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4912一连战斗故事之三:对越自卫反击趣事

对越自卫反击趣事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趣事。1979年2月17日—3月12日,我全程参加了对越作战,当时我是55军164师491团一营一连的军械员兼文书,现将有关趣事细说如下:

胡康锡副连长耳朵被打穿。2月27日我连在打扣和睦山时,副连长在冲锋时,一发炮弹把他耳朵打了一洞,其他部位无伤。

周建强指导员的黄袋子有一发子弹头。同日周指导员黄袋子带被子弹打断,子弹头在袋子中的手电筒中。人安然无恙。

本人的手榴弹手柄打了一条槽。3月1日我连奉命坚守凉山外围的巴山,越军来夺,战斗相当激烈,连长陈达时,请求营炮火支援,命令我观看炮弹着落点,我埋伏在猫耳洞观察,敌军把背在背上的手榴弹打了一条槽,但我没有受伤。我没有受伤的重要原因是:战前,我在猫耳洞的观察道上挖了一条约30公分的深的槽,要不然,我早已见了马克思。

9连连长杨超明帽子打丢。3月2日9 连杨连长在凉山大桥冲锋时,敌人一发子弹打掉了他黄军帽,头发烧了一条印,其他重要机件无损。

三连战士蒋早云捡起敌人手榴弹打敌人。有一次,在激烈的战斗中,敌人一颗手榴弹打到蒋早云的头上,他急成生智,捡起手榴弹向敌人打去,他没有受伤,只是前额上留下了一个包。

何友泉

-----------您好,为了您的信息安全,论坛禁止发布私人联系方式。如有需要请使用论坛站内短信。

本文内容于 2012/1/30 9:42:20 被小编a1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也说说对越自卫反击战 我外婆家的邻居 是一个残疾老兵 右手手指头只剩下前三个,就是打猴子时候炸掉了 他说自己很幸运 好多战友都没能下来 他口中的战争少了一份壮志豪情 多了一份残酷凄凉 他当年当兵是在哈尔滨 新兵蛋子一个 只知道南疆在打仗 新兵营结束不久有一天 通知集合整装待发 当天下午就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就是那种闷罐车 很闷很黑的那种 也没人通知干什么 知道车到北京才有人意识到 列车经过我们那里的车站报站时 他哭了 好多人哭了 然后就一路南下到了昆明 隔天休整 然后这些枪都没熟练的新兵就踏上了战场 与越军遭遇之前 他们遭遇了好多陷阱 不少人受伤送命 越南猴子 经历了对美对法战争 钻山打洞陷阱毒药练的是炉火纯青 全民皆兵 给解放军造成很大伤亡 后来据说解放军也就没有不杀平民的说法了 都是一口气杀光 第一次经历战阵 并不是全部豪气干云的大杀四方 也有吓得窝在战壕不敢动弹的 他说 真到冲锋的时候 冲锋号一吹 全都窜出战壕 什么会想到伟大祖国啊 共产主义啊 都是扯淡 那时候就想拼命 活下来 四周除了子弹炮弹就是人 死的活的 残缺不全的 迎面式机枪扫射 身后还是 只有硬着头皮向前冲 而他头皮不够硬 一次冲锋中 被弹片剐掉一块 至今头发涨不出来 万幸只伤皮肉 还记得有人讲的说越南人用毒很厉害 说那边气候炎热 解放军都穿着八一大背心 端着枪往前冲 结果他们在树叶上撒毒了 锋利的树叶边缘割伤皮肤 好些人中毒 恶心呕吐然后昏阙 就算治好了 被割伤的不为了永远留下了一道黑黑的疤痕 这个不知真假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