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突击队南美丛林上演加强版士兵突击(图)

中国军网讯据楚天都市报 (记者欧亚贺俊、高东起通讯员赵启洪、钟文礼)每天17小时的高强度训练任务,在真枪实弹的火力追逐下,先后完成高温闷热环境下的10小时狙击潜伏、1000米超远距离狙击射击、昼夜400米低空武装跳伞、直升机丛林滑降、实战背景下敌后5000米高空翼伞渗透等23个课目的联训,在最后的反恐演习中,快速反应,一举击溃“毒贩”救出“人质”。


这是一个多月前,在南美丛林内上演的“2011空降兵联合反恐演习”,驻鄂某部的“雷神”突击队,让委内瑞拉战略作战司令部部长门德斯中将竖起了大拇指。


日前,记者探访了这些回到湖北的英雄“雷神”,揭秘这出加强版的“士兵突击”,如何再次实现升级版“冲出亚马逊”。


瓦斯突袭中国队员


10月13日晚9时30分,委内瑞拉某山区,夜色如墨,一辆卡车在崎岖的道路上疾驰。


车上坐着21名中国空降兵,刚刚经历了31小时的长途飞行、2个多小时的卡车之旅,还没倒过12个小时的时差……


公路两侧突然响起激烈的枪声,密集紧凑,卡车猛一刹车。


“下车隐蔽!”队长杜志辉临危不乱,迅速下达指令。


一下车,扑面而来的却是喷洒的催泪瓦斯。霎时,队员们的鼻孔、眼睛就灌满了瓦斯,泪流满面、呼吸窒息,他们本能地挥舞双手驱赶毒气,直至将整个脸部埋进泥土……


“中国朋友,欢迎你们来到‘猎人’学校。”突袭结束,一名肩扛少校军衔的委方军官出来迎接他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进入了实训阶段,接受挑战吧。”


真枪实弹加催泪瓦斯,这样的欢迎方式,在委内瑞拉的“猎人学校”并不稀奇。这所联合国创办的特种兵训练中心,以环境艰苦、手段残酷、管理严格的“魔鬼训练”著称,选拔方式等如实战般残酷,淘汰率50%到80%。


不过,前来参加反恐联训的21名中国空降兵也实力雄厚,因为“雷神”突击队队员所经受的考验,不亚于“猎人学校”。


“雷神”突击队队长黎海瑞告诉记者,在政治关、技术关、体能关、心理关等考验中,其中一项“猎人障碍”难住很多人。


记者在训练场看到:低桩网下,铁丝上燃着布条,匍匐前进或泅渡时稍慢一点就会被烧伤;3米高墙后的水池内,被要求做憋气、扛弹药箱等各种动作直到喊停;20多米高的铁架垂直爬上去后,再脸朝下爬一个斜梯,头脸的血管都会鼓起来;抓住头上的30多米牵引绳,在河面上横穿时,有人使劲晃绳,直到被摔落水中泅渡……“这千米‘猎人障碍’路上有十几项不同考验,破皮蹭肉、腿软瘫倒是常事,一练一整天,体能和心理都在极限中煎熬。”黎海瑞说,通过严格考验的86名队员堪称全能:不仅能完成体能、心理、跳伞、射击、攀岩等单兵基本作战技能训练,还掌握了侦察、格斗、游泳、驾驶、野外生存等特种技能,熟练运用多种火器和多种通信器材。


中国士兵全员优秀


实战训练的后期,根据每个人的性格、特点和熟悉领域,中委两方共43名空降兵被混分为反恐班、狙击班、爆破班,执行任务时,在不同班中抽调人员组成小分队。虽然语言不通,但军事理论相同,中国空降兵与委方空降兵很快形成了默契,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能明白大致是什么意思。


最后的联演时刻也到来了。


11月8日6点30分,一阵凌厉的警报响起。“有情况!”突击队员们迅速集合起来:“今天凌晨2点30分,恐怖分子袭击了我科研所,将1名教授和家属共3人扣为人质,现关押在丛林深处的一个毒贩基地内。”


“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教官把突击队员们分成狙击手和攻击手两组。狙击手先期搭乘运输机从5000米高空伞降至目标区域,在制高点待命。攻击队则分为两个小队,分别采取伞降和直升机滑降方式进入毒贩基地,解救人质、捣毁毒品加工厂和“敌方机场”。


5000米高空、能见度极低、丛林茂密,无任何引导。“跳!”指挥员一声令下,6名狙击手高跳低开,强行着陆,隐蔽渗透至预先侦测好的制高点设伏。


很快,又一架运输机钻出云层飞临目标区400米,舱门打开,攻击一队队长李庆达第一个跳出机舱,闪电降落到指定地域。“射击!”联合指挥部下达进攻指令。“砰!砰!砰!”人质关押点周围3个岗楼上的“假想敌”立时毙命。


“5号对房门进行爆破!其余人准备突入房间!”李庆达下令。爆破手闫伟敏捷越过障碍、找点、埋炸药、点火……“轰!”一声巨响,铁门应声而碎。与此同时,2号突击队员迅速将一枚“强光巨响”手雷沿着地面滚进了屋里。


屋内的蒙面“恐怖分子”被强光巨响手雷弄得晕头转向,扑进屋内的突击队员向各自目标开枪,4名恐怖分子应声倒下,3名人质获救。与此同时,攻击二队30名队员飞抵毒品加工厂上空,如空中猎鹰从天而降,一连串的猛烈爆炸,毒品加工厂、敌方机场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少校杜志辉骄傲的告诉记者,21名“雷神”突击队员全部获得了陆军特种作战学校猎人勋章和证书。委内瑞拉42伞兵旅旅长冈萨雷斯少将对中国空降兵赞叹不已:“中国空降兵,真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