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难”中国史上最耻辱的六千女俘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是靖康之难后抗金英雄岳飞写的一首《满江红》的词。岳飞为何“怒发冲冠”?为何“仰天长啸”?为何“壮志饥餐胡虏肉”?为何“笑谈渴饮匈奴血”?因为靖康之难一直是南宋军民心中得非常之痛。靖康之难不仅是宋朝广大军民深重的苦难,也是宋朝无数妇女深重的苦难


公元1101年,宋哲宗赵煦驾崩,太子赵佶即位,是为徽宗,年号建中靖国。宋徽宗是历史上有名的风流天子和昏君。他以奸臣蔡京为宰相,并重用童贯、王黼、杨戬、朱勔、李彦、高俅等奸官佞臣,使北宋的政治进入最黑暗、最腐朽的时期。公元1118年以后的宣和年间,先后爆发了多次农民起义。宋徽宗虽然镇压和瓦解了这些农民起义,渡过农民革命带来的一场统治危机,但是北方女真族的兴起,却使北宋王朝面临覆灭的命运。


公元1115年,女真族建立金朝后,一直对北宋虎视眈眈。公元1125年,即宣和七年,也就是金太宗天会三年的十一月分兵两路南下,西路由完颜宗翰率领大军从云中府,也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同进攻太原府。东路军由完颜宗望率领,由平州进取燕山府。两路约定攻下太原、燕山府后,西路军进出潼关北上洛阳与南渡黄河直向东京的东路军会师于开封城下。西路军在太原城遭到宋将王禀率领的宋朝军民的顽强抵抗,一直久攻不下;东路军到达燕山府,宋朝守将郭药师无耻投降,金兵遂长驱直入,马踏黄河,直逼东京汴梁城下。


宋徽宗听到金兵南渡黄河的消息后,不敢亲自担当领导抗金卫国的大任,急忙传位给太子赵桓,企图南逃避难。赵桓即位,是为钦宗,改元靖康。这时朝野上下纷纷揭露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李彦、朱勔等“六贼”的罪恶,要求把他们处死,宋钦宗被迫陆续将蔡京等人贬官流放或处斩。


靖康元年正月,宋钦宗迫于形势起用主战派李纲为亲征行营使,部署京城的防御。李纲刚把京城守备设施布置就绪,完颜宗望所率金军就已兵临城下,向开封的宣泽门发起猛烈进攻。李纲组织开封军民坚守城池与金军展开激战,把攻城的金兵击退。完颜宗望见开封一时难以攻下,便施展“以和议佐攻战”的策略,宋钦宗原本就是一个畏敌如虎的昏君,便急忙派使者去金营议和。但李纲坚决反对同金军议和,宋钦宗便借故罢免李纲的行营使一职,废掉李纲主持的亲征御营司,藉以向金人表示议和的决心。


宋钦宗这一倒行逆施,激起了开封军民的强烈愤慨。太学生陈东等在宣德门上书,要求复用李纲,罢免主张和议的李邦彦、张邦昌等人,数万人不约而同来到皇宫之前,声援和支持陈东,要求宋钦宗接见,并砸碎登闻鼓,打死宦官几十人。宋钦宗不得已宣布再用李纲,为尚书右丞,让李纲主持京城四面的防御。这时宋朝各路二十万勤王大军已陆续赶到京畿。 面对这种形势,完颜宗望知道以6万兵马孤军深入是难以攻下开封,于是在得到宋钦宗同意割让三镇后,于靖康元年,也就是公元1126年二月率军北还。


完颜宗望北还,河北一线的战局虽暂时平静,而河东的战事却继续紧张进行着,从靖康元年二月至七月,宋军曾三次动用四十万大军大规模敌驰援太原,均被金军击败,致使宋军主力耗折殆尽。


靖康元年六月,宋钦宗因为厌恶李纲屡言备边之策,借入援太原之际,派他为河东、河北宣抚使,强行把他赶出朝廷。八月,李纲因入援太原失利,又被罢去两河宣抚使之职。没想到两个月后,金军再次南侵。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分东西两路进兵。这时宋将王禀坚守太原已达八个多月之久,因粮尽援绝,九月初三日被攻破。完颜宗翰乘胜南下,直逼黄河北岸的河阳,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孟县。完颜宗望的东路军也于十月初攻入河北重镇真定府,也就是今天的河北正定。金军的这次南侵已摆出了一举灭亡北宋的态势,然而宋钦宗却一心只想投降,在军事上并不做认真的准备,以致使两路金军未遇抵抗,便顺利向东京汴梁挺进。十一月金军东西两路大军会师开封城下,并展开强大攻势。由于开封城内兵力有限,士气不振,不久汴京就被攻破。


虽然汴京城破,朝廷依然决意投降,但汴京军民不愿作亡国奴,抗敌情绪极具高涨,要求参战的人达三十万之众。金军见汴京军民已做好展开巷战的准备,不敢贸然进占全城。于是故伎重施,提出议和要求,向宋王朝索银要物。然而至此危在旦夕之时,宋钦宗仍不能醒悟,他派宰相何栗去金营乞和,完颜宗翰和宗望却要宋钦宗亲自到金营商议割地赔款之事,宋钦宗不得已亲自进了金营求降,献上降表,并秉承金人的意旨,下令各路勤王兵停止向开封进发,对自发组织起来准备抵抗的民众进行镇压,然后金军大肆搜括宋朝宫廷内外的府库,以及官、民户的金银钱帛。当时正是严冬季节,大雪纷飞,被掳掠一空的汴京军民遭受饥寒无情的袭击,冻死、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宋钦宗的投降政策,使汴京军民遭受无以复加的灾难。


靖康二年正月,金军先后把宋徽宗、宋钦宗拘留在金营,二月六日金主下诏废宋徽宗、宋钦宗为庶人,另立同金朝勾结的原宋朝宰相张邦昌为伪楚皇帝。四月一日金军俘虏徽、钦二帝和后妃、皇子、宗室、贵戚等六千多人北撤。宋朝皇室的宝玺、舆服、法物、礼器、浑天仪等也被搜罗一空满载而归。北宋从此灭亡,这就是所谓的“靖康之难”,也称“靖康之耻”。然而更难的苦难还在后面,这是徽、钦二宗这两代宋朝君主做梦也想不到的。


在一般人的眼中,战争仿佛只是男人们的事,女人们则可以远离战场,在后方承受相思之苦以及可能有的功名和不幸。但是,在男权占绝对主导地位的社会中,女人们决没有如此轻松,她们经常成为战争的牺牲品或战利品,往往承受着比男人更多更沉痛的苦难。靖康之难就是一例。


据《开封府状》记载,金兵围攻陷汴京前后,大肆烧杀掳惊,奸淫妇女,无恶不作。除金银财物之外,他们大量俘虏宋朝官员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据《瓮中人语》及载,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刘皇后家、蓝从家、孟家,沿烧数千间。斡离不掠妇女七十余人出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hgfcsf

蒙古和南宋联合灭金总算报了大仇,金国的妇女后来也很凄惨的。

拜托LZ长点脑子好不好,本来大过年的不想骂人,但LZ实在是没事找事的主,再写这篇帖子先分清中国的版图再来说,要说中国历史上最耻辱的女性俘虏,只能是清末至抗日战争这段时间,无数次的外鬼侵华给中国女性造成的耻辱。而宋朝时,你看看版图就知道了,中国当时一分为二,北面是金,南面是宋,就相当于三国时,你能说蜀就代表中国,其他两国是什么。

后来金国设立浣依院来关押这6000女子,金国官员们喝酒性起,便到里面去随便抓几个来解决问题。就是后来高宗的母亲也在里面生下过野种。妥协不但害男人,也害女人呀

 以下是引用kldph 在第1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rhf1124 在第13楼的发言:
宋朝的失败是官场的失败,也是赵匡胤的失败,重文轻武啊,害死多少人

这和重文轻武的政策无关。关键是宋徽宗、宋钦宗二帝贪图享受,对遇到的事情没有主见,特别是对官员的任用,选拔人才只需投其所好,将真正的有才之士反而排斥在外,重文凭轻人品。

当然和重文轻武有关,而且是直接关系,宋朝总结前朝的教训,害怕军人造反,稍微有点能耐的将领都不得重用,结果三百年的宋朝,两次亡于异族。宋朝的政治很清明,经济很发达,最终也没有因为内部问题亡国,而是亡于异族番邦。宋朝很好的告诉我们,即使不落后也会挨打,军事经济要两手抓才行

 以下是引用西门重庆 在第16楼的发言:
后来金国设立浣依院来关押这6000女子,金国官员们喝酒性起,便到里面去随便抓几个来解决问题。就是后来高宗的母亲也在里面生下过野种。妥协不但害男人,也害女人呀

是浣衣院,就是洗衣房的意思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