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使日本承认钓鱼岛归属存在争议

如果日本在钓鱼岛列屿问题上承认存在争议,则中国政府可要求日本解除对钓鱼岛列屿周边海域的非法警备体制,并创造条件实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以实现资源共享目标。


今年年初,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议员四人无视海上保安厅警告,非法地登上了我国的固有领土钓鱼岛。尽管此次登岛行为日本政府从全局出发得到了合理的处理,中日关系会依然如旧,但影响中日关系的海洋因素因多种原因仍会继续不断地显现或突发,所以,中日两国应就海洋问题举行实质性的磋商,并寻找解决海洋问题的具体对策。


中日两国利用高级别海洋事务磋商机制谈判包括东海问题在内的海洋问题时,势必无法回避东海问题的内涵。尽管迄今两国未明确东海问题的内涵,但一般认为,东海问题主要包括岛屿归属争议、海域划界争议、资源开发争议和海上执法冲突等,其核心是岛屿归属争议,即钓鱼岛列屿问题争议问题。


尽管中日两国之间曾自1998年8月起启动了第一轮中日东海划界磋商谈判,后因日本对中国于2003年8月开发春晓油气田设置障碍,在2003年12月举行的第八轮磋商后终止两国东海划界谈判。2004年5月东海问题爆发后,中日两国针对东海问题举行了11次磋商,但因双方对争议岛屿主权归属、海域划界的原则和方法等存在严重的对立和分歧,致使中日关于东海问题的谈判处于僵持的状态。此后经过秘密的多次协商,特别为实现根据两国政府首脑达成的为将东海变成和平友好合作之海政治意愿,两国外交部门于2008年6月18日分别公布了《中日关于东海问题的原则共识》(简称《原则共识》)。


换言之,两国针对东海问题的争议有了一个阶段性的成果。但由于两国针对实质性问题(争议岛屿,划界原则等)未达成合意,所以依然存在着分歧和对立。也就是说,在东海问题上,日本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战术,即否认争议岛屿的存在,搁置划界争议,争取先在资源开发上获得实质性的利益。


如果中日双方通过政府间换文谈判无法达成合意,则中国可提出继续就东海划界问题举行磋商,即重新启动东海划界谈判进程。实际上,中日重新启动东海划界谈判进程,也是符合《原则共识》规定的内容和精神的,因为其规定:“双方一致同意在实现划界前的过渡期间,在不损害双方法律立场的情况下进行合作,并同意今后将继续进行磋商”。换言之,《原则共识》搁置了东海划界争议,但并没有关闭双方就此举行磋商的大门。必须指出的是,由于东海划界问题十分复杂,不仅涉及岛屿主权归属问题,也涉及划界的原则和方法,涉及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制度的关系等问题,如果任何一方不作出适当的让步或妥协,则一般不会很快就此达成合意,可以预见,东海划界谈判依然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的特点。


如果中日两国需在实质性成果上有所突破,即如果两国具体在政府间换文谈判中就共同开发、合作开发达成合意,通过协议获取东海资源,则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行为,也是给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巨大礼物,但中国政府必须坚持在资源开发协议中应明确钓鱼岛列屿的法律地位的立场。如果日本继续否定对其存在争议,则双方要想在资源开发问题上达成开发协议就十分困难。


遗憾的是,长期以来,在中日海洋问题协商或谈判过程中,日本一直否定在钓鱼岛列屿问题上存在争议,致使磋商或谈判毫无进展。那么,钓鱼岛列屿问题是否存在争议呢?尽管两国均指出钓鱼岛列屿是本国的固有领土,但固有领土并不是一个国际法或法律术语,只是一个政治术语。实际上,国家间是否存在争议问题需要从国际法予以考察,从常设国际法院(PCIJ,1924年5月13日)审理马弗罗马提斯和耶路撒冷工程特许案(Mavromamat Palestine Concessions)的判决中可以看出,所谓的争端是指两个当事人之间法律或事实上在某一方面存有分歧,或者在法律观点或利益上发生冲突。从此判决内容、中日针对钓鱼岛列屿的立场可以看出,钓鱼岛列屿问题在中日之间是存在争议的。同时,众所周知,日本与韩国存在竹岛(独岛)之争,与钓鱼岛列屿问题相比较,日本在竹岛问题上的地位与中国对钓鱼岛列屿问题的地位相同,而日本外务省针对竹岛的立场为:(1)对照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很明显竹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2)韩国占据竹岛为国际法上毫无根据的不法占据,韩国基于不法占据对竹岛采取的任何措施都无法律正当性;在日本有效支配竹岛、确立领有权以前,韩国没有提出实效支配竹岛的明确证据。所以,我国政府可以借用日本针对韩国的态度对待日本,所谓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一来,日本就无法否定中日对钓鱼岛列屿问题的争议了,否则的话,即否定了日本与韩国就竹岛问题的争议。


如果日本在钓鱼岛列屿问题上承认存在争议,则中国政府可要求日本解除对钓鱼岛列屿周边海域的非法警备体制,并创造条件实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以实现资源共享目标。如此,可以期待,中日关系必将迎来新的发展时期,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也将获得大力的充实和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