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老林二炮某哨所:保密需要 常年不能穿军装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张旗)并非边关,也并非海防,可在祖国的深山老林中,却存在着这样一种并不常见的夫妻哨。

没有高耸的岗楼,没有持枪的战士,更奇怪的是哨兵不穿军装,仅从外表看,这个哨所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模样,而是一座与当地民居无异的农家小院。

这里,就是深藏于大山里的第二炮兵某旅后勤部所辖哨所,哨所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四级军士长杜宏杰,另一个则是他的媳妇曹翠霞。

“我们守卫的是一处战备油库,既需要常态化管理,又没有太多日常性的工作,夫妻哨也就诞生了。”杜宏杰解释道。

为了保密需要,大部分时间,杜宏杰都只能穿着便装,对于他来说,军人穿军装竟成了一种奢望。于是每逢过年,穿上军装照张像,便成了这个哨所最为隆重的“节日”。听说记者要来,杜宏杰请示上级希望提前穿上军装。他小心翼翼的从衣柜里取出冬常服,当兵多年,这身军装几乎还是崭新的,媳妇曹翠霞早已准备好了熨斗,一会儿,那常年压箱底的军装已被熨烫的笔直。

“恩,还是穿军装精神!”曹翠霞说。

杜宏杰则兴奋地像个孩子:“往年的军装照,都是老婆给我照,照片里只有我一个人。”“咔嚓”,这个新年,夫妻哨所终于照了一张全家福。

步入小院内,只见院子里堆满了煤球,曹翠霞说:“这是上级机关慰问时带来的,足够我们取暖用。”宿舍内,一个红色的警报器非常显眼,它与另一座山头的哨所相连,一有情况就能打开警报。有趣的是床上仿佛楚河汉界、泾渭分明,绿色军被叠成了豆腐块,尽管男主人常年穿着便装,可那军用水壶、腰带、军帽却摆放的与连队无异,另一边的花色被子则慵懒的挤在一起,枕巾是女主人一针一线做出的刺绣。墙上还贴着一日生活秩序表,每到清晨6点,杜宏杰还要起来跑操,只是那“一二一”的口令只能在心里默念。

我们来到哨所时,杜宏杰正在油库巡查,他的妻子在厨房里制作一种当地的特色食品——酥肉,那是准备除夕“团圆”用的。有空时,杜宏杰就自学课本,如今,他已拿到了法律专业自考专科的文凭,本科的课程也将在来年结束。而妻子最珍爱的是那本已经翻烂的结婚影集,没有一起看过电影、也没有一起逛过公园、更没有蜜月旅行,唯有那几年前结婚时拍摄的婚纱照,成为这个女孩心底最甜蜜的回忆。

入夜,山泉的水滴声像极了儿时的催眠曲,仰望窗外,那璀璨的星群闪烁着眼睛,星座微笑着,她靠着一身戎装的他,时间仿佛凝固了。星光之下,这所静谧的夫妻哨所如童话王国里的城堡,坚固且温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