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欧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的决心已下,但这个绞锁不仅是套在伊朗的脖子上的,它将勒住世界未来一两年对经济复苏的希望,东亚、欧盟都可能受到打击。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以及欧洲几个大国对伊朗的敌视,完全左右了整个西方对伊朗的态度。西方反伊朗统一战线已经成型,俄、中及亚洲国家都无力对局势发展做出有实质意义的影响。这些国家总体上比较分散,形不成合力,它们各自对西方的配合与否,只会一定程度上影响西方“绞杀”伊朗的顺利程度。


现在需要亚洲几个大国同俄罗斯联合起来,反对对伊朗的极端行动。但推动这件事很难,而且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挑这个头。


但如果俄、中等大国都任局势在美欧的控制下发展,它们最后尝到的苦果,肯定比它们现在与美欧争辩导致的麻烦要多得多。而鉴于中国目前是伊朗的最大石油出口国,我们从中受到的损失,有可能是大国中最高的。


因此尽管艰难,中国仍有必要争取与俄罗斯在伊朗问题上高度合作,动员各种外交资源,尽可能促成伊朗问题出现转机。现在看来它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伊朗做出一些让步,以更清楚的方式证明其没有搞核武,美欧也做出让步,放弃对伊朗的“最高等级制裁”。


美以主动大规模攻击伊朗的可能性至少目前仍很大,但在伊朗不做任何让步的情况下,美欧松动单方面制裁的可能性同样不大。一旦对伊朗的石油禁运全面形成,伊朗坐以待毙也很不符合这个世界的政治情理。


如果伊朗做出一些让步,那么让步的程度和内容,是有谈判空间的。今年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发动与伊朗的全面对抗,直至打响伊朗战争,对奥巴马政府的风险比让局势在合理借口下拖延下去显然更大。这就是外交斡旋的空间。


中俄等国应一方面动员尽可能多的国际力量反对全面制裁伊朗,一方面在局势缝隙中淘出机会,增加外交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吸引力。


按照美欧制裁伊朗的时间表,局势到打响战争之前还有一段时间。中俄两国不应放弃努力,不应被美欧的反伊朗统一战线唬住。局势紧张导致高油价虽对俄罗斯有利,但伊朗溃败会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中俄在伊朗问题上联手的政治基础总体上是稳固的。


中俄的立场在亚洲国家中有相当多共鸣,欧美国家也并非铁板一块。伊朗局势远非针插不进、水泼不入。因此重要的是,中俄等国要有行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