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题:美国没其他列强坏是事实)

作者:赵可金 清华大学中国战略与公共外交中心主任


近代以来,美国对中国的影响历来存有争议。一些人认为美国重在从思想上影响和控制中国,有一套深谋远虑的文化战略,还有人坚持认为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是中国最凶恶的敌人。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中国迅速崛起,美国战略调整对中国形成了一些压力,更激发了国内一些敌美仇美和反美情绪。逢美必反是爱国,说美国几句好话就被骂为汉奸。如何理解和看待美国对华影响,是一个事关全局的战略问题,应客观理性地看待。


首先判断美国对华影响的客观标准是国家利益,不能带有任何感情色彩,更不能意气用事。如果从国家利益角度来看,尽管近代以来美国与其他西方列强一起,侵略和瓜分过中国的主权权益,但相对日本发动大规模的侵华战争,俄国蚕食我辽阔疆土而言,美国更看重的是“门户开放”、“机会均等”,美国人来华求的是贸易收益,而不是领土主权,这就是为何一些中国人对美国抱有美化幻想的原因所在。


的确,与其他西方列强相比,美国更看重实施文化控制战略,美国在中国办学校建医院有其政治和战略上的目的,归还庚子赔款并非是慷慨,但相比其他列强而言,毕竟在当时起到了积极作用。庚款留学生为中国培养了钱学森、胡适、竺可桢、茅以升、费孝通等大量人才,清华大学也没有成为美国的大学,而建设的北京协和医院等一系列医院也是实实在在地为中国老百姓服务,这些也是应该加以肯定的。


在美国有一句话,“美国的事情就是做生意”,只要有利于做生意,美国什么事都会干,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只是为了看上去高尚而已。美国在处理外交事务时,充满实用主义思维,经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很多问题上出尔反尔,奉行双重标准。对于这样一个对手,中国的选择很简单,那就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坚持原则,反对违约。


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不能从一己好恶出发,对任何一个国家预设立场和态度,更不能老是以一种“受难者心理”,始终走不出近代弱国思维的阴影。在处理中美关系过程中,要坚持原则,根本在于实事求是。在全球化时代,中国不能为一己之私而树立一个假想敌。


因此,中国不必过分在意美国的战略调整,更无需担心美国可能的战略图谋。同美国发展合作关系,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1979年邓小平复出后首次访美,陪同出访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在飞机上问邓小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同美国的关系?”邓小平回答说:“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因此,只要中国没有改变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国家战略,寻求一个和平稳定的中美关系就是坚定不移的选择。诚如邓小平所说,“中美关系终归好起来才行”,这不仅是中国和平发展的需要,也是世界和平稳定的要求。▲(作者是清华大学中国战略与公共外交中心主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