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二战特种兵 ]

[ 二战特种兵 ]


[作者名] 血煞杰少 [类别] 战争风云



第一卷 目标诺曼底


第一章 [本章字数:19392 ----------------------------------------------------

在与A师特种兵交手前,范大同一直都以为自已手下的队伍已经是全军最强的特种兵了。可是现在他却有点拿不准,这场演习是为了检验特种兵连级冲突中的应变、对抗能力而设立的,参加的部队包括红箭快反特种团的一个连与A师特种连,红箭是一支老部队了,其前身是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一个特种大队,实战经验丰富,而A师特种连却是一支刚刚加入建制小规模特种部队,按理说,这两支部队的对抗应该是没有什么悬念的。

可问题就出在了红箭自己身上。


“我的意见很明确,首先,要利用我们获得一次远程火炮支援的机会,集中火力,迅速的在丛林接近目标区域一侧开辟出一条通道,以优势兵力包围并消灭知敌人的外围火力支撑点,然后快速穿插到敌后,争取在三个小时内打垮A师特种连,点领目标区域并结束演习”


在烟雾缭绕的野战帐篷里,萨光远是唯一不抽烟的军官,在一群吐云雾的烟囱中间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萨光远扶扶眼镜,轻轻抚了抚根本没有一丝乱发的发梢,左右环顾了一下,与会的团参谋与参战连排长们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的手提电脑屏幕上演示的方案,只有少数参谋向他这0个刚刚上任的代理参谋长投来了一丝复杂的目光。


“以上向同志们演示的我们参谋处制定的1号演习方案,我个人认为非常适合我们目前的这种情况,以我们的单兵能力,这场演习根本没有什么悬念,请大家都提出一点意见,来完善这个方案,争取打好这一仗”


“团长、政委,我不同意这个方案,这太冒险了,虽然从单兵素质来分析,对方与我方相差比较大。但是!这并不能做为我们展开冒险战术的理由”


坐在萨光远左右的一连连长倪峰冷冷的看了一眼毫无表情的萨光远,合上了手提电脑的显示屏,然后默默的点上一支烟,一双虎目递向了他们的团长范大同。诺大的帐篷里再无人做声,静得有点可怕,在坐的军官们纷纷将思绪从电脑上显示的方案上收回,静静的注视着坐在地图前的团长范大同和政委傅成,同时也向脸色开始发青的萨光远递过去几丝复杂的目光。


会议桌上平放着一个用废炮弹壳加工成的一个烟缸,被很细心的削去了顶上的窄口,筒身上一颗画得工工整整的红五星下有几个模模糊糊的红漆字,岁月的磨炼已经让它们变得模糊难辨,唯有“者阴山”三个字还是那么清晰的标明着这个弹壳不平凡的来历。


范大同伸出手把手里的烟头扔进了烟缸里,有些失神,他想起了临战前与军长的那次不愉快谈话,一向不阿权贵的老军长竟然也提出要他对萨光远多多忍让的要求,令他心中甚是不快,却又无力反驳,对于这个刚刚走出军校不久就官拜少校的青年军官,范大同最初是抱着欢迎的态度去迎接萨光远的到来,他相信,必竟人家在军事院校待过近十年,从普通学员到博士后,不靠实力是肯定不会这么一步步爬上去的,但是军长打的那个招呼却又彻底的改变了他的看法。范大同作为红箭团长,其部队训练之严格也算是军区里出了名的,以范大同的臭脾气,对那些少爷一样的城市兵自然不会有多客气,于是乎,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导致年过四十仍是个上校团长,自然也不会对这种临了上门就开始走关系,打招呼的人没什么好感,更谈不上巴结了,但是今天,他却不得不一再思量老军长的那一席话。


在坐的军官们开始猜度起团长此刻的想法?萨光远的脸色更是由青转红,做为一个刚刚到任的代理参谋长,虽然在来到红箭担任代理参谋长之前就对红箭部队做过比较深入的调查和了解,比如刚才发言反对的倪峰,在他的笔记里便标注着“有勇无谋,脾气暴躁,适合于指挥小型对抗”的评语,然而,红箭团长范大同以及政委傅成,却是他不能看透的两个人。他们都有着丰富得令自己汗颜的特种战斗履历与实战经验,参与过自卫反击战中多次生死较量,负伤无数却又每每顺利的完成任务安全归来,就光这一点,就是他萨光远做不到、想不到的。虽然出此,萨光远还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两个从边疆农村走出来的特种兵指挥官,进过两次军校能懂什么?说到底还不是两个泥腿子,对于这两个高深莫测的“泥腿子”,萨光远对范大同的不解与畏惧甚至小于一向扮演糯米老头、和稀泥的傅成,如果看不透范大同可以归结为他这人实在太简单,简单得让人看不懂的话,那么傅成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随时有可能淹死他。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交织带给他的困惑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咳咳,嗯,我来说两句”一旁的政委傅成正等着范大同发表看法,却发现气氛有点不对,连忙上来圆场,现年46岁的傅成19岁入伍,从列兵干到上校,出身贫寒却阅籍无数,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子儒雅的气质,与范大同那股不怒而威的味道相比,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却又相辅相成。傅成轻轻提了提椅子,往桌边靠了靠,将双手叉在一起放在了桌上,环顾了一在座的军官们。


“萨参谋长的方案我看也不错嘛,至少给我们这次演习的进行提出了一种可行的方案,我个人认为呢,的确是冒险了一点,但具体情况我们还是要具体分析,也不能一棒子就打死,需要有一个讨论过程嘛”傅成顿了一顿,回头看了看已经回过神来的范大同。“老范,你看你是不是说两句”


“哦!嗯,好,不错,大家都说说,都说说,啊~,倪峰,你既然,反对这个方案,那就说说你的方案吧”


“团长,政委,我也提出一个方案,我称它为梳子战术,我认为,在与A师特种兵的对抗中,我们绝对不能对对手抱以轻心,战略上的藐视不等于战术上的藐视,演习开始后,侦察尖兵一旦接敌,就应该立刻大胆的坚持渗透与反渗透做战,一步步将对手的外围尖兵吃掉,并争取在局部地区产生质量与数量上的双重优势,以减少我军的战损率,在接近目标区域时,通过高精度制导远程火力压制对方的防御火力,集中兵力打破目标区域防御中的一点并实施占领“


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哼,笑话,你凭什么认为你就能在局部区域内实现质量与数量的优势?、这个时候去坚持渗透转移、打游击战,无异于分散我们的兵力,导致无法形成有效打击面,只能给对手机会”


“那么代参谋长你又凭什么认为A师特种连会暴露在我们的远程火力打击下?人家是一样有腿有脑袋,你凭什么认为他们会傻到等我们来歼灭他们的外围火力点?”


“你!你简单是目无领导”


“我只是就事论事,少拿这些大帽子来压我!”倪峰在红箭也是出了名的炮筒子,抓住点理儿就敢跟范大同干架,自然不会把一个刚刚走出军校,毫无做战经验的参谋长放在眼里。萨光远的红脸又开始转青,脸色数变。


“好了!不要吵了,今天我们是来商良作战方案的,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倪峰给我闭上你的臭嘴”范大同把烟头往弹壳烟缸一扔。回过神来的范大同又恢复了一副吓死人不偿命的臭脸。


“萨参谋长的方案也不是完全不可行,这次演习本来就是为了检验特种兵的攻坚与防御能力,如果采取萨参谋长的方案倒也是符合军区关于这次演习的指示的”范大同看了看极不服气的倪峰一眼,转过头跟傅成商良了一下“就这么决定了,采取萨参谋长的方案,现在散会,你们立刻回去准备一下”


“团长,我……”


“行了!倪峰,回去写一份检讨,明天之前交给政委“


“是!“倪峰恨恨的瞟了略带得色的萨光远一眼,转身出帐了。


一只蚂蚁慢慢的爬过了范大同的脸颊,怪痒的,他没敢去拂掉它,下午已经接近地平线的阳光星星点点的穿过丛林树冠茂密的树叶洒落在静静向前推进的红箭部队士兵的身上,他们现在处于逆光方向,闪烁的阳光非常妨碍士兵们对环境的观察。按照昨夜萨光远提出的演习方案,红箭以排为单位,成V字阵型一步步的接近着目标区域,三个排从演习开始后已经在南方亚热从林前进了20多公里了,可就是连人家的一个哨位都没逮着,说起这点,范大同可是开始打心眼里佩服A师特种连连长成鹏了,心里虽然光火,但是范大同手上还是不敢含糊,这次特种部队联合演习可是军区级别并由他亲自参与战场指挥,要是真被成鹏之小子给玩了那脸就可丢大了,他小心的给身后的五个部下打了一个手势,然后静静的听着他们向四周移动的沙沙声,在丛林里,战场监视器起到效果不大,范大同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实说,参加这次演习并不是范大同的初衷,可是他就是忍不下这口气,开什么玩笑!成鹏那小子居然在军区年度演习准备会上大夸其词说在丛林里就是红箭也拿他们没办法,他范大同是肯定忍不下这口气的。


时间又在一分分过去,天已经快要黑了,范大同抬起头看了看太阳的角度,大概计算了一下时间,从演习正式开始已经过去快5个小时了,一旦天黑下了情况会更糟糕。耳塞里传来有规律的敲击声,那是红箭大队政委傅成给他的暗号,说明他带领的二支队也没有发现对方,由于双方都是使用同频的通讯系统,只能采用这种原始的通讯方式了。看来不能再等了,范大同轻轻敲击话筒,向全体队员下了总攻击的命令,向演习的最后目标发起冲锋,范大同现在是有苦说不出,要知道,特种兵的优势就在于隐蔽与突然性,可是现在对方连个影子都没有,如果等到入夜情况将会更复杂,他不得不发出了总攻命令,士兵开始行动了,刚刚还寂静得像虚无一样的丛林突然一下沸腾起来,但这种沸腾却又是那么的字宁静,你听到不任何人口中发出声音,只能听到脚步在丛林当中移动时那种特别的沙沙声,软绵绵的,跟山地里军靴与沙土磨擦而产生的铿锵有力的沙沙声仿佛是来自完全不同的,这声音让范大同很不习惯,但豪无疑问的是,他的士兵已经在开始行动了,特种兵的生命就是速度与力量,范大同坚信他的部下就是速度与力量的代表。


在演习开始前的侦察很不顺利,根据演习设定,他们只能获得40%准确度的情报,侦察卫星发回来的照片非常的模糊,侦察尖兵也一直未能与对手产生接触,这使得全连上下都产生了一个幻觉,他们能感受到对手就存在在这片丛林中,却怎么也把握不到他们的确切位置,仿佛他们可以随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恐惧感开始在士兵当中蔓延。范大同得到的唯一准确的情报是成鹏的指挥所,他们此次对抗行动的目标,位于他们的出发地点的正南方约三公里,然而,在四公里半径内的搜寻也没有能找到准确的位置,现在的他们,只能全力向这个方向突击,期忘能取得意想不到胜利。


范大同开始懊悔自己草率的发出了行动命令,没有目标的行动是特种兵的大忌,但丛林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考虑,太阳已经快要落山,目前能透出树冠的阳光已经很少了,能见度在降低。为什么潜伏的A师特种连一点动静的没有,太没有道理了。红箭部队整编一个团,此次为了参加演习只派出了一个连的编制,由团长范大同政委傅成亲自带领,近两百人在4公里半径内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就算是踩也应该把成鹏的外围火力点踩出来了。没有办法了,只能按照预定的方案进入攻击阵位。耳机里又传来敲击声,这是全体队员进入攻击阵位的信号。整个攻击阵位呈Y型,以班为单位对攻击目标包围,班狙击手各自选择有利的位置进入了狙击位置。


“?!”“哒哒”就在范大同就要下达进攻命令的时候枪声乎然响了起来,


“有狙击手!找掩护!”枪声来自国产QUB88式5.8毫米狙击步枪,火力呈扇面来自四个方向,范大同迅速判明了对方的火力布置,却吃惊的发现火点全在已方攻击阵位之外。


妈的,被暗算了,A师特种连根本已经在自己部队进入攻击阵位的间隙转移到了外围。


团长,一排被判阵亡17名,重伤5名,二排阵亡12名,重伤2名,三排阵亡20名发,重伤1名,损失被迅速报了上来,但范大同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一排按1号方案进入防守阵位,三排迅速向两翼佯动,呼叫炮兵连正南1加贝四点连射,10分钟后延伸2加贝,二排跟我继续向目标地区攻击。


好你个成鹏,一上来就搞掉我3分之1的人马,我就不相信你成鹏能把一连人都偷偷的撤到外围了,你要分兵打我外围,我就集中火力挑下你的指挥部。


突然而来的袭击多多少少打乱了红箭的阵脚,虽然密集的丛林替他们挡住了大部份的子弹,但时不时响起的狙击步枪声仍在不断的宣告着一名名红箭将士的阵亡。


此时此刻的范大同正带着二排三班的士兵伏在了几棵奇形怪状的热带树后,他们是处于最前沿的侦察尖兵,损失相对来说要小得多。时不时响起的狙击步枪声不断的震荡着范大同的耳膜,本就已经蹦得紧紧的神经在枪声中不断的震颤着。成鹏他们是怎么跑到外围去的?虽然按照萨光远的计划并没有把绝大部份兵力消耗在反渗透行动中,但也不至于对方已经开打了己方才恍然醒悟啊?演习开始时双方都应该处于自己的出发位置,是不可能提前布置到外围潜伏啊?不对,剩下的唯一的可能就是A师特种连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渗透到了外围,我们的方案一定出了严重的漏洞。这个萨光远的狗屁方案!不行,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老傅,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太妙!左翼已经快撑不住了,我估计他们是刚刚溜到外围的”


“我明白,你们立刻收缩防线,往105高地转移,另外马上催萨参谋长提供战场情报,让倪峰带上二排跟我继续前进”


“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况似乎变得越来越糟糕了,此刻太阳已经接近最远的峰顶,黑暗很快就会笼罩了整个丛林地带,但对于范大同以及红箭来说,这个时候黑暗的来临对他们更有利一些。这时精确的远程制导炮火很快对攻击阵位的后方进行了一次火力覆盖,枪声稀疏了起来,但范大同相信这不过是成鹏的障眼法而已,这种火力在丛林中发挥出的杀伤力还不及在开阔地带的的60%,这逐渐稀疏的枪声肯定是为了掩盖他们他们组织更大攻势的行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