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就是有权出演眼前戏


李承鹏


我小时候有个特别急迫的理想就是游过去解放台湾,由于在新疆,同伴们常为找不到游泳池苦练潜水本领而抱憾。长大后看到台湾议员那些令人鄙视的扔鞋子画面,就稍微放心一些,觉得这么差的素质,不需我去解放它就会自行垮掉。再长大一些,发现低素质的它并没垮掉,高素质的大陆同胞却去观光了,还常被抓到乱扔烟头随便插队。而现在,它正进行嘉年华一样的选举。


哥,哥却不屑地说“你凭什么握我的手,我的手那么高贵,我不跟你握”,扭头离去,周美青仍满脸笑容,九十度深深鞠下去。差不多同一时间,我们这儿的铁道部官员来到售票大厅,面对数千买不到票的群众爽朗地问:你们的票都买到了吧。群众干瘪地笑且鼓掌。 我觉得周美青握手遭拒和铁道部长爽朗问候。其实都是在演戏,可是这戏和那戏,在演技上还是有高下的,更重要的,那边的戏,所有人都有权成为演员,有权决定这出戏,可以临时改剧本、骂导演,视自己才是万千人中真正的主演;这边的戏,售票大厅数千群众跟售票栏杆一样,不过是麻木的道具,修炼到最后,不过跟60年不变的肉体投票机申纪兰老太太一样,成为一具具呆若木鸡围观的传奇。或如网友调侃,台湾同胞自豪地宣称他早上投票晚上就知道结果,大陆同志更自豪地断言,我明早投票,今晚就知道谁会当选。这种自豪真没出息,怪不得这里流行穿越剧。 民主并不高尚,民主就是有权亲自演戏,而不是充当道具。我即时看着票数依次上涨,政治不正确中竟有一股正确的爱国热情,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很临床的代入感……总之,台湾选举是我看过最好玩的台剧,那儿一千八百万主演,无论选择对错都全力出演;这边十三亿人,却装了好久正确的道具。 我谈的是一个华语戏剧史上最多主演的娱乐话题——民主就是有权出演眼前戏。



就在我们这儿争论民主是否要缓行、选举是否会大乱、低素质民众是否配享受民主这些超低级问题时,台湾却从1996年走到了2012年。16年,靠,杨过都等到绝情谷底的小龙女了……还有一奇观,每当大陆游客在台湾乱扔乱插被罚款,就会引发大陆人和台湾人谁素质高的口水,当然我们的结论一定是:大陆人民素质高。并举出台商酗酒嫖娼包二奶等低素质。可是每当有人提出大陆该真正举办一次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时,就会有人跳出来说:不得了呀,大陆人素质很低的呀。




你到底要说大陆人民素质低还是素质高。我觉得大陆人民素质挺高的,我们接受周杰伦、林志玲、蔡康永,豆瓣小资争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影评比导演写得还要深刻,满大街都用着郭台铭厂子里组装的苹果……我们能接受台湾的一切,除了选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群只跟电器配套不跟民主搭线的种类?你当大陆人民是胎生的二极管还是集成电路。所以素质论是个伪论,有人拿三里屯发行苹果新款差点打架来证明大陆人素质低,可你不让他秩序井然去投票,他当然为个4S打架。台湾在96以前的素质你看看龙应台的书就知道了,一样的满地撒尿牛丸。问个资深点的台佬,也会告诉你,过去百货发行优惠券,台北市民一样会为排队打架的。




民主当然不一定能带来高素质,那是另一种扯淡,民主的南非也有持枪抢劫。但是,民主是不让低素质成为一个社会的通行证。过去南非当街屠杀警察也不管,现在不是这样了。想必有朋友正在为这遥远的例子找反驳,那我告诉你一个很近的活案。郭台铭的富士康在大陆跳下来多少人,可这在台湾不会发生,别说十一连跳,三连跳后家属就抬棺上街游行,找政府麻烦,政府不找郭台铭麻烦,法院就会找政府麻烦,法院不找政府麻烦,议员就找法院麻烦……大陆学者于建嵘曾好奇地问:要是议员不找法院麻烦呢。那个被他问及的民众不可思议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样多怪问题,这里是选举制,议员不找法院麻烦,成千上万民众就要找议员麻烦,议员为了下次再当选,他一定找法院麻烦。


我小时候有个特别急迫的理想就是游过去解放台湾,由于在新疆,同伴们常为找不到游泳池苦练潜水本领而抱憾。长大后看到台湾议员那些令人鄙视的扔鞋子画面,就稍微放心一些,觉得这么差的素质,不需我去解放它就会自行垮掉。再长大一些,发现低素质的它并没垮掉,高素质的大陆同胞却去观光了,还常被抓到乱扔烟头随便插队。而今天,它正进行嘉年华一样的选举。 就在我们这儿争论民主是否要缓行、选举是否会大乱、低素质民众是否配享受民主这些超低级问题时,台湾却从1996年走到了2012年。16年,靠,杨过都等到绝情谷底的小龙女了……还有一奇观,每当大陆游客在台湾乱扔乱插被罚款,就会引发大陆人和台湾人谁素质高的口水,当然我们的结论一定是:大陆人民素质高。并举出台商酗酒嫖娼包二奶等低素质。可是每当有人提出大陆该真正举办一次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时,就会有人跳出来说:不得了呀,大陆人素质很低的呀。 你到底要说大陆人民素质低还是素质高。我觉得大陆人民素质挺高的,我们接受周杰伦、林志玲、蔡康永,豆瓣小资争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影评比导演写得还要深刻,满大街都用着郭台铭厂子里组装的苹果……我们能接受台湾的一切,除了选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群只跟电器配套不跟民主搭线的种类?你当大陆人民是胎生的二极管还是集成电路。所以素质论是个伪论,有人拿三里屯发行苹果新款差点打架来证明大陆人素质低,可你不让他秩序井然去投票,他当然为个4S打架。台湾在96以前的素质你看看龙应台的书就知道了,一样的满地撒尿牛丸。问个资深点的台佬,也会告诉你,过去百货发行优惠券,台北市民一样会为排队打架的。 民主当然不一定能带来高素质,那是另一种扯淡,民主的南非也有持枪抢劫。但是,民主是不让低素质成为一个社会的通行证。过去南非当街屠杀警察也不管,现在不是这样了。想必有朋友正在为这遥远的例子找反驳,那我告诉你一个很近的活案。郭台铭的富士康在大陆跳下来多少人,可这在台湾不会发生,别说十一连跳,三连跳后家属就抬棺上街游行,找政府麻烦,政府不找郭台铭麻烦,法院就会找政府麻烦,法院不找政府麻烦,议员就找法院麻烦……大陆学者于建嵘曾好奇地问:要是议员不找法院麻烦呢。那个被他问及的民众不可思议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样多怪问题,这里是选举制,议员不找法院麻烦,成千上万民众就要找议员麻烦,议员为了下次再当选,他一定找法院麻烦。 可见没有好的郭台铭或坏的郭台铭,只有好环境和坏环境下的郭台铭。那里的郭台铭有无数人找麻烦,这儿的郭台



可见没有好的郭台铭或坏的郭台铭,只有好环境和坏环境下的郭台铭。那里的郭台铭有无数人找麻烦,这儿的郭台铭,政府亮着远光灯帮他开道护航……远光灯问题,其实在这里。




有人一定会说,我也知道选举制更公平,可是一选举,多乱呀。是的,别人是乱哄哄选举,太太平平生活;我们是太太平平开会,乱哄哄生活。肯定又有朋友举例,你看陈水扁多贪,总统都敢这么贪,可见民主不见得是个好东西。可是我想尝试另一个句式,看,那儿连总统贪了都敢抓出来,祭个母都得严格审批,这儿连个局长的财产都不敢公示,监狱里伙食还享受正局级,可见民主是个最不坏的东西。




上面一些话本要写在民主系列文章的《民主就是不万能》里,我觉得万能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往往是可疑的(例子自己举)。素质低和要乱套,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是借口——走大街上,你要是对谁说:你素质真低。他很可能上来抽你;你劝他搞民主,他却一脸真诚承认:算了,我素质真低。你要是在网上写条微博,要大乱了。一会儿就有警察找你。可是谈起选举,你说一选就天下大乱。居委会大妈都会表扬你成熟了。


铭,政府亮着远光灯帮他开道护航……远光灯问题,其实在这里。 有人一定会说,我也知道选举制更公平,可是一选举,多乱呀。是的,别人是乱哄哄选举,太太平平生活;我们是太太平平开会,乱哄哄生活。肯定又有朋友举例,你看陈水扁多贪,总统都敢这么贪,可见民主不见得是个好东西。可是我想尝试另一个句式,看,那儿连总统贪了都敢抓出来,祭个母都得严格审批,这儿连个局长的财产都不敢公示,监狱里伙食还享受正局级,可见民主是个最不坏的东西。 上面一些话本要写在民主系列文章的《民主就是不万能》里,我觉得万能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往往是可疑的(例子自己举)。素质低和要乱套,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是借口——走大街上,你要是对谁说:你素质真低。他很可能上来抽你;你劝他搞民主,他却一脸真诚承认:算了,我素质真低。你要是在网上写条微博,要大乱了。一会儿就有警察找你。可是谈起选举,你说一选就天下大乱。居委会大妈都会表扬你成熟了。 至于时机问题,我觉得跟永远摸石头而不过河是同一个问题。有朋友很现实主义地解释:我现在不能将军,就选择拱卒。可我觉得这不是拱卒,是自己在别自己的马腿。民主又不是搞起义,约定凌晨零时一起动手,没那么肃杀,也不必等两三年后,民主就是当下践行,甚至你可以把它成一种必须的娱乐话题。台湾选举给这儿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这几天微博上的台湾艺人普遍热心关注选举,林青霞、黑人建洲坐着红眼航班享受自己的权利,凤凰主播竹幼婷发博“回去首件事,投票”,王力宏、大S都在微博上点评一还是二的声线好,谁出专辑空间会更好。要知道,在世界范围内,这都是显示大牌艺人气质的好时机,并不是组织上侦察你是否有二心的坏时机,也不是代言多少化妆品可以替代的;可这边的演员娱乐精神不够好,还把那边当敌占区,那点小心思不是琢磨着怎么上春晚,就是假装微博里转发着一分钟转运佛。其实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大一尊转运佛。所以金陵十三钗永远得不了奥斯卡奖。另外,参选的那几位可都是当今华语地区最好的演员,为什么不观摩一下政客心机和演技,否则,你永远只能演女地下党员,演不了昂山素季。 民主离你并不远,就是你的眼前戏,只看你愿不愿意入戏。 其实我没把民主当政治而是当戏来看的,那些阿公打麻将时手都发抖了,还坚持写下自己名字,还有个可能投了绿营的阿婆经过马英九时眼神流露出淡然,多有镜头感。更好的例子:马英九夫人周美青,拜票招牌动作是九十度鞠躬加握手,到后来全身哪都不突出只剩椎间盘突出,可还是坚持。那天来到菜市场,伸出手想握一个糙



至于时机问题,我觉得跟永远摸石头而不过河是同一个问题。有朋友很现实主义地解释:我现在不能将军,就选择拱卒。可我觉得这不是拱卒,是自己在别自己的马腿。民主又不是搞起义,约定凌晨零时一起动手,没那么肃杀,也不必等两三年后,民主就是当下践行,甚至你可以把它成一种必须的娱乐话题。台湾选举给这儿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这几天微博上的台湾艺人普遍热心关注选举,林青霞、黑人建洲坐着红眼航班享受自己的权利,凤凰主播竹幼婷发博“回去首件事,投票”,王力宏、大S都在微博上点评一还是二的声线好,谁出专辑空间会更好。要知道,在世界范围内,这都是显示大牌艺人气质的好时机,并不是组织上侦察你是否有二心的坏时机,也不是代言多少化妆品可以替代的;可这边的演员娱乐精神不够好,还把那边当敌占区,那点小心思不是琢磨着怎么上春晚,就是假装微博里转发着一分钟转运佛。其实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大一尊转运佛。所以金陵十三钗永远得不了奥斯卡奖。另外,参选的那几位可都是当今华语地区最好的演员,为什么不观摩一下政客心机和演技,否则,你永远只能演女地下党员,演不了昂山素季。




铭,政府亮着远光灯帮他开道护航……远光灯问题,其实在这里。 有人一定会说,我也知道选举制更公平,可是一选举,多乱呀。是的,别人是乱哄哄选举,太太平平生活;我们是太太平平开会,乱哄哄生活。肯定又有朋友举例,你看陈水扁多贪,总统都敢这么贪,可见民主不见得是个好东西。可是我想尝试另一个句式,看,那儿连总统贪了都敢抓出来,祭个母都得严格审批,这儿连个局长的财产都不敢公示,监狱里伙食还享受正局级,可见民主是个最不坏的东西。 上面一些话本要写在民主系列文章的《民主就是不万能》里,我觉得万能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往往是可疑的(例子自己举)。素质低和要乱套,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是借口——走大街上,你要是对谁说:你素质真低。他很可能上来抽你;你劝他搞民主,他却一脸真诚承认:算了,我素质真低。你要是在网上写条微博,要大乱了。一会儿就有警察找你。可是谈起选举,你说一选就天下大乱。居委会大妈都会表扬你成熟了。 至于时机问题,我觉得跟永远摸石头而不过河是同一个问题。有朋友很现实主义地解释:我现在不能将军,就选择拱卒。可我觉得这不是拱卒,是自己在别自己的马腿。民主又不是搞起义,约定凌晨零时一起动手,没那么肃杀,也不必等两三年后,民主就是当下践行,甚至你可以把它成一种必须的娱乐话题。台湾选举给这儿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这几天微博上的台湾艺人普遍热心关注选举,林青霞、黑人建洲坐着红眼航班享受自己的权利,凤凰主播竹幼婷发博“回去首件事,投票”,王力宏、大S都在微博上点评一还是二的声线好,谁出专辑空间会更好。要知道,在世界范围内,这都是显示大牌艺人气质的好时机,并不是组织上侦察你是否有二心的坏时机,也不是代言多少化妆品可以替代的;可这边的演员娱乐精神不够好,还把那边当敌占区,那点小心思不是琢磨着怎么上春晚,就是假装微博里转发着一分钟转运佛。其实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大一尊转运佛。所以金陵十三钗永远得不了奥斯卡奖。另外,参选的那几位可都是当今华语地区最好的演员,为什么不观摩一下政客心机和演技,否则,你永远只能演女地下党员,演不了昂山素季。 民主离你并不远,就是你的眼前戏,只看你愿不愿意入戏。 其实我没把民主当政治而是当戏来看的,那些阿公打麻将时手都发抖了,还坚持写下自己名字,还有个可能投了绿营的阿婆经过马英九时眼神流露出淡然,多有镜头感。更好的例子:马英九夫人周美青,拜票招牌动作是九十度鞠躬加握手,到后来全身哪都不突出只剩椎间盘突出,可还是坚持。那天来到菜市场,伸出手想握一个糙

民主离你并不远,就是你的眼前戏,只看你愿不愿意入戏。




其实我没把民主当政治而是当戏来看的,那些阿公打麻将时手都发抖了,还坚持写下自己名字,还有个可能投了绿营的阿婆经过马英九时眼神流露出淡然,多有镜头感。更好的例子:马英九夫人周美青,拜票招牌动作是九十度鞠躬加握手,到后来全身哪都不突出只剩椎间盘突出,可还是坚持。那天来到菜市场,伸出手想握一个糙哥,哥却不屑地说“你凭什么握我的手,我的手那么高贵,我不跟你握”,扭头离去,周美青仍满脸笑容,九十度深深鞠下去。差不多同一时间,我们这儿的铁道部官员来到售票大厅,面对数千买不到票的群众爽朗地问:你们的票都买到了吧。群众干瘪地笑且鼓掌。


我小时候有个特别急迫的理想就是游过去解放台湾,由于在新疆,同伴们常为找不到游泳池苦练潜水本领而抱憾。长大后看到台湾议员那些令人鄙视的扔鞋子画面,就稍微放心一些,觉得这么差的素质,不需我去解放它就会自行垮掉。再长大一些,发现低素质的它并没垮掉,高素质的大陆同胞却去观光了,还常被抓到乱扔烟头随便插队。而今天,它正进行嘉年华一样的选举。 就在我们这儿争论民主是否要缓行、选举是否会大乱、低素质民众是否配享受民主这些超低级问题时,台湾却从1996年走到了2012年。16年,靠,杨过都等到绝情谷底的小龙女了……还有一奇观,每当大陆游客在台湾乱扔乱插被罚款,就会引发大陆人和台湾人谁素质高的口水,当然我们的结论一定是:大陆人民素质高。并举出台商酗酒嫖娼包二奶等低素质。可是每当有人提出大陆该真正举办一次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时,就会有人跳出来说:不得了呀,大陆人素质很低的呀。 你到底要说大陆人民素质低还是素质高。我觉得大陆人民素质挺高的,我们接受周杰伦、林志玲、蔡康永,豆瓣小资争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影评比导演写得还要深刻,满大街都用着郭台铭厂子里组装的苹果……我们能接受台湾的一切,除了选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群只跟电器配套不跟民主搭线的种类?你当大陆人民是胎生的二极管还是集成电路。所以素质论是个伪论,有人拿三里屯发行苹果新款差点打架来证明大陆人素质低,可你不让他秩序井然去投票,他当然为个4S打架。台湾在96以前的素质你看看龙应台的书就知道了,一样的满地撒尿牛丸。问个资深点的台佬,也会告诉你,过去百货发行优惠券,台北市民一样会为排队打架的。 民主当然不一定能带来高素质,那是另一种扯淡,民主的南非也有持枪抢劫。但是,民主是不让低素质成为一个社会的通行证。过去南非当街屠杀警察也不管,现在不是这样了。想必有朋友正在为这遥远的例子找反驳,那我告诉你一个很近的活案。郭台铭的富士康在大陆跳下来多少人,可这在台湾不会发生,别说十一连跳,三连跳后家属就抬棺上街游行,找政府麻烦,政府不找郭台铭麻烦,法院就会找政府麻烦,法院不找政府麻烦,议员就找法院麻烦……大陆学者于建嵘曾好奇地问:要是议员不找法院麻烦呢。那个被他问及的民众不可思议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样多怪问题,这里是选举制,议员不找法院麻烦,成千上万民众就要找议员麻烦,议员为了下次再当选,他一定找法院麻烦。 可见没有好的郭台铭或坏的郭台铭,只有好环境和坏环境下的郭台铭。那里的郭台铭有无数人找麻烦,这儿的郭台



我觉得周美青握手遭拒和铁道部长爽朗问候。其实都是在演戏,可是这戏和那戏,在演技上还是有高下的,更重要的,那边的戏,所有人都有权成为演员,有权决定这出戏,可以临时改剧本、骂导演,视自己才是万千人中真正的主演;这边的戏,售票大厅数千群众跟售票栏杆一样,不过是麻木的道具,修炼到最后,不过跟60年不变的肉体投票机申纪兰老太太一样,成为一具具呆若木鸡围观的传奇。或如网友调侃,台湾同胞自豪地宣称他早上投票晚上就知道结果,大陆同志更自豪地断言,我明早投票,今晚就知道谁会当选。这种自豪真没出息,怪不得这里流行穿越剧。



民主就是有权亲自演戏,而不是充当道具。我即时看着票数依次上涨,政治不正确中竟有一股正确的爱国热情,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很临床的代入感……总之,台湾选举是我看过最好玩的台剧,那儿一千八百万主演,无论选择对错都全力出演;这边十三亿人,却装了好久正确的道具。




我谈的是一个华语戏剧史上最多主演的娱乐话题——民主就是有权出演眼前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