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调解小记

年关将至,乡村小镇迎来它最喧嚣热闹的时节,外出务工人员满怀着一年的奋斗成果纷纷返回家乡,准备享受一个祥和幸福的团圆年。然而,在这个喜庆祥和之时,却是民警们责任最重大的时候,作为守护一方社会平安的卫士,需尽全力维护好这一片祥和幸福。

乐安镇外出务工人员小蒋夫妇结束了一年的拼搏,带着满满的收获早早的回到家乡。他是个勤劳的小伙子,为了重拾儿时上山打猎的乐趣,也为了给自己家的年夜饭桌上添上一道鲜美的野味,他花了150元钱从别人手中买了条半大的猎狗,想着等到下雪的时候可以上山打猎。12月27日早晨,一辆中巴车的经过带走了那条猎狗的一条腿。小蒋得知猎狗无法医治后,提出让班车司机赔偿他两百元钱,受伤的狗也让他带走。两百元钱对一个乡村中巴车司机来说,相当于他两天的收入,他想着能不能找个熟人来说说情看能不能少点。这时,他的一个同事开着中巴车路经该地,他一开始出于关心,便停车询问,清楚是咋回事后,便扯到不久之前小蒋他父亲与他之间的一起小纠纷还没解决,并声称要小蒋先赔付他50元钱。平白被人插了一杠,小蒋心里自然是不舒服,以这是两码事为由拒绝赔付。并且,年轻气盛的小蒋当时语气也不佳,两人因此而动手打了起来。在打斗的过程中,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拳就把那个班车司机的鼻子打出血来了,后来到医院检查,初步断定是鼻梁骨被打断了。

事后,被打司机的家属随即报了警,乐安派出所民警即刻赶到现场调查了相关情况,并将小蒋带至派出所进行继续盘问。在询问过程中,小蒋如实交代了事情始末经过,并表示当时由于气愤失去了理智,手重了些,事后便后悔当时的行为。他在外打工一年刚回来,只想着过一个平和的年,并不想生出事端。他和他的家人都表示要请派出所出面,看能不能与对方进行调解。被打司机那方也表示听从派出所的安排,希望能调解好。面对双方的请求,依着多年的经验。民警们心中早就有了一杆平衡的称。无论是从哪方的利益出发,调解都是他们最好的解决办法。然而,在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斡旋却是场讲究技巧的心理战争,其中最大的技巧就是为双方的利益着想,从中取得一个最佳的平衡点。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努力,双方最终在深夜两点多钟达成调解协议。

12月28日凌晨两点多钟,在双方当事人的感谢声中,民警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房休息,明天还有一天的工作等着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