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个话题我可以发言的——壮士兄还没来么?

壮士!壮士))))))


不过我错过的是个男士,而且——非常扫兴,大过年的,不想把话题弄得太沉重,但是偏偏这个男士又是不可挽回的,他死了。

也许我骨子里是个自卑而懦弱的人,怕拒绝,怕难堪,怕一步走错弄成僵局,所以,总是在太迟的时候,悲情倾诉。


暑假通常我爱玩自闭。也就是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行踪飘忽,玩迷路游戏。手机关机,和一切亲友断绝联系。

就在那段时间,大学同学Long去世了。肝癌。另一个女同学蓉通知我去参加葬礼,但找不到我。同行十二人,就她一个女的。在车里同学甲关照她:到地儿节哀哈,别哭得稀里哗啦的。她答说当然了,要不Long妻会怎想?大家哄笑。吃晚饭时,突然停电了,一片黑,又一同学乙调侃:Long来啦!又引起一场窃笑。


逝者已矣,活着的还是老样子:聒噪、玩世、不知所谓。从前同窗共读的交情,推杯换盏之际“苟富贵,莫相忘”的誓言,历历在目又怎样。


她为Long可惜,长得那么帅一人,凭自己的能力考上了某中心学校的校长,正该大有作为的时候,却英年早逝。


我絮絮叨叨跟她说:你们不知道,Long的理想不是教师,而是律师;知不知他文采好,写得一手好字;知不知上学那会儿他有胃病,溃疡,但是怎么又会是肺癌?知不知我的毕业论文就是他给修改誊写的,小万字啊,炎炎七月,他几乎伏案疾书了一整天……蓉不耐烦的打断:不知道,你说的我统统不知道。我和他接触少,除了知道他是个帅哥,没别的印象。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追忆一无凭证二无意义,却像给自己和一个死人造绯闻,第三者不知晓,当事人也不回应。当时的感觉如此孤单,因为没一个有同情有共鸣的人,听我倾诉。


大学时代,没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情爱,倒是有很多浮光掠影的人事,于时过境迁后回味,当时若非出于疏懒或怯懦,完全有可能发展成另一个悲欢人生。


这是我第二次为Long惋惜。每一次换手机,都要把他的号码慎重存入,却一次都没打过。总认为来日方长,以后再与他联系不迟。


第一次感到惋惜,是在大学快毕业时,最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和他相处甚欢。好像是忽然发现有个这样的男孩子,却一直没留心。可惜,他已有女友,又可惜,聚日无多,否则,否则,可能有我施展的余地。


他对我的窥探似是有过之无不及,当年毕业时流行互赠照片留念,他送了我好几张自己的照片,背后所写,从山长水阔的临别赠言到这样的琐碎:小淘气,又在偷笑谁;打瞌睡的小孩,头一点一点算账呢,今天吃了几碗饭?


……


当夜睡不着,照片中Long浅笑的脸总在眼前晃动。翻身爬起,蹑手蹑脚下床翻找老相册,很奇怪,他的照片一张都找不到了。再去上床时走捷径,从酣睡中的某人横陈的身体上跨过,不小心一滑,重重踩到他的裸臂上,某一惊而起:“怎么啦?”


“灵魂出窍,跟死了的情人约会,咋啦?”


有些人,总是以粗卤掩饰脆弱。试图将人生中一切沉重,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忽略掉。

再次成功了,Long的逝去,我并无一点眼泪。




本文内容于 2012/1/20 11:13:46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