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富豪被维持死刑判决(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英受审。资料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英受审。资料图



据新华社电2012年1月18日下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吴英于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高额利息为诱饵等手段,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人民币7.7亿元。案发时尚有3.8亿元无法归还,还有大量的欠债。一审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吴英犯集资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吴英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失,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严惩。一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作出上述二审裁定。


■相关新闻


涉案33亿 舜地非法吸储案宣判


据新华社电,18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分别对河北省涉及金额巨大、集资人员众多的“舜地企业集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87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判处被告人孙立朋有期徒刑20年;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判处被告人宋志萍有期徒刑13年;对其他直接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犯罪活动的79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拘役;对犯罪情节轻微的6名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1年,被告人孙立朋、宋志萍夫妻分别成立、收购数十家公司,组成了并未登记注册的“舜地企业集团”。该集团名下的石家庄舜地人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石家庄舜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自2006年开始,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以合作开发“顺平唐河漂流”旅游项目以及“博爱雅苑”“百合公寓”“舜地留园商业大厦”等房地产项目为名,通过散发传单、发送手机短信等方式,以高回报、高利息为诱饵,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自2007年5月至2011年3月,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3.3亿余元,数额巨大,严重扰乱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荣耀过后才知当初的这份淡然弥足珍贵

在吴英的资金链条上,7人-林卫平、杨卫陵、杨卫江、杨志昂、徐玉兰、骆华梅、杨军充当了比较重要的角色。4月10日14时,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审判决后,7名资金掮客均表示不服。5人提起上诉,2人采取申诉。

4月16日,浙江金华。28岁的吴英扎着马尾辫,站在被告席上,镇定自若,“据理力争”。自2007年2月7日在北京首都机场被东阳警方控制,吴英一直羁押于金华市看守所。这是2年多来,吴英第一次在公众面前现身。原本富态的吴英,此时已然消瘦不少。庭审进行了整整一天。若非起诉书白纸黑字,没有谁能想象,这个相貌并不出众的80后小姑娘,至今背负3.9亿元的巨额债务。若集资诈骗的罪名成立,吴英将面临无期徒刑甚至死刑的判决。不过让吴英稍感安心的是,其辩护律师对其进行的是无罪辩护。


此时,在与金华相隔75公里的东阳,当年让吴英暴得大名的“本色一条街”,早已不复当年的门庭若市,大部分店面,至今仍大门紧闭。唯一的例外是本色概念酒店。这是吴英亲自打造的旗舰酒店,以每个房间装修各异闻名,吴英也将其视为本色的核心产业,其本人的住所就在酒店9楼。尘封两年,今年春节后,酒店重新对外开业,格局依旧,甚至连英文名称“BEST”也一概保留。只有“百特概念酒店”的新招牌,提醒来往过客,这里已经不复吴英所有。

2012年1月18日下午,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繁华褪去的本色

从2006年4月成立本色集团公司到如今站在被告席上,吴英刚好走过3年时间。繁华褪去,吴英重归“本色”。

25岁成富姐小有名气

在2006年之前,吴英只是一个在东阳本地略有些名气的女孩子。这个1981年出生,技校没毕业就辍学学美容的农家女子,在24岁的时候,已经是东阳市区多家美容店、KTV、足浴店的老板。按照吴英自己的说法,当时她的固定资产,已经有上千万元。正是以此为基础,年轻的吴英开始打造自己的本色神话。


打造本色神话,一夜成名

从2006年3月份开始,吴英在东阳注册成立了12家以本色命名的实业公司,涵盖商贸、地产、酒店、网络、广告等众多领域。其中,光浙江本色控股集团公司,注册资金就达5000万元,吴英本人出资4500万元,另500万元以吴英妹妹吴玲玲的名义出资。“2亿元现金买下东阳世纪贸易城三层700多间铺面;500万元捐助东阳的光彩事业;一次购入高档汽车20多辆;部门经理年薪50万-100万元、保安月薪2100元……”2006年10月27日,杭州某报的长篇报道,首次将吴英推到聚光灯下。虽然报道所述有不少只是传言,但噱头已经足够,当时只有25岁的吴英,就此以“神秘富姐”的形象,一夜成名。


本文内容于 2012/1/20 13:10:43 被四川蓑笠翁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zyxganes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bluelee 在第2楼的发言:
比她贪污得多得多的“陈良宇”“陈希同”现在活得好好的每个月还有7000元的津贴

这世道怎么说呢?

区别大了!现在中国,市长再贪,没有把人逼的倾家荡产,这女人骗的大量老百姓倾家荡产,很多人都是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

就像北京老百姓对陈希同的恨还不如王府井上溜达的偷手机的小偷。

中国贪官基本贪的国有资产,虽说国有资产都是老百姓们共有的,但是这女人实打实的是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

如果像很多当地的网友说的,她那个本色集团是涉及很多领域,而且都是以实业存在的,我觉得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她不可能去骗。那本色的各种资产都能上亿了,特别是像酒店这样的,我很清楚,我有好几个朋友都是搞酒店的,特别是她那种有名气的酒店,100%稳赚,按那规模纯利一年几百万都是小的。


突然出来骗钱?不符合逻辑。


而且你接个传单或者短信就能把钱交给她,是人都不傻,她在当地肯定也是人人都看得到的有钱人,觉得比较稳当才交钱给她的,可能很多都是靠口碑才集的资,她名下产业的员工1传10,10传100这样的,如果单纯的发个传单、短信都能集资、融资,那要银行做什么。如果是骗,这些细节都说不通


凡事从细节入手,你会发现很多漏洞。

37楼oysoys

 以下是引用因帅被判八年 在第3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yxganes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bluelee 在第2楼的发言:
比她贪污得多得多的“陈良宇”“陈希同”现在活得好好的每个月还有7000元的津贴

这世道怎么说呢?

区别大了!现在中国,市长再贪,没有把人逼的倾家荡产,这女人骗的大量老百姓倾家荡产,很多人都是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

就像北京老百姓对陈希同的恨还不如王府井上溜达的偷手机的小偷。

中国贪官基本贪的国有资产,虽说国有资产都是老百姓们共有的,但是这女人实打实的是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

如果像很多当地的网友说的,她那个本色集团是涉及很多领域,而且都是以实业存在的,我觉得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她不可能去骗。那本色的各种资产都能上亿了,特别是像酒店这样的,我很清楚,我有好几个朋友都是搞酒店的,特别是她那种有名气的酒店,100%稳赚,按那规模纯利一年几百万都是小的。


突然出来骗钱?不符合逻辑。


而且你接个传单或者短信就能把钱交给她,是人都不傻,她在当地肯定也是人人都看得到的有钱人,觉得比较稳当才交钱给她的,可能很多都是靠口碑才集的资,她名下产业的员工1传10,10传100这样的,如果单纯的发个传单、短信都能集资、融资,那要银行做什么。如果是骗,这些细节都说不通


凡事从细节入手,你会发现很多漏洞。

有没有业内人来说说到底“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到底有什么区别???

金融犯罪难道非要用命来偿还吗???

 以下是引用keeperx 在第3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oysoys 在第3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因帅被判八年 在第33楼的发言:
......

如果像很多当地的网友说的,她那个本色集团是涉及很多领域,而且都是以实业存在的,我觉得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她不可能去骗。那本色的各种资产都能上亿了,特别是像酒店这样的,我很清楚,我有好几个朋友都是搞酒店的,特别是她那种有名气的酒店,100%稳赚,按那规模纯利一年几百万都是小的。


突然出来骗钱?不符合逻辑。


而且你接个传单或者短信就能把钱交给她,是人都不傻,她在当地肯定也是人人都看得到的有钱人,觉得比较稳当才交钱给她的,可能很多都是靠口碑才集的资,她名下产业的员工1传10,10传100这样的,如果单纯的发个传单、短信都能集资、融资,那要银行做什么。如果是骗,这些细节都说不通


凡事从细节入手,你会发现很多漏洞。

有没有业内人来说说到底“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到底有什么区别???

金融犯罪难道非要用命来偿还吗???

估计没有人说得清,别误导了大家。


就像我前面说的,基于同样的事实,辩方认为合法集资,做无罪辩护;检方认为是巨额金融诈骗,坚持要求死刑。

如果是巨额金融诈骗,像前些年那种空手套白狼的,骗了国家很多钱,那种人该死。


但是如果本来就是一个做实业的富商,他有实业,骗了远走高飞,而且是骗了比自己资产总资产多不了多少的钱远走高飞,确实让人不理解。就像你本身有500万,但是去骗1千万,然后放弃500万跑,天天躲,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样干,首先动机就不符合逻辑。再退一步说,如果事业面临破产还有个理由,但是对于事业蒸蒸日上的一个人,去干这没后路的事情,还是说不过去

吴英的案子,跟李薇一样,都是文化太低,结交太杂,胆子太大,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懂法律无情。类似我们这个社会的大小吴英,不计其数。

除非你家背景够深或你运气特好,一般情况下要发财就要冒风险,要发大财就要冒大风险。吴英只不过是个失败的冒险者而已。

相对高官,吴英处于弱势,可社会上更多的是比她更弱势的人。他们没有吴英的社会活动能力和机缘巧合,为了小康生活甚至生存糊口,不得不终日辛劳。难道他们就该被人哄骗,吃苦受损失?可以这么说,假如象吴英那样的人,做了那种事却不用承担实质性的大风险,我们的经济秩序一定会更乱,最终受害的必定是那些真正的弱势群体。

不可否认,贪官的却可恶,而现在对贪官往往重罪轻判,甚至任其逍遥法外,但这不能成为宽免吴英的理由。同时,现阶段能对吴英之流产生巨大威慑的判决只能是死刑立即执行,因为和许多贪官一样,以其活动能量、金钱实力和社会关系,哪怕判的是死缓,吴英之流也很可能在几年后轻松走出牢门,再战江湖,或靠隐匿的财产安享富贵。

当前社会上人心浮动。一些人相信,只要善于在社会上上蹿下跳,就能博得荣华富贵。为此他们可以不计后果,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吴英的死刑至少说明:这么做并非万无一失,其中潜藏着巨大的风险,搞不好是会陪上自己性命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