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4年秋冬季节,寒冷早已侵蚀着德军,士气低落,伤兵满营。“舒曼上士,现在委任你为三级突击队中队长,率领一个坦克小队去卡昂地带侦察,并随时通报。”上校说道。“是,长官!”舒曼立正,敬了个标准的*礼,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死亡已经降临了。


“全体出发!”舒曼大声命令着,3辆虎式坦克开足了马力,朝着卡昂的方向驶去,一路上,到处是德军的尸体,被击毁的战车歪倒在路边,三三两两的散兵坐在地上休息,抽着烟,不知道明天的命运会怎样。“隐蔽!敌机轰炸!”一个下士喊到,舒曼立刻命令所有坦克退入树林,散兵们也纷纷离开公路,到树林里隐蔽。“他*的,美国佬的飞机真厉害!”士兵们边议论边朝天上望去,两架P-51盘旋了一阵后,飞走了。“失去制空权之后就是这样的。”舒曼叹息着说。“长官,你们是要去卡昂吗?”刚才的那个下士问舒曼。“是的,你有什么事吗?”“我叫林格维茨,是1团的,我想和你们一起去。”“下士,你的部队呢?”舒曼问道,“被打散了,盟军的炮火太猛烈了,我们还没和他们交火就受到了重创,团长阵亡了。”林格维茨的声音有点沙哑。“好吧,走吧!”“谢谢长官!”


离卡昂越来越近了,盟军的炮火也越来越清晰,“减速前进,全队戒备!”舒曼对着对讲机喊了之后,就在炮塔外用望远镜观察,这时,他看见了盟军的侦察分队,“盟军的部队就在附近,大家小心啊!”虎式坦克慢慢的绕着树林前进,忽然,前面一辆车的车长兴奋的叫了起来,“少尉,发现两辆谢尔曼!”舒曼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两辆谢尔曼停在路边,炮口指着公路的方向,一点也没察觉到舒曼的车队,“3点钟方向,谢尔曼坦克两辆,穿甲弹装填,放!”舒曼一声令下,3辆虎式几乎同时开火,一辆谢尔曼的炮塔被打中,引起车内弹药殉爆,整个炮塔飞了越2英尺高,然后重重的扣在车体上,另一辆被打中了传动部分,诱导轮当场炸飞了,履带断了,无法前进,但是炮塔还在向德军的方向转动,“二发装填,放!”舒曼的额头渗出了汗珠,随着虎式一震,一发穿甲弹呼啸而出,正中那辆谢尔曼的侧面,它当场被打着了火,美军乘员爬出车体,想逃跑,坐在2号车上的格林维茨举起手中的MP38扫了一梭子,四个乘员全部报销了。“真有你的。”2号车的车长拍着他的肩膀说。“继续前进!”3辆坦克又出发了。


一路上他们没有遇到什么攻击,直到到了卡昂郊外的村庄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2号车的车长露出上半身进行观测,突然,从对面教堂的尖塔里射出一枚子弹,打中了他的肩部,他一边捂着伤口,一边钻回炮塔,对着无线电大喊:“注意!狙击手!”舒曼的坦克立即停车,炮口上扬,对准了教堂的尖塔,他换上了混凝土穿透弹,“放!”炮弹破膛而出,轰!尖塔整个倒了下来,狙击手的尸体连同他的步枪一起掉了下来。“车长受伤了,现在你代替他指挥!”舒曼对林格维茨说,“明白,长官!”敲掉狙击手后,全队又开始前进了。


到了下午6时,他们抵达卡昂市内,与撤退下来的SS12的部队汇合,“我们只有一个营了,现在没有了军官,你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了。”一名SS12的军士长对舒曼说。“那好,全体听我指挥,先撤出市区,到郊区埋伏,盟军很快就会来了,别磨蹭,当心送命!”


当晚10时,舒曼带领着一个营的部队撤出了卡昂市区,行进到市郊的树林中埋伏,当他们路过下午作战的地方时,舒曼回头看了一下,两辆谢尔曼的残骸还留在那里,他喃喃的说到:“这就是战争。”士兵们光着膀子在挖战壕,修工事,布置反坦克炮和榴弹炮,SS12的残余部队带来了2门88MM反坦克炮和1门105MM榴弹炮,并且还有4门37MM战防炮,全部布置完毕后已经是凌晨2点了,舒曼命令全体休息,准备明天打一场大仗。 i


6时整,舒曼命令全体进入战壕,武器上膛,大家胡乱塞了一些干粮就抓起枪跃入战壕,派出去侦察的半履带车回来报告说,美军离这里不到10公里了。“大家注意,我们没有路可退了,我们只有战死来捍卫我们日尔曼军人的尊严,为元首效力,死而无憾!”舒曼做了最后的战前动员。“元首*!”大家高呼到。舒曼明白,即将有一场惨烈的大战。



7时整,美军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了舒曼的视野,德军官兵紧握手中的武器,死死盯着美国人的坦克。在前面的是几辆M8“灰狗”侦察车,后面有谢尔曼、M10、M18,以及一些半履带车,后面是一队一队的步兵,钢盔反射着太阳光,格外刺眼,“88炮准备装填,机枪准备,开炮后立即射击。”舒曼命令着,当他看到美军基本进入包围圈时,他的虎式首先开火,一发穿甲弹钻进了一辆谢尔曼的侧面,那辆坦克当场报废了,“射击!”MG42机枪发出了恐怖的撕油布的声音,把步兵和坦克拦腰截断,美军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毫无还手之力,“目标M8,发射!”一门88MM炮射出了炮弹,那辆M8被完全击毁,乘员的尸首飞了出来。美军依*坦克的优势火力逐渐开始还击,舒曼的部队开始有些混乱了,他命令所有部队边打边往树林深处撤退,他知道,美军的战斗机很快就要来了。果然,在他刚组织好第二道防线的时候,他刚才在的地方已经被炸成了一堆烂泥了。


舒曼收拢了部队,还剩了100多人,炮弹也不多了,美军的后续部队也上来了,大约有1个团的兵力,配备有重型榴弹炮和大量的谢尔曼。“今天中午我们将会和他们决战,这是我们最后的使命!”舒曼对他的部下说,“修好工事,尽量拖住敌人,拿出我们的勇气来,把能做的尽力而为。”所有的德军战士整了整军装,整理一下武器,准备做最后一搏。


中午12时,美军的进攻以一阵令人窒息炮火拉开了序幕。在105MM和203MM榴弹炮的掩护下,40辆谢尔曼坦克和20辆M10坦克歼击车向德军的阵地冲了过来,“别慌,开炮!”舒曼命令到,唯一的3辆虎式不断的开火,一辆又一辆的谢尔曼被击毁燃烧,美军尸横遍野,但是他们还是有着强大的空中优势,不断叫来飞机轰炸扫射,德军蒙受了重大的损失,4门37MM战防炮全部被摧毁,88MM炮已经弹药耗尽,两辆虎式坦克被击毁,只有舒曼自己的坦克没有损坏,不过弹药快用完了,林格维茨受了伤,他们还有10多个人,但是美军依然没能前进一步,“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完成了任务。”舒曼笑了笑,在满是烟灰熏过的焦黑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到了4点,美军的进攻又开始了,在P-51的掩护下,M10坦克歼击车掩护着步兵向德军阵地发起了攻击,德军士兵们把剩余的炮弹全部泻在了他们的头上,炮弹用完了,用手榴弹,手榴弹有也用完了,面对美军的坦克,德军掷弹兵手中只有轻武器了,林格维茨右手拿着MP38,左手因为负了伤而用绷带绑着挂在胸前,面对美军猛烈开火,当他在换弹夹的时候,一颗迫击炮弹在他的侧面爆炸,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他当场阵亡了,他是面对着德国倒下的。


舒曼的坦克也被击毁了,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反坦克武器,美军还是蜂拥而来,在一阵白刃战以后,德军的阵地上已经是一片死寂,没有半点生气,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惟有尸体和钢铁残骸,美军终于登上了曾经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的德军阵地,看见的只有尸体,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是什么促使德军这么疯狂的抵抗,许多年轻的生命就定格在了这一瞬间,许多优秀的年轻人最终没有看到今晚的月亮。


当美军掩埋尸体的时候,发现一具穿着党卫军军官制服的人,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党卫军证件,名字是冯·舒曼,三级突击队中队长,年仅22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