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赵本山这张屠户,真不想吃“春晚”这带毛的猪

没了赵本山这张屠户,真不想吃“春晚”这带毛的猪


三十年来一年一度的春晚,明晚就要正式登台亮相了。今年的春晚,与往年相比,多了些异样。往年这时候,春晚就要上台了,虽未抱多大的指望,但多少还有点盼头。而今年,距离春晚还有两三天呢,就已近乎对它绝望了,一点能荡起丝涟漪的念头都不复存在了。似乎,本年度的春晚,还没出场呢,就被过早的判定了死刑,至少在些国人的心头,它已名存实亡。怪谁呢,谁又是“春晚已死”的罪魁祸首呢?还能怪谁,只能怪赵本山呗,只有他才有这样大的本事,才能作出这样大的妖吗。谁叫赵本山这老小子,霸占了春晚这舞台,足有二十年之久,早就习以为常地成了国人年夜饭餐桌上一道必不可少的菜,现在这菜突然被端走了,春晚这顿饭,又该咋吃呢。


有些人或物,在你眼前时,非但不显得珍贵,倒觉得碍眼,巴不得它早日滚蛋,可一旦离开了你的视野,你还真不习惯,赵本山何尝不是这样。别看经过这么些年春晚的摸爬滚打,老赵已滚成个滚刀肉似的“鸡肋”,以前那一咬就满嘴流油的“牙祭”,早被岁月磨损殆尽,光剩下肋条骨上勉强刮出的那点不上档次的肉,稍稍解解国人的饥饿。鸡肋,固然不解大馋,可在春晚的满桌不是豆腐白菜、就是残渣剩饭的情况下,赵本山这鸡肋上那片泛些油光的肥肉,还是蛮有诱惑力的。当然,这鸡肋端上来时,虽没什么嚼头,还常常嚼出些牙碜,甚至硌了你的牙,倒了你的胃口,让你火冒三丈、破口大骂,并信誓旦旦地声称要将它拒之于千里之外,再也不沾它一丝一毫。现在好了,这条鸡肋或许终于如你所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碍不着你的眼了,你该可以狼吞虎咽、大朵块颐地尽享春晚的美味了吧。恐怕未必,近几年的春晚,赵本山虽成鸡肋,越来越不招人待见,可环顾一下偌大的台面,除了赵本山能稍微刺激起些进食的欲望外,其余菜肴虽多,却无一样能诱人下口。有鸡肋在,就总会给人些吃肉解馋的希冀,所以每年的春晚公直播前,不管你以前怎么瞧不上赵本山,可到了年前这几天,不看春晚则罢,要想一看,真就老赵能给你点憧憬。如今,赵氏鸡肋不在了,把春晚仅余的几点活气,也给带走了,春晚顿如一潭死水一般,再怎么闹腾,也泛不起啥水花来了,想引起些国人的兴致,着实难得很。


不少春晚屏幕前的国人,一边大嚼着赵本山这块鸡肋骨,来给自己的春晚年夜饭充饥,一边又在饭桌上不停地数落它如何恶心欲呕、难以下咽,可赵本山再怎么不是,也不至于强把自己这鸡肋往你嘴里塞吧,如实在看不惯它,尽可以把眼睛一闭,不看就是。一方面没少吞咽赵本山这“下里巴人”中的“鸡肋”,一方面又以“阳春白雪”自居,百般挑剔它的种种毛病,委实有欠厚道。也许,在一些人看来,赵本山就是一块上不了档次的“鸡肋”。的确,在正常的情势下,“鸡肋”无论如何也上不了稍大些的席面,可在国内这神奇的土地上,老赵这神奇的“鸡肋”,竟能登上国内最高的大雅之堂——春晚,而且还一呆就二十年,并成为春晚年年不可缺少、阵阵落不下的顶梁柱,岂非咄咄怪事!


不错,赵本山是地地道道的大俗人一个,从头到脚,都俗得掉渣,从他生下那一天起,就没一天没俗过。可就这样个浑身每个毛眼都俗不可耐的凡夫俗子,正是靠着自己彻头彻尾、淋漓尽致的大俗特俗,才红遍了大江南北,风光无限了二十多年,连向来颐指气使、炙手可热的春晚,都要不得不仰仗他来撑门面。赵本山要不这样俗,那怕仅仅差上一星半点,也绝难有今日这等光彩夺目之万一。由此说来,恰恰是不拘一格、不加掩饰的俗,才成全了赵本山。有些人等,就是在俗上欠了些功夫,才永远也成不了赵本山,只能是羡慕嫉妒恨,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特别酸。其实,说赵本山俗的人,未尝不是俗人一个,眼里既欣赏着赵本山低欲不堪的笑料,嘴上又拿赵本山这“俗物”大做文章,喋喋不休的唾沫腥子乱飞,此等借贬俗来显示自己高风亮节的角色,其格调又能高出多少,再高,也高不出俗人的境界。


既然同是生在一片只能长灌木丛的盐碱地上,就别要求别人长成一株参天大树。本来,水分、养料就不具备,也没什么阳光雨露,却愣要人家往高里长,它长得起来吗,就算强撑着长高点,再“木秀于林”地招来点飞沙走石,它可能立时就得被连根卷起,那岂不是把人家给害了吗。赵本山本就生在个世俗的世界,从小就没接触到什么不俗的东西,学的又都是无俗不成戏的二人转,端得又是不俗不足以谋生的饭碗,又赶上个精神滑坡、物欲横流的俗风日下,才应俗而生成国内演艺圈里红得最发紫的明星大腕。正因为赵本山俗,他才大行于市、飞黄腾达,多亏他与高雅、深刻丝毫不搭界,才成就了他今日之辉煌大业,他若沾上点雅的边,那他离倒霉之日,也就不远了。精灵鬼怪的老赵,绝对是早就看透了这里面的玄机,所以近些年来,他才日甚一日地滑入了低俗的深渊,在满眼尽是条条框框的束缚下,他只好俗气得把底线尽抛,拿些残疾人、寡妇等弱式群体来嚼舌根子了,别人都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只能拿最弱不禁风的说事了。当庸俗成了庸俗者通行证之时,俗就成了在这社会生存的不二法则,要想活得好,俗的外衣再肮脏,也得披上,否则就休想活得滋润。在一个黑社会里,黑老大往往是最黑的人;而在一个俗社会中,最吃香喝辣的,也常常是那最俗的人。赵本山春风得意、牛气十足了这么些年,皆是拜“俗”之所赐,日后他如风光不在,更甚或倒了大霉,那肯定是在俗上不思进取了,真想附庸文雅了,那才会害了他。


还有二十多个小时,春晚就要揭开大幕了,却一丁点胃口,也提不起来。都是赵本山给害的,这些年光拿他那些俗味扑鼻的货色来填胃了,填得胃都中毒瘾了,就好他这一口,真要拿些其它的什么诸如龙肝凤胆之类高高在上的东西来喂,没等吃,就得吐出来。唉,没了赵本山这张屠户,食欲全无,真不想吃“春晚”这带毛的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