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忆“南方谈话”20年

今年是小平同志南方谈话20周年。

20年来,小平南方谈话这一思想理论之花结出了丰硕果实,实现了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国发生的变化及其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

经历了近30多年的高速发展,转型中的中国亦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再一次站在了改革抉择的路口。下一步,中国该往何处?

“尽管目前中国面临困难不少,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我们只有用科学的态度去推进改革开放,才能促进社会主义发展。”李君如说。

日前,中央党校办公室,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接受了记者近两个小时的专访。

李君如指出,在南方谈话发表20周年之际,重温谈话非常必要,要发扬光大南方谈话,才能让我们的头脑更加清晰,在改革困惑中辨明方向,从而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实现科学发展。

记者: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强调抓住机遇,发展自己。他还说当时就是好机会,担心丧失机会。在当时的国内外形势下,如何理解小平同志所说的机遇

李君如:重温南方谈话,首先要学习小平同志怎样判断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从而找到适合中国发展的机遇。南方谈话的发表时间正值国际国内****严峻考验的重大历史关头。国际形势方面,东欧突变、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受严重挫折。国内的形势也不乐观,上世纪80年代的“价格闯关”失败,经济基础差,改革遇到了困难,人们的思想分歧很大,矛盾最后爆发,演变成了****。

与一些人就此认为“形势不好”相反,邓小平认为,属于中国的机遇到来了。他在南方谈话中提到,担心这个机遇丢掉。在他看来,“苏东剧变”后,世界格局由两极化向多极化趋势发展,中国在世界上活动的空间将会更大,刚好可以迎来自身发展的良好机遇。

记者:的确如此,南方谈话告诉了我们应该如何看清形势,应该怎样去看待国家面临的机会和挑战。20年后再重温南方谈话,对于我们今天的改革和社会转型有哪些意义?

李君如: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取得了飞速发展,自身经济结构也到了需要调整的时期。除此之外,科技创新不足等方面的负面效应也慢慢凸显,社会矛盾加剧。

针对社会问题和矛盾,可能有人悲观失望,有人对改革产生了怀疑,有意无意地贬斥甚至否定改革开放前30年的成就和经验,淡化改革开放具备的革命性,甚至认为改革开放之前的30年比之后的30年好。因此,我们重温南方谈话,首先要学习邓小平那种辩证唯物主义的机遇论。

记者:在您看来,目前中国面临的发展机遇如何

李君如:现在中国到底有没有机遇——这是我们今天重温南方谈话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我认为有,而且是一个重大的战略机遇,就看我们是否敢抓住,是否能抓住。

胡锦涛总书记在去年建党90周年讲话中也肯定了这一点,强调我们要牢牢抓住和用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是我们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的关键所在,是对我们党执政能力的重大考验,当然,机遇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在积极应对中找到新的起点。

记者: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谈到,我国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现在我们党提出要“在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同时,统筹经济和社会协调发展”,是否意味着中心任务发生了变化?

李君如:进入21世纪以后,我们出现了许多新的阶段性特征,包括备受关注的城乡发展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等问题,因此要把解决这些发展不平衡问题提上日程。这样,我们必然会碰到一个问题——是否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尽管有了新的变化,但胡锦涛总书记去年在建党90周年重要讲话中提到了“三个没有变”:我们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

胡锦涛总书记在去年春节讲话中强调: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有丝毫动摇。这句话,有人认为新意不够,但我认为这是句新话。它针对的就是,我们不能因为要把社会建设放在突出位置,而忽视经济建设中心地位

今天重温南方谈话,我们要记住小平同志的那句话——“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就是在广东讲的。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无论是政治建设问题、社会建设问题,还是生态建设问题,都不要忘记,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记者:有持不同观点者认为,过于重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忽视其他问题,可能会激发社会矛盾,在改革发展过程中,我们的中心任务是否有必要调整?

李君如:我认为,这是对南方谈话的片面解读,认为邓小平提出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是“见物不见人”,把邓小平放在科学发展观的对立面,这样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再回到南方谈话,第一到第三部分,他强调抓住机遇,解放思想,深化改革,发展自己。但第四部分,提出了“两手抓”,提出了全面发展的问题。

现在,社会建设问题凸显出来,我们要认真去对待。但解决社会建设问题,必须要以经济建设所提供的物质条件为基础。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的国力有限,社会主义本质不可能全部立刻实现,需要一个过程。

在工作中,某些地方某些部门确实出现过“见物不见人”的问题,片面追求GDP,片面追求增长而忽视民生的问题,这并不是邓小平理论的过错,不是坚持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的过错,而是我们没有全面贯彻我们党的路线,没有很好领会南方谈话的精神。所以,不要把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邓小平理论和路线对立起来。

记者:您怎么看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李君如:小平同志是战略家,他懂得怎么样应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因此他要求我们实现长远发展,要始终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在南方谈话中,小平同志紧紧围绕促进生产力发展,实现现代化来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同时他还提出,在整个改革开放中,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仅要发展物质文明,还要发展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一方面,我们要加大社会建设的力度,要推进社会公平正义事业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们依然不能动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记者:南方谈话前,党内外曾经有过一些争议,当时的争议主要存在于什么方面?

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忆“南方谈话”20年

李君如:当时遇到的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中国能不能搞市场经济?无论是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还是西方经济学,都把计划经济等同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

在思想理论上得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回应:一种是放弃社会主义的历史选择,重新回过头去走资本主义道路,把实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作为中国改革的目标;另一种是强调坚持社会主义必须实行计划经济,搞市场经济就是搞经济上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如此重大的分歧和对立摆在邓小平面前。他的回答是: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小平同志的理论创新,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突破,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

记者:您认为,目前我们在改革中碰到了哪些新的问题?

李君如:现在社会很浮躁,都想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以内把我们提出的一些理想的目标变成现实。尽管大家都是一片好心,想让老百姓尽快过上一个享受富裕又公正的新生活。但是,并不是你主观上想怎么样,就能够马上变为现实。我们过去讲,饭总是要一口一口吃的,路总是要一步一步走的。理想目标的实现,是要靠我们长期的艰苦奋斗,才能实现

小平在南方谈话中说,社会主义是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奋斗,才能够巩固和发展的。既然如此,我们应该理智地认识到,共同富裕是我们最终奋斗要达到的目标。

小平他老人家知道我们后面的人要急,他就告诉我们不要急。他还有一句话我们不要忘了,他说“我们的社会主义不够格。”什么时候才能“够格”啊?他说,到21世纪50年代中期基本实现现代化了,那时恐怕“够格”了。

我们不要给老百姓传递一个错误的信号:我们国家明天就能达到共同富裕了,我们明天就能达到公平正义了。当然,目标非常好,但需要时间去实现。不然的话,你说很快就可以共同富裕了,老百姓等了两天,还没有,就失望了,政府失信了,公信力就没有了;再等两天还没有,他们就开始埋怨你了;再等两天还没有,他们就上街了,矛盾也就产生了。所以,国家要全面发展,还是要提倡坚持不懈地艰苦奋斗。我们的理想要全面实现,是要经过我们长期艰苦奋斗的努力。

记者:如何看待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

李君如:增长不等于发展,发展不等于经济发展。但不能认为:发展不需要增长,发展不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因为如果把增长当作发展,不可能持续,但发展没有增长就没有基础了

因此,不能唯GDP论,但不能完全撇开GDP,因为GDP提供了一个经济增长的指标。这个指标虽说不是很全面,但目前为止还是世界各国通行的。我们已经有了科学发展观,现在的任务就是要落实好科学发展观,处理好增长与发展的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