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抗战前国军神秘的的化学兵工厂

9.18以后,国民政府为了对付日军可能进行的化学战,决定筹建一座化学兵工厂,并秘密商的美国同意协助建厂。1932年4月,军政部派化学专家吴钦烈赴美考察并洽谈设计与订购设备,经协商双方确定由美方技术人员负责设计和来华帮助设备安装,向美方订购设备有:伊利湖化学公司设计的催泪气(代号“园药”)厂,喷嚏气(代号“锥药”)厂,泡肿气(即芥子气,代号“方药”)厂、烟雾弹装填厂和化学战剂弹装填厂;孟山多化学工厂设计的接触法硫酸厂;韦氏华哥公司设计的华氏电解槽食盐电解厂。并向英国订购750千瓦汽轮发电机及配套蒸汽锅炉一套。同时聘请白伟德等6位化学专家来华帮助工作。

1933年1月,在巩县孝义镇巩县兵工厂附近选定厂址,征地630亩。1933年7月巩县化学厂筹备处成立,10月改名为石河兵工分厂筹备处,1934年5月,再改名巩县兵工分厂筹备处。1934年底厂房与设备基本安装就绪。1935年,化学战剂各厂陆续开工试生产(除方药厂和化学战剂弹装填厂1936年上半年开工生产),1936年2月巩县兵工分厂正式成立,该厂名为分厂,实际为一独立生产厂,与巩县兵工厂分开结算,而且因为对外保密,厂名也一变再变。

兵工署在筹建化学厂同时,1933年11月还成立了防毒面具筹备处,也在巩县兵工厂附近建厂,1934年12月其筹建工作并入巩县兵工分厂筹备处办理,成为巩县兵工分厂的第九工场。

巩县兵工厂筹建费用(不包括防毒面具厂)分两部分:向外国订购设备和来华人员费用,共支付美金48万元,征地、厂房、设备安装、辅助工程、铁路专线等,共支付国币150万元。

在该厂建设过程中,蒋介石非常重视,曾先后3次到现场视察。这也保证了该厂建设的顺利进行。

巩县兵工分厂各工场出品和生产能力为:

1.第一工场,硫酸厂,出品98%硫酸和105%发烟酸。日产1.5万公斤。

2.第二工场,电解食盐厂,出品液氯、烧碱,盐酸、烟雾酸、漂白粉等,日产液氯、烧碱各1000公斤,盐酸2000公斤。

3.第三工场,炮弹装填厂,出品10公斤化学战剂炮弹或炸弹,日产500枚

4.第四工场,方药厂,出品泡肿气,日产1000公斤

5.第五工场,锥药厂,出品喷嚏气,日产250公斤

6.第六工场,园药厂,出品催泪气,日产250公斤

7.第七工场,烟雾罐装填厂,出品烟雾弹,日产烟雾罐300个

8.第八工场,活性炭厂,为续建工程,向德国购买设备未运回,未建成

9.第九工场,防毒面具厂,出品24式防毒面具,日产250副

10.第十工场,动力厂,发电机功率750千瓦

11.第十一工场,机修厂

1936年,该厂生产15公斤泡肿气航空炸弹2170枚,喷嚏手榴弹2390枚,催泪手榴弹4307枚,催泪喷嚏手榴弹8425枚,催泪烟罐1045个。1937年计划生产催泪喷嚏烟罐或手榴弹11万枚,82毫米催泪喷嚏迫击炮弹2万发,75毫米催泪喷嚏山炮弹5000发,75毫米泡肿气山炮弹5000发,泡肿气航空炸弹1万枚。因为抗战的爆发,该厂于37年11月紧急西迁,生产中断,也没有留下37年的实际生产记录,不过按时间来算,估计已完成全年任务的大半。另外,抗战前该厂还试制成功窒息性毒气光气和双光气。该厂在生产的一年多时间里还生产防毒面具4万余副。

由于毒气战的敏感性,现存材料基本找不到国军使用毒气的记录,但有些资料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的,如西安事变后,何应钦曾命令“军校特科受训学生编为迫击炮两个中队,携带化学战装备,开赴华阴。。。准备作战”,这里的化学战装备,显然是毒气弹,而这些毒气弹显然是巩县兵工分厂所造,不过后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才没有使用。这是内战,另外,在抗战期间,国军是否使用过毒气呢?一般的记述都是国民党军队摄于日军化学战的威力即便日军频繁使用化学武器,国军一直都不敢用化学武器还击,但真的是这样吗?国军连内战都试图使用化学武器,到民族生死存亡之际难道就不敢了?带着这个问题我找了好多书,前几天终于在李守信自述这本书中发现了蛛丝马迹,这个大蒙奸、伪蒙古军总司令记述:他在1937年8月末或九月初“和德王一起到张家口慰问日本伤兵,他们看见有二三百人躺在病床上,多是中了毒气头肿成斗一样大。” 从这个记述来说应该是中了芥子气毒的,估计当时国军很可能使用了毒气,不过当时日军也频繁使用毒气,误伤自己人也是有可能的。如果国军真的在战场上曾向日军使用过化学武器,那么巩县兵工分厂确实没有白建。我们虽然在鬼子的化学武器下死伤10余万人,但我们至少敢于回手了,让侵略者也尝到了化学武器的厉害,虽然侵略者的损失是很弱微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