写明她有一子,她未能再育。


找到儿子下落


答应改日相见


去年12月,“老魏寻人网”创建者老魏收到了皮女士的求助信。有感于皮女士的执着,老魏迅速查到了买下皮女士儿子“西西”的福建人何文质的下落。当月20日,在老魏的陪同下,皮女士赶到福建南安,在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下,皮女士与已成为孩子养父的何文质通了电话。何文质承认曾于1994年在武汉江夏买得任某一子,但何文质说,儿子目前在昆明上大学,元月18日才能考完回到福建南安,他请皮女士不要打扰儿子的学习,想见儿子就等到元月18日再来南安。儿子在别人手里,皮女士不敢强求,只好答应。


如约南下认亲


进展并不顺利


18日,皮女士一行又在老魏的陪同下赶到了福建南安。此番陪同皮女士南下的除前夫之外,又增加了一位特殊的成员,他是皮女士现任丈夫的儿子康康。康康与皮女士被卖的儿子西西同年同月生,只比西西大12天。康康的母亲早亡,皮女士在康康4岁半时接手把他抚养成人,母子俩感情深厚。康康如今在读大二,得知母亲又要南下寻子,他主动提出要陪母亲同行,为母亲护驾。


南下的列车上,皮女士整夜未眠,她告诉记者,她对即将到来的重逢既忐忑又憧憬。她说,何文质去年12月已给她打过“预防针”,他说他会同意皮女士与孩子见面,但孩子现在大了,他今后到底愿意跟谁过,得由他自己选择。她好想让儿子了解18年前生父养父交易他的那一幕,了解母亲18年来苦苦寻他的艰辛经历。去年12月28日的深夜,皮女士提笔一口气给儿子写了一封满满6页纸的长信。信发出去后,儿子没有回信。她又给儿子发了短信,儿子还是没回。18日,皮女士一行到达南安后与何文质联系,却发现何的手机一直无法拨通。晚上8时许,何终于接了电话,他说儿子不愿与皮女士见面。在皮女士苦苦相求之下,何说19日再说。


重逢境遇艰难


一波又有三折


昨日清早6时,皮女士就起了床,她说,又是一夜未眠,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儿子,她内心如江海翻腾。客房的一角,摊放着皮女士为儿子专门精心制作的腊鱼、腊肉、藕夹、猪耳朵和糯米圆子等一大堆年货。福建天暖,她担心腊制品捂坏了,时不时起身去翻弄一下。


急切等待中,时间总显得那么漫长。上午9时31分,皮女士仍未等到何文质的电话,只好给他拨了过去,一遍二遍三遍……何文质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上午10时许,见何文质始终不接电话,老魏建议,向南安公安部门求助。来到南安市公安局,皮女士向一个月前受理此案的当事民警反映了情况,经过一番询问,民警回复说,何文质一家生气了,说皮女士不该给儿子写信发短信,所以儿子不想见面了。在皮女士的百般恳求下,民警答应下午帮忙协调一下。


下午2时,皮女士准时守候在南安市公安局。2时27分,何文质夫妇与办案民警一起来到了公安局。见有记者采访,何文质夫妇解释说,他们当时收养这个孩子是有正规手续的。说着他们向记者出示了当时“湖北省武昌县土地堂乡建设村村委会”的一份证明:我村农民任XX因妻子离婚出走,家中又无老人帮助带养,无力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同意将孩子任泽西送给福建何文质同志抚养。证明落款时间为1994年3月5日。皮女士指出她与任某的离婚时间是1994年10月,此证明是假的。随后何文质又拿出一份大红色的“契约”,内容大意是愿意将孩子任泽西送给何文质收养,落款签名是任某和皮兴娣,但皮女士说她根本没见过这份契约,更没在契约上签过字。


儿子回心转意


母子终于相见


下午3时许,最令人揪心的场面出现了。何文质夫妇边强调是儿子不愿与皮女士见面,边将儿子写给皮女士的一封信递给了皮女士。简短的信中写道:皮氏,很抱歉我不会答应你见一面的要求……永别。何XX。


皮女士双手发抖地看罢儿子的来信,当即情绪失控地放声痛哭起来:“我真不相信这是我苦寻了18年的亲生儿子啊……”


在场人纷纷上前帮着劝慰,并建议何文质夫妇再去劝劝儿子。下午4时50分,何文质与儿子通罢电话后,儿子终于答应见皮女士一面,条件是媒体不得随行采访。


晚上8时50分,皮女士与孩子的养父母回到宾馆,皮女士告诉记者,她与孩子见了面,还在一起吃了晚饭,席间,孩子给她奉了茶,她则给了孩子一个新年压岁红包。双方协商后答应,今后像亲戚一样走动,虽然孩子仍留在养父母身边,但何文质夫妇不再干涉儿子与生身父母来往。他们答应,孩子结婚时,会专程请生身父母过来喝喜酒。临别时,孩子与皮女士和生父分别合了影。皮女士对儿子说,孩子,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回武汉看看吧,一大家人都很想你……孩子点了点头。(李红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5楼血击

 以下是引用拿破的抡 在第4楼的发言:
找的也是枉然,只能知道儿子过的好不好而已。真正的融合在一起已经不可能了。

母亲是伟大,但是养父母更伟大,儿子一边是亲生的,一边有养育之恩的,都是人都有人性,那就别难为孩子了,尊重他的选择,都是好人,但是那个父亲纯他妈的连狗都不如。别说是2800元了,就是2800亿与自己的亲骨肉相比算个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