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不知不觉之间,时间已经步入到了公元2012年。昨天下午,天空中飘飘洒洒地下起了天气预报误报已久可又一直未曾与我们亲切见面、似乎是有些“害羞”的小雪。

正当小区里的几个孩童无忧无虑地在雪地里相互追逐打闹和欢喜之余,站在窗口的老海却有一种深深的担忧,唯恐这个新春佳节又成为了一个给大家带来无法想像麻烦和痛苦且风雪连天、道路泥泞的“湿年”。

的确,民间有着“干冬湿年”的说法!

说到2012年春节期间在江淮流域可能会普降又迟迟不到的大雪,让我不禁想起了2008年那场发生在中国南方的特大雪灾!

2008年中国南方雪灾,是指自当年1月初至2月底在中国发生的大范围低温、雨雪、冰冻等自然灾害。当时,中国的上海、浙江、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等20个省(区、市)均不同程度受到低温、雨雪和冰冻等灾害影响。

截至2008年2月24日,因这场特大雪灾,以上地区死亡129人,失踪4人,紧急转移安置16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78亿亩,成灾8764万亩,绝收2536万亩;倒塌房屋48.5万间,损坏房屋168.6万间;因灾直接经济损失达1516.5亿元人民币。

这场雪灾,还造成森林受损面积近2.79亿亩,3万只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雪灾中冻死或冻伤;受灾人口已超过1亿。其中湖南、湖北、贵州、广西、江西、安徽、四川等7个省份受灾最为严重。

不仅如此,暴风雪还造成多处铁路、公路、民航交通中断。由于正逢春运期间,大量旅客因此而滞留站、场、港、埠。另外,电力受损、煤炭运输受阻,不少地区用电中断,电信、通讯、供水、取暖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某些重灾区甚至面临断粮危险。

由于接近春节,大批外地民工返回家乡以致大批旅客等候,但雪灾也导致连接南北的铁路大动脉京广铁路湖南段的电气化接触网受损,期间无法开行电气化列车,引致多班列车取消。京珠高速公路湖南段因路面积雪、结冰而封闭,数万车辆滞留。长江流域多城市机场因积雪被迫关闭,大量航班取消、延误。

在那场几十年不遇的特大雪灾发生之际,我作为一个亲历者,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了一次在雪后湿滑的高速公路上艰难返乡的痛苦历程。

、、、

日历翻回到2008年的1月28日,这天下午,我和来江阴探望我的妻子以及女儿刚从“大润发”超市逛街回来,灰暗的天空中便开始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鹅毛大雪。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1:2008年1月28日,小区雪景。)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们惊喜地发现:眼前的整个大地已是一派银装素裹的洁白世界。而我们所居住的小区也已被大雪给厚厚地覆盖,仿若童话般的世界一般。

见此美丽且难得的景致还有那南方难得一见的大雪,爱热闹的女儿便招呼我们下楼去堆雪人。

正当草草收拾好手中的文案的我找来一把铁锨准备施展一下自己的雪雕功底时,没想到,早已筹划好针对我计划的他们娘俩却首先对我发难——合伙对我展开了雪球攻击。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以我老海的单方面“惨败”而告终、、、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2:2008年1月29日,我们一家三口在小区里打雪仗。)

因为2月7日即是新春佳节,于是,当妻子陪着女儿在户外雪地间继续欢天喜地玩耍之余,我开始回到楼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同我的司机老伍一起认真讨论如何在这种冰雪天返回安徽蚌埠家中这一头等大事。(司机老伍是跟随我多年的优秀驾驶员,也是安徽蚌埠人。)

从昨天这场暴雪降临之后,江苏省和无锡市电视台就一直在播放着有关这场大雪的新闻。最夸张也是最让我关心并揪心的一件报道就是:因为大雪封堵,作为沪宁高速公路向西北延伸路段咽喉的南京长江二桥已经开始时断时续地关闭。目前,已经致使很多车辆滞留。

通过认真的讨论和对形势的分析,最后,我们决定:2月1号的早晨从江阴启程回家。反正公司已经放假,归乡之事,宜早不宜迟!

为了应对回家路途上可能遭遇到的紧急突发状况,我和老伍商定后决定:除了所乘坐车辆提前做好各项安保和应急措施之外,还要重点准备好我们四个人二天时间的足够饮用开水和各种食品。(在正常情况下,从江苏江阴到安徽蚌埠的里程只有400多公里,只需5个小时行程。)

制定了“作战”方案之后,拥有20多年驾龄、经验老道、办事认真的老伍即开始了认真的准备工作。

在把车开到临近的4S店又做了一次车辆维保之后,他除了仔细检查了车辆自带的千斤顶、工具箱和备胎等装备之外,还专门购置了牵引绳、工兵铲、大功率照明灯以及大容量的暖水瓶和足够我们4个人路上食用4天的各类食品。(他把计划又扩大了一倍。)

就在我面对出行的道路选择而举棋不定、反复斟酌之时(从江阴回蚌埠有二条道路,分别是江南的沪宁高速和江北的扬州快速公路),我妻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在路上万一遭遇长时间堵车而用于低温保暖的二床羽绒被以及各种常用药品。当然,个人身着的衣物也是必须提前准备好的。

当然,我那当时正在读初三的女儿也没有闲着,她则是重点准备了紧急情况下用于呼救求援的4把哨子和其它吉祥物。(这可能是电影《泰坦尼克号》对这位小朋友的影响太深了。)

1月31号晚间,关注时事的我们从电视新闻中得知,位于我们西行必经之路上的南京长江二桥已经因路面积雪、结冰而遭封闭,数千辆车辆及人员被困在长江二岸的数百公里高速路上进退不得。而且,其中的部分严重受困者,已经被围堵长达4天之久。

根据这个消息,我们认定:影响我们此次西行的最大问题就是那座“操蛋”的南京长江二桥。所以,如何解决过江问题已经成为当前的重中之重。

据此,身为“前敌总指挥”的老海果断决定:“明天9点准时出发。第一步,就是从我们目前所在的江阴长江大桥迅速过江。然后,再沿江走扬州快速路经南京的江北县区六合前往安徽、、、”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餐、补充完能量的我们4人准点起床,信心百倍地准备开始此次前途未卜的归乡之旅。可以说,我和老伍二人内心还是极为紧张的。

就在司机老伍启动发动机热车、我带领公司几个文员帮助搬运物品上车的过程中,我看到老伍恰在此时接听了一个电话。其间,他向给他打来电话的对方建议到:“我认为你们还是在到达无锡后,立即转上锡澄高速北行,然后,从江阴长江大桥过江。千万不要走南京长江二桥,那里已经被堵死啦、、、”

开车之后,老伍告诉我:他的一位朋友载乘着公司的三位老总已经在上海驶往蚌埠的沪宁高速公路苏州与无锡路段之间了。他建议他们按照我们制定的计划,由沪宁高速转道锡澄高速,从江阴过江,再经过扬州向安徽方向运行。

一个小时后,从老伍接听的电话里我们得知:他的这位司机朋友并未听取老伍的建议由沪宁高速转道锡澄高速。这主要的原因还不是他朋友本身,而是因为车上乘坐的一位公司副总坚持要走他自己非常熟悉的南京长江二桥。

就因为这位副总这个愚蠢且固执的决定,结果,他们一车四个人就付出了在路上被堵困整整32个小时的惨痛代价。直到我们4人已经安全抵达蚌埠的整整24小时后,他们才狼狈且又饥又困地回到了可爱的家乡——安徽蚌埠。

、、、

出发半个小时后,我们的车辆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情况下,便顺利地通过了巍峨的江阴长江大桥,来到了江北那宽阔无垠的一片雪夜之中。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3:2008年2月1日,美丽的江北雪野。让我想起了“好一派北国风光”的著名诗句。)

就在我和老伍为了我们俩的聪明才智和高明之举而相互吹捧时,问题来了,只见,前面车辆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然后,整个车流就不再动弹啦!

看来,人还是谦虚的,任何时候都不能骄傲呀!这不,一骄傲问题就开始出现了。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4:2008年2月1日,我们的车辆被堵困在京珠高速靖江段。)

还好,这次堵塞的时间并不是太久。因为仅仅40分钟后,前方的车辆便开始了缓慢而有序的运动。

向前时断时续地行进了不到2公里,我们发现,路旁的隔离带边停靠着一辆豪华“奔驰” 汽车和一辆已然严重在尾部受损的“本田”汽车。看来,是这辆霸气的“奔驰”把这辆倒霉的“本田”从后面给“爆了菊”!

哈哈哈、、、看来,小日本还是比不上德国日耳曼!

随着渐渐加速的车流,我们保持着车速和前后车距,继续谨慎地行驶着。

很快,便来到了换道前往扬州的分道口。这时候,老伍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他那位正在沪宁高速公路上上驱车狂奔的司机朋友。

只听见对方似乎有些得意地告诉老伍:“伍哥,这沪宁(公路)上的情况很好呀,没有发现堵车的现象。路面上也没有什么积雪啦。看来,我们选择走沪宁(公路),还是走对了!嘿嘿嘿、、、”

闻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心头不觉掠过了那么一点失望的感觉。因为,较之我们当前所走的扬州快速路,沪宁高速肯定是要好走一些,而且,多次往返蚌埠和江阴之间,通过实地测试,走沪宁高速时,似乎还要更省钱很省时一点。

就在我略有所思之际,正在聚精会神开着车的老伍闷闷地对我说道:“这小子这下子得意了呀,因为,我昨晚跟他已经约好:他今天提前二个小时从上海出发,要是他能赶在我们之前到达蚌埠,今天晚上就由我掏钱请他洗澡、喝酒。这个臭小子、、、”

说完这几句话,老伍心有不甘地摆弄起了前仪表板上的开关,将正在播放的音乐CD调成了江苏的交通广播频道。看来,他需要及时地了解一下沪宁高速乃至南京长江二桥此时的时事路况。

正当老伍闷闷地开着车、听着广播、焦急地搜寻着对自己有利的信息,而我已开始闭目养神之际,突然,老伍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看了一眼老伍的表情我就断定:还是那位让老伍心烦的司机兄弟打过来的电话。

“老伍,完蛋了,我们被堵在这沪宁路上了。前面黑压压的全是车,后面还有车源源不断地赶上来。看来,真被你老兄给说中了。快、快,帮兄弟一把,给我支个招,现在,我该怎么办才好、、、”

闻听对方被堵在了沪宁高速上,原本有些郁闷的老伍顿时就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整个人都来了精神头。只见他正了正原本有点弯曲的身子,在详细了解了对方所堵位置之后,像个经验老道的向导一般对对方积极建议道:“根据你所描述的位置,你们继续向前行驶几十公里就是润扬大桥的分道口。现在,我建议你们转道上通往扬州方向的高速,通过润扬大桥过江,再与我们在江北汇合、、、”

其实,老伍此时真正关心的并不是晚上回到家里让他花钱请洗澡和吃饭这件小事,而是他很在意与人打赌的输赢这件事对他精神上的摧残。与他交往十余年的我早已了解:他就是这样的一个X人,可以笑对金钱上的得失,却不愿承受精神上的输赢。所以,见对方有难处,他马上便满腔热诚地开始给朋友支起招来。

谁知,这一次又是老伍的一厢情愿与自作多情,人家对方车里那位混蛋透顶的副总坚持要继续走沪宁高速,全然不顾当前已经极度拥堵的路况。

、、、

我们行驶在平坦宽松的快速路上,二个小时后,就已经远远地路过了扬州城,来到了仪征与六合的交界地段。这时候,老伍接到了他的那位远在沪宁高速上的兄弟短信:“伍哥,我被死死地堵在了南京郊外了,前进不了,也后退不得。哎呀——我真TMD命苦呀!”

老伍看完这条短信,又将CD里正在播放的音乐调到了江苏交通台。这时,电台里正在播放着江苏交通台前方记者在南京长江二桥上的现场采访:

“我台前方记者正在南京长江二桥的现场采访一位被堵困了三天的大货车司机、、、”

“我台另一路记者刚刚发来消息,一位刚出生37天的婴儿随同他的母亲和外婆于今天早间出发前往青岛,而他们乘坐的旅游大巴却被困堵在南京的绕城公路上。

目前,南京交警支队高速大队正在开辟绿色生命通道,对这名婴儿实施紧急救援。他们力争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这被围堵的祖孙三人安全护送到南京市区的一家酒店。

经过连线,这家酒店的总经理目前表示:他们已经备好了一间豪华套房,将免费为这一家三口提供最一流的服务,确保他们明早乘航班返回青岛、、、”

我汗:这对带着婴儿的母亲和外婆可真是二位天上不多、人间少有的“大仙”呀,这、、这这,出生才37天的婴儿也敢带着她进行长途奔波,真是一对不缺乏大无畏精神的猛女呀!

听着这些令人心揪的广播和消息,坐在车里的我们四个人一时间谁也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望着身边不断闪过的原野,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

、、、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的车辆已经行驶到了南京下辖的江北六合地界。这时侯,刚刚减速变道的老伍突然发现,下方那条我们即将并入的路面上挤满了车辆,而且是一眼都望不到头地停在那里。

TNND,这眼看着就快驶出南京乃至江苏的地界、到达我们安徽那略显贫穷但却充满着亲情的土地,怎么偏偏就在这里又给堵上了呢?这真是:千算万算,一点算不到也不行呀、、、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5:图为车辆拥堵成长龙的高速公路六合段。)

这段只有二十公里的路程整整堵了我们有二个多小时的时间。

就在我们焦急等候、车辆亦步亦停期间,我们这条由车辆排起的长龙一侧,经常时不时地窜出一、二个手提暖水瓶肩扛碗面袋的农民或周边居民,大声且有点得意地向我们这些受困着搭讪着、叫卖着和炫耀着他们手中的食物。

喜欢感情用事、常常怨天尤人的老伍,此时,把他个原本就不太白净的黄脸绷得更长啦。

只见他狠狠地关掉了江苏交通台正在进行报道的广播,把头伏在仪表板上,低声咒骂着这该死的道路和这令人气恼可又无奈的天气。

在这个过程中,那位注定要请他洗澡和喝酒的伙计还在沪宁高速的车流中不时地给他发来信息,向他不断抱怨着自己的倒霉境遇,偷偷发泄着对那位副总的满腔愤慨!

缓慢如牛车爬行一般地继续向前行走了约有十几公里,这时,随着老伍的一声惊呼,我们都侧目向他手指所指点着的车头右侧望去。只见,一座倒塌在地的加油站赫然出现在我们都呈现惊诧状的视野里。

看来,这场暴雪还真不是只给人们带来艰难出行的困扰,而是因灾造成了直接且很巨大的经济损失。看着眼前这已完全坍塌报废的加油站,我默默地想:不知道在这倒塌的建筑底下,有没有无辜的生灵!但愿佛祖保佑天下苍生吧。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6:长江以北的南京郊区,一座被暴雪一夜压垮的加油站。)

就在我们凝神观看着路边的骇人景象,心里在犹自胆寒之时,前方的车流竟然一下子变得畅通起来。我们都不知道是何原因,只是突然间有了一种仿若死里逃生的异样感觉。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着的老伍开口向我征询起了意见:“海总,前面不远处有一个高速出口,你看,我们是继续前行走高速,还是从这个出口出去走下面的国道?”

“你是什么意见?”

“我、、我认为:根据现在的情况,还是下去高速走国道为妙。谁也不敢保证,从这里到安徽的这一段高速不会再次出现堵车状况。”

“好,那就下去改走国道。”我果断而坚决地做出了最后决定。在当前这个时候,没有时间犹豫,也不允许犹豫,处在密集车流中间的我们,不是提前变道、就是继续前行。谁也不知道哪一条选择是真正的阳光大道。只能凭着几秒钟之间的直觉快速做出一个决断来。

在技术绝对娴熟的老伍硬是急出了一头大汗之后,我们才不好容易地从五路并行的车流(原本只是标准的单向三车道)最里侧艰难变到右侧的匝道,勉勉强强地下了高速公路,通过收费站,逃也是地离开了这条该死的高速!

沿着国道、随着渐渐稀疏的车流,又向西行驶了几十公里后,我们来到了江苏省和安徽省的二省交界之地。这时候,路边又一座被大雪积压倒塌的加油站钢架废墟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我们虽已不像开始看见时那般地惊讶,但还是止不住有一种悲呛的感觉、、、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7:图为安徽与江苏交界处又一座被暴雪压垮的加油站。)

老伍第四次接听到他朋友的电话,对方还是无限的无奈与郁闷语气。他沮丧地告诉老伍,他们的车辆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高速路段的服务区,正在异常拥挤的停车场里稍作休息并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与此同时,他还悄悄地、略有些得意地告诉老伍:“我正在厕所方便,顺便回避一下,因为,目前车上的那二位公司男性副总正为了这次误走沪宁高速这个错误的决定而吵作了一团。说不定还会打起来。嘿嘿嘿、、、”

听到这里,无限喜悦之情洋溢在老伍那黄廋的脸上。这不能不令他感到高兴,谁叫对方的那位一意孤行的副总不理会他当初的一番好意和苦苦相劝呢。

迎着渐渐西下的红日,在轿车平稳驶过一座公路桥之后,我们进入到了安徽那略显贫瘠但却视野开阔的地界。

一路上,我看到,这条省级公路上,只是在路边堆积着少部分的残雪,并无路面积雪以及冰冻的状况发生。看来,负责此路段的安徽路工已经提前做好了功课,他们用勤劳的双手保证了这条省道的畅通。

(8:可爱的安徽,畅通的省级公路。)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

下午17时20分,我们的车辆顺利抵达此次“旅行”的终点站——蚌埠,圆满地完成了2008年的春节归乡之旅。较之以往的行程而言,本次长途花费了8个多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比平时多耗时近3小时。

而与此同时,老伍朋友那辆豪华的韩国产“双龙”越野汽车,还是老老实实地趴卧在南京长江二桥以东那车流一眼都望不到头的沪宁高速公路上、、、

、、、

第二天的晚上18点整,坐在家中餐厅中刚打开一瓶红酒、正准备和妻子、女儿共进晚餐的我接到了老伍发来的一条信息:“海总:您好!‘双龙’汽车刚刚进入蚌埠地界。晚上有人请我吃饭、洗澡。如有事情需要用车请联系我。若有迟复,请予谅解!

哈哈哈、、、”

————————————————————————————————————

最后,祝所有自驾回家过年的朋友:旅途顺利、平安返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文中图片资料:2008年1月28日——2月1日,索尼N1相机,800万像素,晴天。


想了解真实的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

——《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春节回乡路,自驾也崎岖呀!


中华铁血军团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http://group.tiexue.net/hai/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