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择校费高达25万,拼爹还是坑爹!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贴出一份2011年北京市部分重点小学“幼升小”的择校费清单。清单显示,北京市景山学校择校费高居榜首,高达25万元;紧随其后的北大附小18万元、实验二小17万元。据记者了解,该择校费是北京教委统一要求的数额(最高3万元)以及人情关系费、中介费等的总和。不少网友有感而发:“这真是一个拼爹的时代啊。”(广州日报1月19日)

时下全社会都在忽悠“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起跑线无非就是那些奇货可居的教育资源而已,而正因为这一畸形扭曲的教育思维,最终被利欲熏心唯利是图的形形色色教育机构利用,成了名符其实的诈钱机器,当然忽悠的是那些可怜孩子家长的钱,从中考、再到小升初、再到现在如北京的幼升小,还有各种只要你能想象得到的从幼儿到高中生培训机构。但象北京这样,幼升小都能收到数万到25万的择校费,则实属登峰造极了,能拿出25万来上所谓的重点小学,绝非一般工薪阶层所能仰望,最终也只能拼爹了,反正如今也是个拼爹的时代,原以为一般只是就业或办事需要拼爹,没曾想上个小学也需要拼爹,真是令人感叹。


我们看到报导说,据了解,义务教育阶段名校收取“赞助费”其实是“合法”的,经过有关部门许可。北京市小学和初中择校费的“法定”标准约为3万元,但因人而异,被要求缴十几万、几十万元的大有人在。家长将择校费存到区教委指定的银行账户或教育基金会账户上,但无任何正式单据和凭条。区教委一般按70%~80%的比例返还给学校,主要用于改善办学条件和教师待遇。正因为如此,名校收费的动机十分强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去年9月公布的《北京市小升初择校热的治理:路在何方》调查报告显示,北京小学生的择校费已猛增至8万元至25万元,几家重点学校凭借“小升初”的机会,每年就可创收15亿元。


15亿元的天文数字,恐怕一些贫困或偏远地区几年的教育经费也比不上他们一年收取的择校费了,事实上因为收取择校费已经成了一门赚钱的产业,而且当地教育部门也能提成,所以那些所谓的重点小学,真正就近入学的小学生仅仅只占学生总数的20%,也就是说绝大多数是择校生,而这是随着近年来“小升初”择校热的蔓延,以及出现“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幼升小”的择校竞争也变得异常激烈和复杂,与“小升初”类似,也出现了以权择校、以钱择校、考试入学等多重方式。巨额的择校费形成的结果就是那些所谓的重点小学的学生非富即贵,成为以招收择校生为主的“贵族学校”。收这么多的钱干了什么?据说一是硬件投入,二是老师待遇提升,普通的实验设备居然都从国外进口,穷奢极欲到几乎变态,有北京的教育专家就曝光说:“这些被家长称为‘牛小’的小学究竟有多牛,可以从以下事例中窥得:其教学实验设备多是从英国进口,校庆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运动会在奥运会主场馆鸟巢举行,学生文艺表演在国家大剧院举行。”


这到底是在试图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呢?真的进了这样的学校,孩子就赢得了起跑线?或者说小学教育到底应该侧重于什么呢?北京的教育部门何以在不当利益面前公然放纵这种明显有违教育本质和目的的扭曲教育呢?公众一直在声讨政府在教育资源分配上实施不公平的倾斜政策,甚至从小学基础教育阶段就刻意如此,显然是典型的唯利是图行政,为了谋取巨额利益,故意在经费投入、教师配备、硬件建设、招生等各方面采取倾斜性的优惠政策,形成与普通学校的巨大差距。以至于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名校与普通学校之间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继续扩大,这种过分照顾少数权势阶层而忽视绝大多数孩子平等教育权的政策,显得极不道德,更不公平。


当高达25万元的巨额择校费展现于社会,其结果必然是呈现出穷奢极欲的拼爹局面,教育部门忽悠孩子家长的钱财,丧失了基本的教育公平性原则,家长花了钱,又未必能获得实在的教育结果,这一点教育部门比谁都清楚,这个奇货可居的畸形教育产业市场的形成,本身就是教育部门精心策划和炒作出来的生意招牌,而很大程度上对拼爹的孩子们并不一定带来有益的教育成果。比如有家长就称:“其实家长花了大价钱,削尖脑袋挤进重点小学并非理性,最主要的是孩子身心健康。听说有个孩子上了一年实验二小就赶紧转学了,因为进去后发现周围的同学非富即贵,自己用的东西都跟别人不一样,他妈妈一看不对劲,最后考虑再三,将孩子从这所著名小学转学了。”,可见这种教育环境,未必能起到正面的教育结果。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大忽悠,最终也成了教育机构谋财的大卖点,家长趋之若鹜固然不理性,但教育部门对此应承担更大的责任,国家的基础义务教育被扭曲异化到这种变态的程度,是教育的耻辱。如果拼爹的结果除了满足教育机构唯利是图的目标和孩子的虚荣心,那对家长来说,这无异于坑爹游戏,输掉的是孩子的未来、教育的未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