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谈判桌上,斯大林摆出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且表情粗鲁。他以主宰一切的口气说:“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除此之外,别无选择。”蒋介石很清楚,斯大林以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作为苏联出兵的政治条件。

本文摘自《苏联出兵东北始末》人民出版社 汪宇燕

(三)

宋子文见斯大林的态度如此强硬,顿感这是一道坏菜。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将嘴里的话说了出来:“中国任何政府如果丧失土地完整,必为国人不谅。”

“苏联政府不能接受你们的意见。否则,一旦敌国从外蒙古进攻西伯利亚,比如日本打算这么做,那么苏联远东的利益就会陷入严重的孤立状态。日本是一个富有侵略性的国家,即使日本现在战败了,又有谁能保证它不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那样,经过10年、15年东山再起?”

斯大林边说,眼睛边盯着宋子文,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也许就在这一刹那间,斯大林从宋子文的表情上捕捉到了什么。见宋子文没有马上表态,斯大林继续往下说:“所以,苏联必须保卫外蒙古。这不仅对外蒙古有利,而且对中国也有利。”

宋子文也不肯示弱,毫不含糊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他说:“中国政府不能宣布放弃它的一部分领土,否则它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将会发生动摇。”

接着,斯大林又振振有词地说了一大通,甚至使出杀手锏:“中国是否承认外蒙古独立,这显然关系到苏联在满洲和ZG问题上是否接受中国的要求。”斯大林的用意很明确,如果重庆不同意外蒙古独立,苏联就不会出兵东北,帮助中国消灭日本关东军。

可是,宋子文根本不理会斯大林这一套。他说:“我本人无权决定这个问题,在得到中国政府的指示之前,我不能同意。”

7月3日,宋子文将第二次会谈情况电告了蒋介石。接到电报后,蒋介石急忙从西安飞回重庆。宋子文在电报中提出解决外蒙古问题的三条方案:“第一,同苏联签订条约,在结盟期间,允许其在外蒙古驻军;第二,外蒙古实行高度自治,并允许苏联驻军;第三,外蒙古军事、内政和外交自主,但与苏联各苏维埃加盟共和国及英自治领地的性质不同。”

蒋介石很清楚,斯大林以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作为苏联出兵的政治条件。况且,斯大林还说过,苏联可能不支持中国共产党。想到这里,蒋介石毫不犹豫地给宋子文发去一封电报。

7月4日,美国新任国务卿贝尔纳斯奉杜鲁门之命电告哈里曼,让他非正式地转告宋子文:就美国方面而言,《雅尔塔协定》中关于外蒙古地位所用字句的解释,未经任何讨论。电报还说:美国对外蒙古现状的理解是,“虽然在法律上外蒙古的主权至今属于中国,但事实上这个主权未被行使。”两天后,华盛顿告诉莫斯科和重庆,美国政府作为《雅尔塔协定》的一方,它希望在中苏之间达成最后协议之前,有提出意见的机会。

7月7日晚11时,双方举行第三次会谈。斯大林一开口就直入主题:“如果外蒙古问题得不到解决,也就不可能讨论中苏条约的问题。”

宋子文依据《雅尔塔协定》关于“外蒙古之现状,应加以保存”的字句,对维持现状作了与斯大林截然相反的解释,并说道:“中国不能承认外蒙古独立。”宋子文几乎是在哀求斯大林:“如果一个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没有不垮台的。”可是,斯大林管不了这么多,大声嚷道:“我们绝不能同意。苏联政府出兵参战,自然是为了拯救苦难的中国人民。但我们决不能白干,是要报酬的!”

对此,宋子文仍然以尚未接到中国政府的意见、本人无权决定为托辞,没有答应。

“你不能作主,那你来干什么?”斯大林一脸的不高兴。

面对斯大林咄咄逼人的气势,宋子文只好以试探性的口气说:“我们代表团的意见是让外蒙古实行高度自治……”

斯大林立即打断宋子文的话,问道:“什么叫高度自治?”

“军事、内政和外交权归外蒙古,苏联政府可以派军队去。”宋子文小心翼翼地向斯大林解释说。

斯大林要得到的并不是外蒙古的高度自治,他接着提出了四个协定草案:一、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协定;二、旅顺口和大连的协定;三、中苏和平友好协定;四、外蒙古独立的声明。

宋子文看了这些草案后,不敢接受,当场就退还给莫洛托夫。不料,莫洛托夫的语气也很强硬,满脸怒容地对宋子文说“你最好把他们收下”。

(四)

鉴于宋子文当晚的态度,斯大林意识到再僵持下去已毫无意义,但在临近结束的时候,他还忘不了说一句威胁的话:“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将什么也谈不成!”

第二天,蒋经国以其父的“非正式代表”身份去找斯大林讲理。蒋经国当时任三青团干部学校的教育长,他长期在苏联留学,熟悉苏联的情况。在留苏期间,蒋经国还娶了个苏联姑娘为妻,后来取中国名字叫蒋方良。斯大林对他们很关心,还送给蒋经国儿子蒋孝文一支俄国造的步枪。

有了这样一层关系,蒋经国满以为斯大林会给他一点面子。不出所料,见面后,斯大林果然很客气,询问了他们一家人的情况,蒋经国一一作答。

一阵寒暄之后,蒋经国怀着一腔热血向斯大林叙述道:“您应当理解,中国七年抗战,为的就是要收回失地。现在,日本人还没有赶走,东北、台湾尚未收回,大片国土还在侵略者手里,如果再将这一大块土地割让出去,岂不违背了抗战之本意吗?”

蒋经国说的句句有理,可是,斯大林根本不吃这一套,脸上露出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蒋经国觉得很不自在,仿佛斯大林在讥笑他无知。 “你必须明白,今天是你们需要我们的援助,不是我们需要你们的援助。”斯大林俨然一副救世主的姿态。

苏联需要外蒙古独立,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对此,斯大林毫不掩饰地说:“假如一支军队从外蒙古进攻苏联,拦腰切断西伯利亚铁路,那么,苏联就完了。”

蒋经国听不明白斯大林的意思,日本眼看就要完蛋了,它显然已没有能力进攻苏联。难道斯大林说中国?想到这儿,蒋经国身上冒出一股冷汗来。“你是指哪个国家的军队?”蒋经国不解地问道。“除了中国和日本,难道就没有别的国家?”

“你说的是美国吗?”

斯大林会意地点点头。

之后,蒋经国又同彼得罗夫举行了会谈。作为驻重庆的大使,彼得罗夫明知蒋介石不会承认外蒙古独立,所以他说:“外蒙古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中国接受苏联政府提出的声明,只不过是承认既成事实而已。”

听了彼得罗夫的话,蒋经国叹了一口气,“要是没有外蒙古问题,那就好办了。”

彼得罗夫看了蒋经国一眼,提醒说:“如果中国代表团不声明外蒙古独立,谈判就难以走出死胡同。”

在中国代表团驻地,宋子文急得团团转。谈判在外蒙古问题上卡住了,斯大林一点也没有松口的迹象,这如何是好!情急之中,宋子文搬出了美国驻苏联大使哈里曼,请他征询美国政府的意见。

尽管美国提出要在中苏达成协议前发表意见,但实际上,华盛顿同时又宣称:美国在莫斯科的讨论中“不愿对《雅尔塔协定》中的任何一点充任解释者。”看来,宋子文的最后一线希望也落空了。

正当宋子文处于山穷水尽的时候,蒋介石的电报到了莫斯科。

7月9日,双方举行第四次会谈。由于斯大林的强硬态度,加之美国不愿干涉,蒋介石只好妥协。在同幕僚们长时间商谈后,蒋介石发了上述电报。至此,外蒙古问题才有了突破。

会谈中,宋子文公布了蒋介石的电报:“中国政府今愿以最大牺牲与诚意,寻求中苏关系根本之解决,扫除今后一切可能之纠纷与不快,藉获两国彻底之合作,以完成孙中山总理生前与苏联合作之遗志。中国最大之需要为求领土主权行政之完整,与国内真正之统一,于此有三项问题切盼苏联政府予以充分之同情与援助,并且给以具体而有决心之答复。”

蒋介石所说的三个问题是:第一,保证东北领土主权及行政之完整。中国准备和苏联共同使用旅顺港,大连港辟为自由港,期限均为20年。但旅顺的管辖权属于中国,以期中国在东北之主权行政真正能够完整。中东南路干线由中苏共管,利润均分。铁路所有权归中国,铁路支线及铁路本身以外的事业,均不包括在共同经营范围之内,期限均为20年。

第二,阿尔泰山脉原属于新疆,应仍为新疆之一部。

第三,中国共产党有单独的军事及行政组织,以至军令政令未能完全统一,深盼苏联只对中央政府予以所有精神上与物质上的援助,苏联政府对中国之一切援助,应以中央政府为限。

电报还说,外蒙古问题系中苏两国关系的症结所在,为了中苏共同利益与永久和平计,中国政府愿在击败日本及上述各项由苏联政府接受后,同意外蒙古独立。

为了避免将来发生纠纷,蒋介石想出一招,在电报中告诉宋子文,可以采取投票的方式,在投票结束后,他将宣布外蒙古独立。

既然蒋介石在外蒙古问题上作了重大让步,斯大林也就同意在其他问题上作些承诺。

蒋介石先派宋子文和苏联谈,又派了蒋经国去求斯大林,都不成功,宋子文不愿担卖国恶名,辞去了外长职务,民国外长由王世杰继任, 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上签字的是王世杰。

宋子文不愿卖国的崇高品格,值得我们钦佩。。。。。。。。。可是,连宋子文都知道这是卖国的条约,先总统蒋公知道吗?知道了还去签,算犯贱吗?那蒋公卖国了吗?炮党政权卖国了吗?不管谁签字,总是国民党的人签的吧。。。那国民党卖国了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