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锅盖头》小说

自刘猛的特种兵系列小说走红以后,有关铁血军人的长篇小说越来越多,但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些小说基本上是没有军人经历的作者创作的,他们是军事发烧友,因为爱好,所以写作。这些小说虽然写得好读好看,非常热闹,但又充满了陌生感,不是我们所熟悉的那支中国军队,不是阎连科们的“农家军歌”,也不是朱苏进们的咄咄逼人的职业军人,而是美国大片的本土化。一个骨灰级的军事发烧友,如果再有大量看碟的经验,我相信他可以写出非常热闹的军事小说的。目前正在流行的军事小说,基本上都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裴志海刚刚创作出版的《锅盖头》却是一部地地道道的现役军人创作的军事小说。


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个失败的少年,这个沉默的士兵有着鲜为人知的往事,他的中学生活是充满屈辱和痛苦的,在以分数论英雄的应试教育面前,他是没有一点前途的。高考落榜生一直是中国军队的一个主要来源,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这些在中学时一无是处被人“遗弃”的年轻人,在部队里却能找到自尊与自信,建立属于自己的光荣与梦想。大多数从部队成长起来的年轻军官,基本上都是高考落榜生。裴志海本人也是以十分之差高考落榜后参军入伍的,他曾给笔者讲过,在中学时,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力来应付高考,结果没有考上大学不说,还有了神经衰弱,但一到部队,命运立即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鱼得水。部队生活是艰苦的,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的,但每一个曾有从军经历的人,哪一个不对军旅生活念念不忘呢?这里面肯定会有不为外人所知的机密。那些非军人所创作的军事小说虽然好读好看,但他们因为无法深入这支军队的内部而只能凭着想象发挥,这样的军事小说,对我们真正了解这支军队于事无补,他们永远都是在这支伟大的军队大门外徘徊,我们所看到的风景是“假山”,是园艺,而不是朴素的生活本身。比如有不少小说中的特种兵都有在国外行动的描述,血肉横飞地煞是好看,但这完全是没有任何生活基础的胡编乱造了。


《锅盖头》里的军队是真实的,是无法靠合理想象来编造的,它所反映的军人情感和生活,自始至终都和军队血脉相连。诸如军事“比武”事件中对于落后的训练评比形式、后勤“养猪”事件中过于舍本逐末地追求形式主义评比,以及政治“宣传”事件中新闻报道为追求政绩和弄虚作假等现实问题的反映,都是极为尖锐地以一个十分细小的侧面写到了当下部队所存在的诸多问题。真实地反映了部队的现实冲突,这些来自部队内部的真实细节充盈在小说的每一行文字中,使我们真切地感受着这支伟大的人民军队的跳动和呼吸。另外像“第三十二条军规”这样的情节,如果不是一个军人,是根本无从知晓的。有些军事小说中对特种兵的训练写得绘声绘色,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作为个体的军人,他在经历诸如纪律、爱情的种种考验时,精神的压抑和挣扎是惊心动魄的,充满困惑与泪水。军人之所以成为军人,是他从来都不回避这些,哪怕最终被开除军籍了,他仍旧要像一个军人那样,承受军人所要承受的。这样的感受,也只有军人才有。


这是一个有关军人成长的小说,甚至也可以当作一个励志小说来读。从失败到成功,从庸常到不平凡也是每个人的梦想,这也是当代军事文学能与普通读者产生共鸣的契合点。但最难得的是,因为真实,它留给读者的无疑是长久的沉思。


需要说明的是,“锅盖头”是特种兵发型的名称,也是一部美国战争大片的名字。裴志海曾告诉笔者,他在当兵前看过许多老美的战争大片,很迷这种发型,到了部队以后,私下里理了这么一个发型,结果搞得班长很生气,让他在半小时内重新理成一个板寸,不行就理个秃瓢。他一气之下就理成个秃瓢了。那段时间,他那些不着调的老乡总是喜欢跑到连队来找他,找他没别的事,就是趁他不注意时,摸一下他那个亮闪闪的秃瓢。这个故事裴志海也写在了他的小说中,他后来到了特种大队,才真正地拥有了“锅盖头”。出版商为了避嫌,曾建议改一个名字,但裴志海很固执地坚持用这个名字。他觉得,既然中国的特种兵也是这种发型,就没必要再换一个名字。这同样也是对真实的追求。



本文内容于 2012/1/30 19:09:20 被小编E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