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民防局长自称确系14岁工作15岁入党


江西民防局长自称确系14岁工作15岁入党

梁闽春


近日,江西省民防局局长梁闽春因网络上的简历显示其“14岁工作15岁入党”,被网民质疑涉嫌年龄造假,骗取官衔,并称其为“神童局长”。梁闽春向“中国网事”记者证实,他确系14岁参加工作,15岁入党,然而却是因为“特殊的年代”才导致了他“特殊的经历”。 30余年间,他曾4次提出申请,才最终恢复真实年龄。


1月17日一篇名为《江西再现“神童局长” 14岁工作15岁入党》的网帖引发网民热议。网帖称:“为得到正厅级官位,(梁闽春)费尽心机,不择手段,涉嫌伪造年龄欺骗党组织——‘档案年龄’比真实年龄小了3岁”。网民普遍质疑这名局长“动机不纯”,并推测其伪造履历,目的是为了在领导岗位上多任职几年。网民“水仙姐姐888”说:“因为做官可以捞取更大的利益,才会有诸多的奇才神童。”


但也有少数网民认为可能另有原因。网民“无奈的人民”说:“不记得当年的儿童团了?估计(他)也是儿童团出身”。网民“草根金融人”则称:“如果确是‘履历造假’,不仅要追究当事人,监管者、人事部门也要追究。”


综合江西省民防局等官方网站公布的简历显示:梁闽春1955年2月出生,1969年2月“参加革命工作”;197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为什么他在14岁就已参加工作?参加工作时为什么要修改年龄?此后是否有过补救措施?“中国网事”记者采访了梁闽春及相关个人和部门。


据了解,梁闽春出生福建一个革命军人家庭,为家中第三子,出生于1955年2月。梁闽春说,1969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爆发,中苏关系紧张,生长在军营的他,更能感受到举国迎敌的气氛,于是年仅14岁、正在读初一的他执意从军。


当时年仅14岁的梁闽春并不符合征兵条件,但是文革时期户籍管理相对宽松,于是部队管军管会的干部就将其入伍年龄改成17岁,使之符合要求。“在那个红色的年代,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到中苏战场一线去”,梁闽春说。


现任江西省个体私营经济协会秘书长的季卫平是梁闽春在浙江时的战友,他也证实这一说法。“文革时期学校的文化课已经停了,孩子们无所适从。那时,对他们来说,‘不当兵就不是好儿郎’”,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同样14岁的他也通过“内招兵”渠道入伍。季卫平说:“当时和我一样的还有20多个十四、五岁的‘娃娃兵’。”


此后,梁闽春为恢复真实的年龄却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据了解,1969年入伍到2002年改回真实年龄,30余年间梁闽春先后4次向组织提出申请,要求恢复真实年龄。


第一次是他在部队入党时。入伍第二年即1970年,梁闽春由于表现突出,担任部队班长,随后连队党支部打算发展他为党员。然而此时已有明确规定,必须年满18周岁方可入党。梁闽春便向组织汇报其真实年龄情况,但是由于部队在浙江、加上文革的特定历史时间原因,使得“调查很困难”,于是党支部要求他“不要再提年龄的事”。就这样将错就错,他便于1970年7月入党。“第一次恢复真实年龄的事情就被搁置下来”,梁闽春说。


1977年,梁闽春调入南昌陆军政治学院,期间先后两次提出恢复实际年龄的申请。第一次为1979年,在其父亲的督促下,他准备了原始户口薄等一些资料,提交给南昌陆军政治学院。“学院领导认为时间相隔较远,到外地调查比较困难,自己也不是太积极争取,就不了了之了”。第二次为2000年,当时已是南昌陆军政治学院副院长的他再次提出申请。尽管此时政策上对于军官更改年龄更为严格,但在2001年梁闽春即将从部队转业时,南昌陆军政治学院干部科终于派专人到福建、浙江等地认真做了一个调查,并形成材料,证实其真实年龄。


及至2002年,梁闽春转业到江西省民防局,第四次提出恢复真实年龄的申请。梁闽春这一次向江西省委组织部提交了包括“南昌陆军政治学院党委出具的公函”、“入伍前的原始户口薄”、“兄弟的身份证信息”、“公安机关及相关同学、战友的证明”等材料。江西省委组织部按照相关组织程序,最终将其出生年月认定为1955年2月。


时任江西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负责人、现在江西省纪委任职的唐高潮告诉记者,梁闽春同志恢复真实年龄的申请材料中,有南京军区的批复、原始户籍和公安部门的证明,组织部门确定其出生年月为1955年2月是经过严格的组织程序的。


梁闽春是江西省管干部,其档案在江西省委组织部。记者联系江西省委组织部核实,但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几经“请示”,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出具相关材料。


梁闽春说,民防局主要负责江西省地下防空设施等人民防空工程建设和管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这是“一个略带神秘色彩的部门”。突然被推到网络浪尖上, 让他有些出乎意料。对于家有多辆挂军牌的私家车及数栋豪宅的举报,他表示情况并不符实。梁闽春说:“网络监督对干部是一个检验,同时也相信‘真的假不了, 假的也真不了’。”


“30多年来,我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年龄。”梁闽春说,“是那个动荡、特殊的年代,才导致我们特殊的人生经历。可能是因为不了解那个年代,自然觉得有很多看似不合理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