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月15日,北空航空兵某师礼堂。随着《我爱祖国的蓝天》乐曲响起,8名身着天蓝色礼服、胸前挂满奖章的飞行员走上舞台。一群青春**的中学生手捧点燃的蜡烛紧随而至并围成一个“心”形,将他们簇拥在中间。

身后大屏幕上,正播放着短片:一个个飞行员以矫健的身姿快速跨入座舱,驾驶战鹰呼啸升空。这些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如今对现场的老飞行员来说,即将变成永久的记忆。因为今天,是他们达到最高飞行年限,向蓝天挥别的日子。

“我留恋曾经遨游的万里碧空、留恋伴我一起飞翔的战鹰,留恋帮我插上翅膀的亲爱战友。我感谢为我们指明人生航向,为我们成长铺路修梯的领导;感谢披星戴月,默默无闻为我们托起战鹰的机务官兵;感谢对我们飞行事业支持鼓励,使我们坚定迎接挑战、搏击长空的空勤家属……”代表发言中,曾翱翔蓝天31年的老飞行员范学义,声情并茂地表达依依不舍之情。

千里祥云衬托潇洒的身影,万里碧空留下矫健的英姿。这些年近半百的老飞行员,都驾驶过3种以上机型,是空军成长壮大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他们有的成功处置过空中险情,挽救了国家财产和人民的生命;有的拒绝地方民航公司的高薪诱惑,执著于保卫祖国蓝天;有的甘做铺路石,为年轻飞行员铺就高飞之路。

“把青春献给蓝天的骄子,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荣誉。”该师政委葛斌告诉记者,师党委研究决定,不仅为这些达到最高飞行年限的老飞行员举行停飞仪式,还特意聘请优秀设计师制作“飞行成就奖章”,在仪式上颁发给他们。

“下面请范学义和董礼宏上台,请他们的家属及孩子为他们颁奖。”主持人宣读道。

把奖章戴在老公的胸前,将奖杯递到爱人的手里,不再年轻的妻子在范学义的军礼下泛起泪花:“今天你停飞了,我的心也算落地了。你知道吗,这些年只要你去飞行,我就睡不好觉。刚开始飞机轰鸣声让我心烦意乱,后来却变成一首乐曲,哪天这首乐曲突然停止,我的心就会悬起来,因为不知道又会出什么事情。”

“选择了飞行,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范学义痴迷这种生活方式。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国内一家航空公司就许以重金,并承诺给他分房配车,让他加盟,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想挣钱,还飞什么战机!”——这是范学义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些年,只要他张口,就有机会过上舒适的生活,但他依然和没有工作的妻子,过着平常的日子。他给儿子取名范翔,希望他能像自己一样,将来飞翔在祖国的蓝天。如今儿子长大成人,虽然没有如他所愿成为飞行员,但也考上了军校,穿上了空军蓝。

“你觉得你父亲这些年的努力值不值?”面对记者的提问,范翔沉思一下说:“飞行是父亲的事业。不管是从为国家还是为个人来讲,都是值得的。”

不舍蓝天梦,难忘战友情。停飞后,这些将自己的青春全部献给了蓝天的飞行员,依然心系蓝天。董礼宏还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一听见飞机响,就习惯性地站在阳台上往外张望。而老飞行员李鑫一说起飞行,就满脸精神,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在飞行表演中的惊险故事。他们将自己积累多年视同宝贝的飞行资料交给新飞行员,一遍遍叮嘱:“一定好好学习,飞新型战机是吃不了老本的。”他们精心琢磨,挥毫写下新春对联,赠送给官兵:长空排雁阵,大海起龙图;霹雳惊天 燕山出猛虎,壮志凌云 九天现蛟龙……

“离开战鹰,我心依然飞翔。”夕阳余晖里,这些老飞行员再次来到曾经驾驶过的战鹰前。一遍遍深情抚摸,一声声喃喃自语,他们的思绪,又一次飞上天空,飞回往昔。

“我爱祖国的蓝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白云为我铺大道,东风送我飞向前。金色的朝霞在我身边飞舞,脚下是一片锦绣河山……”听着这豪迈激昂的乐曲,老飞行员们的脸上禁不住泪花闪烁。

本文内容于 2012/1/20 14:59:43 被陈继承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