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眼中的“李向阳”们

双枪李向阳,对一代中国人来说,那是一种象征。

日军原63师团机枪手斋藤邦雄所作的《陆军士兵上屯冲宝物语》(翻译过来应该是《陆军步兵漫话》)。斋藤把自己所见所闻的八路军写得十分生动。

一次,有一个大约20人的分遣队,由士官率领,驻扎在山西省的山区某地。

从装备来说,这个据点最重型的武器就是一挺轻机枪!应该说是很不像样的。不过,由于附近属于礁保治安区(指经过日军反复清剿,确认已经没有八路军活动的地区——笔者注),这样的装备也足够了。

如此,每天并无战斗,而且与总部远离,军纪自然不能保持得很好。从队长以下,整个据点都处在一种松弛的状态。

在荒僻的山区驻扎,自然没有什么娱乐。也许因为这个原因,老兵们白天喝酒,晚上通宵打麻将也是家常便饭。因为打麻将上了瘾,据点的哨兵有时候也会加入进来,导致没人站哨。这简直是要命的大意啊。

有一天晚上,作为队长的士官又和老兵们一起热火朝天地打上了麻将,正打得热闹,忽然有3名宪兵闯了进来。看到这些当兵的居然在打麻将,宪兵们显得又惊讶又生气,勃然大怒。

在日本军中,当兵的最怕宪兵,在这样荒唐的时候被宪兵抓个正着,一时从队长以下,所有的官兵都进入了石化状态。

接下来“宪兵”们的举动却令人惊异,他们立即控制了分遣队的武器,并且叫来更多的同伴。他们冲进炮楼深处,开始用手枪给已经睡觉的日本兵“点名”。

其实如果有时间想一想,立刻会觉得不对——荒山野岭的哪儿来的宪兵呢?再说,真的有宪兵来,也得先通知吧,不然,怎样保障他们的安全呢?

炮楼上睡觉的日本兵发现情况不对,试图起来反抗,连枪都没有摸到就被打倒。士官队长等打麻将的4个人也被当场射杀。

结果,除了逃跑的和被俘的,整个据点的日军都被消灭,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仨“宪兵”,都是“李向阳”扮装的。

因为环境艰苦,所以真实的李向阳们面临的处境远不是电影中那样轻松自如,甚至,有的时候要冒被俘的危险。

但是,抓个“李向阳”是好玩的事情吗?

斋藤说到的一个“李向阳”,是被他所在的旅团抓获的“大物”(日语中“大猎物,大人物”的意思),因为是“大物”,旅团为了表功,将其送到了师团那里。而师团也认为此人是个“大物”,为了表功,决定将这个“李向阳”送往北平受审。

这下子,就麻烦了。

要说,日本人对押送这样一个“大物”的事情,还是比较上心的,特别配置了一个警备班。但中间还是出了问题。

车快到保定的时候,这个“大物”说是要上厕所。日本兵给他摘了手铐,送进厕所,说“快快地”。要搁现在,一听犯人要上厕所,就会更小心,所谓上厕所,是他们最好的脱逃机会。抗战时候的日本兵,对这种事情基本没概念。

日本兵没概念,加上这个“大物”一直没有什么反抗表现。所以,一直到犯人进厕所半个钟头没出来,押运的警备班才发觉不对。于是,砸开厕所冲进去——当然,人,早就没了。这怎么能行呢?好不容易抓一个“大物”,愣给放走了,这如何交差呢?

有日本专家计算过,当时车速一百公里左右,此人跳车99%死亡,剩下1%的可能性也是重伤。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日军方面还是按照此人跳车身亡结案的。

过了一段时间,日军得到情报——这个“李向阳”还活着,还在八路军里活动!证据很确凿!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前线的日军想不明白了——这个八路军不是被抓住了吗?不是押送北平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了?专家都判断摔死的居然活过来了。

他们一个电话打到旅团情报室核实,旅团情报室打电话给师团——其实他们自己也明白,这“李向阳”肯定是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