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与圣诞节的声音和颜色 莫让压岁钱变了味

春节与圣诞节的声音和颜色




节日本来是时间的里程碑,但也有声音与颜色。中国春节的声音是“闹”,年关一到,到处是声音,这喧闹就是对现世的肯定,就是红粉金沙的今日。拜年要大声,贺岁要高喊,打麻将要脆亮,剁白菜包饺子也要节奏分明,这就是富贵得响亮。更不用说噼噼啪啪响彻城乡的烟花爆竹了。




王安石的《元日》一诗道出了这“闹”字,有道是:“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三十年来,除夕之夜从国外给父母和家人打电话时,往往透过电话听见连珠炮般的爆竹声。记得小时候过年,最盼的是那喧闹,在出国前的几年,因为要用功,最怕的也就是这喧闹,在国外30年,最想念的,最百感交集的还是这喧闹。




西方圣诞节的特点是“静”,从街道到教堂,从林海到雪原,一切静谧如荒漠。这静是对过去的回忆。银装素裹中到处都是两千年前的耶稣出生地伯利恒。大家都轻声细语,生怕惊醒沉睡的初生圣婴耶稣。圣诞节前商业化得厉害,到了圣诞节前夜则万籁无声,大家一起静默祈祷,只见两千年前圣母玛利亚在伯利恒临产,客栈里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便在旅店外的马厩生下了耶稣。最有名的圣诞歌曲Silent Night即言此事。Silent Night通译“平安夜”,其实不对,应该译成“静静的夜”才对。歌词唱到:“静静的夜,神圣的夜!一切都平静,一切都光明”。唱的是静,唱的是星空下的圣洁与宁静。




说起颜色,中国春节的颜色是红的。其实红与闹密不可分,有宋祁“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为证。在红与闹面前,一切都应是实在稳妥繁华。春节的红色表现中国人的乐观精神和对未来幸福的期待。红色之中,看看眼前的一切分明不误。看这大红福字挂倒了,看这红的鞭炮迸出红火与青烟,看这红包里面裹着多少孩童的喜悦和大人的感慨,看这红男绿女不远万里奔来走去,脸上洋溢着兴奋与焦躁,看这红色春联都是吉祥话,分明要凭文字的力量和命运抗争。




圣诞节的基调应该是白色。人人都盼下雪的“白色圣诞节”。白色的雪花在宁静的圣诞之夜旋转飘下,悄悄地盖上世间一切肮脏、不平和丑恶,留给世界洁白纯洁和纯真。




这静与白本是一体,静到极致就是白色,白到纯粹就是静谧。对此我倒有刻骨铭心的感悟。记得几年前的圣诞节前夜,我们夫妇在美国中西部小镇北田雪中散步,皎洁的明月照在无际的雪原上,静与白融为神秘庄严,互相转化,想起千古绝句“明月照积雪”,想起《红楼梦》有“留下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看着家家户户窗中微光下的圣诞树,才懂得死生契阔的凄绝美丽。




春节和圣诞节红白分明,中外有异,似有深意。不过据马可·波罗说,元朝时候,中国春节也崇尚白色。《马可波罗游记》记载:中国的“新年开始于二月(西历),这一天,全国自皇帝、大臣及人民一律穿白衣,举行庆贺,称为白节”。如此看来,白色红色本是相通,七百年一轮回,不必分孰优孰劣,大家抛却是非与烦恼过节就是了。当务之急是不要把节日商业化,一年一次给自己留一片精神后花园。寂静也好喧闹也罢,总该是:风流水转人依旧,是是非非又一年。(赵启光 美国卡尔顿大学教授)




莫让压岁钱变了味







莫让压岁钱变了味




给孩子压岁钱,是中国人过年的一个习俗。早先的压岁钱,也就是个5块10块,然而,这些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压岁钱金额也逐步攀升,由几十元上涨到上百元、几百元甚至上千元。这样一来,给压岁钱就成了一些人心中纠结不已的事情。




压岁钱越给越多,让一些收入不高的家长压力不小。抛开城里人不说,像笔者的一些亲戚朋友,不是在农村劳动,就是在城里当农民工,收入都不宽裕。压岁钱的确让他们感到莫大压力:给多了,经济上吃不消;给少了,又觉得拿不出手,左右为难。对此,网上曾有一项调查显示,有至少35%的人压岁钱支出超过了年终奖收入,这让收入不高的家长们有点不堪重负。




而拿了压岁钱的孩子,一方面攀比,以得钱多为荣,另一方面乱花,不理解挣钱的辛苦。这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也是不利的。更有甚者,压岁钱有时成为一种变相的送礼、贿赂,使原本添喜的压岁钱变了味,其副作用不可小视。




一是影响过年心情。过年了,亲友难得团聚,该是多么愉快的事,但一想到自己一年辛苦得来的奖金(有的还没有)可能倾囊而出,难免有点心疼。不给吧,实在有损脸面,只能“打肿脸充胖子”,搞得心里很郁闷。




二是影响亲戚关系。孩子拿了压岁钱会交给家长处理,家长看到大红包自然喜笑颜开,但如果看到对方只是“意思意思”,内心难免会有想法,结果导致亲戚失和或是面和心不和。




三是让孩子学会了攀比。孩子口无遮拦,自己过年拿到了多少压岁钱往往会在小朋友面前说出来。说者也许无心,但听者往往有意,个中滋味犹如“打翻了五味瓶”。比对方少的,觉得自卑,矮人一截;比对方多的,觉得高人一等,于是处处显摆,比吃比穿比玩,以致养成挥霍炫富的恶习。




四是压岁钱成了变相的贿赂工具。毋庸置疑的是,社会上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会利用过年机会,给领导的孩子送压岁钱。这种“压岁钱”,其实就是一种温情脉脉的贿赂。




当然,给压岁钱是过年的一个习俗,轻易去掉,肯定会让年味淡了很多。因此,笔者提出一个折中的意见——让压岁钱回到象征意义时代,给个10元、20元就好,毕竟,礼轻情义在。要知道,动辄几百元上千元的压岁钱,可能真的会好心办坏事呢。

(转自华声论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