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兵:45年前当兵过第一个春节

新兵:45年前当兵过第一个春节 (老K新兵系列)

我1966年入伍,当过兵的人对自己新兵经历都记忆犹新。四十五年过去了,回想起来就像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给你讲述当空军却一头扎进野战军连队锻炼的新兵故事(部队有约定俗成,没来新兵补充,不管多长时间就一直是新兵)。

十二. 新兵在部队过的第一个春节

时间:1967年2月;部队:陆军127师380团红1营2连;任务:株洲火车站执勤;驻地:湖南省株洲市铁路工人俱乐部。

(一) 节前的株洲火车站

从广东省翁源县铁笼山营房,来到株洲市已经快两个月了。我们连担负株洲火车客运站的执勤任务。说是执勤,主要还是帮助维护铁路正常运输秩序,最直接的就是为旅客服务。像问路,问车次,要开水,打扫卫生、帮老弱病残上下车等,都是解放军义不容辞的。原先车站职工属于几个不同造反派组织,机务段、列车段、候车室、加上办公室后勤,你争我斗闹个不停,经常发生丢下旅客去“斗批改、刷大字报”,影响很坏,再加上外来大专院校红卫兵瞎指挥,派性更大了。后来部队慢慢做造反派工作,大力宣传中央“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同时部队带头建立正常工作秩序,营造军民团结氛围,反对把派性带进车站,部队努力做到不偏不向“一碗水端平”。做到私下里和每一个职工交心做朋友,成功化解许多争端。部队逐步得到车站绝大多数职工的信任,起码当班时间不内斗了,大家共同为车站秩序服务。

尽管铁路职工工作正常了,但大串联的群众仍然像潮水一样涌来。进站出站换车签票中转,那叫一个热闹。比如今的“春运”有过之无不及。那时坐火车基本不买票,但要有票才能上车。你觉得奇怪吧?是这样的。学校革命师生串联凭介绍信可以直接到接待站办理免费车票;工厂、农村、机关有介绍信也可办免票;当时地方权力机关都垮了,没人开介绍信怎么办?于是各地都开办联络处(红卫兵的、造反派的、这个派、那个派),你就是没单位,直接找联络处,人家也给办。所以,说是要介绍信,人人都可得来。更有意思的,有人自称“某某派”的头头,手里拿一大摞介绍信,只要同意他的观点,拥护他的组织,签个名点个头,就帮你开介绍信。在车站广场经常有许多串联来的师生,相互都不认识,结帮搭伙找人给开介绍信。接待站见介绍信就发票,所以南来北往人流不断就可以理解了。说实在的,无论接待站、车站还是解放军,都希望串联的群众赶快上车离开,如果积压两天三天,形势就紧张了。

我们连队每天三班倒,保证候车室、站台有军人执勤,群众看见有解放军,就知道车站和列车秩序正常。哪怕列车不正点,甚至挤不上车,解放军去解释解释,人们都能理解。就像现在的堵车,你别尽赖别人车多,自己不开车行不行?想想就慢慢等吧。(关于在车站执勤的有趣故事在专门的帖子以后聊)

由于每天过度劳累,除了上岗执勤,就想倒头休息睡觉。不知不觉快到春节了,有人提起“要过年了”。老班长遥遥头“算了吧过什么年”。是啊,路上不回家的旅客走不完,看着红卫兵把列车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似的,我们哪有心思过节呀。

(二) 除夕晚饭连队会餐

时间:1967年2月8日星期三除夕,晚7点。

中国人有吃年夜饭的传统,听老兵说连队也有会餐的习惯。如果在自己的营房,我们自己养的有猪羊鸡鸭和鸡蛋,鱼塘里还有鲤鱼鲢鱼。连长一声令下,各班都派人去炊事班帮厨,一连三天早就开始准备了。老班长说的兴起,摆出杀猪宰羊的架势。可谈到株洲,大家就泄气了。

连队驻在城市里什么都要买,花销大是不争的事实。那时连队伙食标准低,士兵每人每天2角4分钱,干部4角8分钱。要是在营区,肉菜蛋都是自己的,大米由师里团里农场补助,豆腐豆浆粉条有团里供应。伙食费只是用来买煤和油,如果上山砍些柴还能剩下煤钱,多买白糖味精酱油醋。进了城,虽然伙食费每人每天多补助1毛2分,可处处要花钱去买呀。还有,连队要加夜班,夜宵没什么好东西,总得准备稀饭馒头咸菜管够,又多一份开支。

另外,连队驻在工人俱乐部,那里原是一座古庙,还是市属文物,不能见明火。炊事班就在外面租了间房子做厨房(铁路上废弃的仓库),大锅大灶很费煤,还得靠鼓风机吹,水电费燃料费都从伙食费中支出,能吃到肚子里多少呢?所以,大家对节日会餐不抱希望,能有点肉菜鸡蛋就满足了,至于鸡鸭鱼虾和啤酒没人敢奢望。

平时晚饭都是6点半,节日改到7点,说明炊事班还是努力要改善改善。大家很满意了,不敢奢望有什么硬菜。 因为老兵有经验,如果搞大会餐,各班都会提前两天抽人参加帮厨,到时候有什么菜什么肉都会透露出来,让大家高兴高兴。可这次,都快开饭了,啥动静都没有。

我们新兵不太懂只知道过年了,第一次不在家过年特别想家,如果在车站值勤,忙的一塌糊涂想不了许多。老兵告诉我“新兵第一年都不习惯,吃了年夜饭,就可以算两年头兵了”,尽管我们入伍还不到5个月。

连队值星排长终于吹哨了,集合准备去吃晚饭。由于三排长在车站带班,代理排长值星的是九班长岳剑宏,这位班长外号“老天爷”,是连里最老资格的兵。1958年入伍,比副连长副指导员还老,平时一言九鼎所有排长、班长都服他,64年大比武是团里的全能冠军,就是文化不高只有初小毕业,但为人和气容易交往。全连集合好后,看一眼没有连首长在,就开始发号施令“各班注意,今天是除夕会餐,请大家不要交头接耳,好好吃饭”他大喝一声“明白吗?”。“明白”全连立正回答。这就是“老天爷”的威信,他的意思大家明白,为连里分忧呀。

走出俱乐部没多远,横过马路就是饭堂。进一个小院,里面一间很大的房子像工厂仓库库房。连长指导员早早站在门口,面带微笑等队伍前来。值星排长报告完毕,指导员说“老规矩,唱首歌开饭”,并少有的亲自指挥唱《语录歌》“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唱完歌,连首长没回头进去了。“一班进”老天爷一声令,各班依次进入饭堂。原来一条过道连着饭堂没有灯,总是黑乎乎的往里摸。今天按了灯泡,令人心里畅快,不少人还边走边发表评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真正的惊奇发生在饭堂里。所有人都“哇”的一声大叫。这还是我们那个饭堂吗?往常暗暗的“车间”没有桌子,大家都蹲着吃饭。如今两盏汽灯格外亮,十来个大圆桌摆在当中,凳子椅子齐全。木架搭成的屋顶串上了皱纸彩带,弯弯曲曲就像舞厅一般漂亮。靠近厨房的墙上挂了两个红灯笼,中间一副对联“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横批“新春快乐”。老天爷也傻了眼,不知该把队伍往哪里引,张着大嘴埋怨连长不早说。这个突然袭击把大家都能糊涂了,我们这个穷连队,平时咸菜稀粥都不管够,这排场哪来的钱?司务长把大家安排好,一个班一桌坐下。“我的乖乖”有人发议论了,桌上摆着四个大盘子,盛着糖拌西红柿、拍黄瓜、海带丝和炒黄豆(现在叫凉菜)。每人面前一个中号瓷碗,还有筷子;这里先介绍一下,平时吃饭都是自带家伙,自己的茶缸又刷牙又吃饭,还有一把勺随身挎包总是带着,炊事班从来不配碗筷。大家拿出自己的茶缸,再看看碗,有人聪明立刻猜测“今晚一定有酒喝”,老兵们随声附和表示肯定。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每人都在想。

一阵掌声唤醒了大家,赶快坐直了听连首长讲话。靠近厨房有对联的墙下一张大桌前站着一些人,有好几个不穿军装的老百姓,和连长指导员客气的让着座。大家缓过神来仔细一看,有几个老百姓认得“那不是车站红旗公社的头吗?”,可不是,头以前是副站长,后来被造反派结合到车站领导班子,人很有工作魄力,和部队配合很好,有50多岁的老铁路了。

“大家注意了”,指导员满脸放光彩得站起讲话“今天我们非常感谢株洲车站革委会的领导,株洲市总工会革委会的领导对部队的关心,给我们送来这么多年货,让我们能高高兴兴,愉愉快快过好春节… … ”。随着欢呼声和掌声,菜上来了,酒上来了。大碗的啤酒和大块的鸡鸭鱼肉,陶醉了所有的人。就像穷人家的孩子,离家背井看见了亲人,有了温暖的家。至于吃到什么好东西,如何喝醉了就不多写了,给大家交代一下怎么回事吧。

(三) 部队的所作所为感动了铁路员工

部队刚进驻时,车站派性十足,员工按观点站队互相批斗,技术人员和干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不敢管,后来被夺了权更不管了。许多以前思想工作落后的家伙因造反当上了头,弄的车站按派看人,结果人心涣散、纪律松弛、秩序混乱。加之运输量大增,服务不好旅客与铁路矛盾加大,冲突摩擦不断。

部队进驻后,我们从卫生着手,每天上岗都首先清扫候车室、站台和厕所。把成吨的垃圾运走,还定时擦玻璃、座椅和进站栏杆扶手。一次刚协助上车旅客检完票,累得一身大汗,工作人员都休息去了,我和战友又去扫椅子下面的旅客仍垃圾,这已经是当天上午第三次了,许多红卫兵也过来帮忙,偌大的候车室,立刻变成军民共同大扫除的战场。有的同学从早上开始,已经跟着扫了三趟了,大家有说有笑,互相鼓励,我就叫他们休息,他们说“向解放军学习”。一些回去暂短休息的员工,看得不好意思也出来清扫,人心都是肉长的,这本是她们的本职工作,因为积极性不高,想少扫两次。清扫完,许多红卫兵围拢过来和我们聊天,问这问那一扫候车室沉闷的气氛,人越围越多天南海北的红卫兵小将,互相认识了解着。突然一个女孩喊道“咱们开个联欢会吧!”,立刻得到大家积极回应。“解放军同志,可以吗?”她问,此时没有班长和领导在,我看看代班的老兵征求他的意见“你看着办”,他知道我是连队演唱组的有办法对付。“好”我大声回答,并让女孩当主持人,带领大家唱歌,拉歌;还有人出小节目,唱样板戏,跳舞。我也唱了“李玉和”,“沙家浜”。车站人仍然很多,秩序却好多了,当学生们该上车分手时,都互道珍重再见,热烈场面令铁路工作人员感动,感谢解放军把旅客照顾的那么好。从此,主动和部队联系,重新制定“为人民服务”公约,工作时间内不再搞派性斗争,配合解放军的工作,车站秩序明显好转。

由于我们平时劳动量太大,休息不好加之伙食太差,终于出纰漏了。一天晚班由于列车晚点,车站人太多,挤过来涌过去,六班一名战士累晕倒了。车站革委会领导、造反派头都来看望,医生还没来,有人打开一瓶水果罐头,慢慢喂两口,战士就苏醒了。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饥饿加疲劳造成的。后来,每当我们开饭,都有人到饭堂来“偷看”,我们也见怪不怪,反正白菜咸菜不丢人。后来的故事都是知情人告诉我们的。

来查看我们吃饭的是车站的人,发现我们伙食太简单,都是清水煮菜叶。战士都是大小伙子正在长身体,每天执勤那么大的工作量怎么受得了。一天,炊事班门前突然多了一大块肥猪肉和好几斤豆油,来人放下东西就跑了。司务长闻讯立刻向连长报告。指导员找到车站革委会副主任(老副站长),问明缘由。知道是车站好意送给部队的,指导员当即拿出钱说“部队有纪律,不能拿群众东西”。老站长坚决不收,指导员急了说“不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要犯错误的”。后来,每隔几天或几周都有人放下东西就走,指导员都要把钱送回去。

如此过分的消费,时间一长连队受不了了,账上根本没钱了。可“老乡们”的好心还继续着。司务长苦着脸向连里讨说法“再这样下去,就没米下锅了”。后来听说,连里的干部,拿出自己的工资,为大家付账;再后来,动员5个排长凑钱为大家付账。这些事大家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你想,干部一个月才拿多少钱:排长每月42-49元,最高的连长105元(他是参加解放战争的老兵),指导员才74元。有老婆孩子,多数在农村,经济负担本来就够重的,挣的那点工资都是活命钱呀。

纸里包不住火,车站终于知道了连队的处境,老站长亲自找到司务长了解情况。司务长一五一十告诉地方同志:部队为执行纪律,拿东西必须付款,这是解放军从红军时代就定下的铁律;再困难我们会克服,请不要再送东西了,谢谢地方同志的关照。老站长还是很有心的(他以前当过铁道兵知道部队的纪律),他认真过问连队的开销支出,发现水、电、煤和房租花去大部分。恍然大悟“铁路缺什么也不缺这些,何况部队驻在铁路地盘,为铁路服务凭什么要收费?岂有此理”。咳,怎么说呢,当初部队进来,铁路以为来和他们作对,要接管他们,对立情绪较大,制定了“收费标准”,部队顾全大局老老实实接受了。事后不少群众说,要是国民党“接收大员”,不光白吃白喝还要捞银子抢钱呢。

后来呢,房租水电煤不收费了,肉蛋菜也不送了,慢慢伙食收支也趋于平衡,该花的钱基本都吃到战士嘴里。

过年的除夕大餐,所有东西都是地方慰问的。省市地方有要求“拥军优属”落到实处,部队收下慰问品可以不用交钱,所以铁路带头送来最好的年货,并派来厨师亲自掌勺,让我们痛痛快快吃一顿。

想想这段经历确实令人感动,当新兵驻在城市里,仍然能感觉到“大别山、沂蒙山”一样的军民鱼水深情。

还用那副对联结束老兵的故事:“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

明天就是除夕了,在这里向所有铁血战友和小编们祝贺:龙年吉祥快乐,全家幸福安康,个人事业有成!


本文内容于 2012/1/21 13:25:33 被kjlzyw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