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友回家”上演现实版“爱情买卖

还有两天就是春节假期了,很多在外工作的“剩男剩女”都在发愁如何面对父母亲朋的殷殷询问。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近年来,社会上悄然兴起“租个恋人回家过年”的方式,但“租赁纠纷”时有上演:被租者临时加价,被租者拒不退还长辈给的大额“红包”……昨天,房山法院的法官也对这一新鲜事物进行了风险提示。(1月21日《北京晨报》)


年终了,租个对象回家过年似乎成了“剩男剩女”的无奈选择,而这背后上演的现实版“爱情买卖”却让人深思。不仅仅这其中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和危机,更说明在中国这样的一个社会中,婚姻从来没有变成男女们自己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成为男女们自己手中主宰的命运。因为租对象的原因仅仅是为了给家长“看”,这原本就是一场闹剧,而家长苦苦追寻的这种“看”,这种儿女们必须成家的观点乃是长期以来农业社会的根本遗留,更是中国步入工业文明之后的明显不合拍因素。


在中国,当年纪一旦超越了30岁,显然就成了重点关注对象,一旦自己没结婚,便会被人怀疑为有病或者重点观察对象。这种天天关注和窥探别人隐私的行为其实是一种农业社会中熟人关系的遗留,在那种情况下,人与人之间都是熟悉的关系,而正是因为熟悉才将私人之间的关系公共化,于是,男女之间的婚事也成了一种公共的事件。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似乎不成婚就要死人的。而这样的关注后,也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观点,谁家的媳妇如何等等都是话题之一。其实,想来想去,这样的关注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在工业文明中,人人应该关注更多的乃是公共事件。


中国的社会进化程度可见一斑,尽管在经济上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在文化上依旧落后。这样的结果必然促成了租对象回家的趋势,因为没有其他办法。因为在外的游子确实在多方面不能满足家中父母的愿望,尤其是在婚姻大事上,这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也说明了中国的年轻人活着不是为了自己。想来,这是多么无奈的事情。而这深层次的根源却是为了面子,为了一张脸而活着。在租友回家的爱情买卖在现实上演的时候,其中浸透着的是自己的辛酸,更是整个社会的无奈。


因为从制度变迁的角度上看,这样的一种非正式制度安排要想改变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家长和孩子们共同的努力。要杜绝这样的现象似乎一时半会解决不了,唯有希望长效机制的出现,一点一滴,循序渐进。(文/王传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