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时值龙年新春,恰是中航工业涡轮院正式进驻现场工作周年之际。试验区,四周边坡的堡坎撑住山体,围护着一片平坦的谷地。混凝土公路正在延伸。人工挖掘的河道泛起清波。核心设备高空试验舱厂房、气源设备厂房和十几栋建筑的钢梁架构已经成形。“航空家园”,根根桩基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

涪水、安昌河、芙蓉溪三江汇合之滨,中国西部科学城绵阳,正在崛起一座现代化的航空城——中航工业航空发动机试验基地。

一山中分东西、横亘南北。山东谷地的试验区,厂房鳞次栉比,管网纵横,巨型设备分布其间、错落有致。山西江滨的科研办公区,大楼豪华气派、与群峰争高;“航空家园”住宅楼群依山傍水、风景秀丽。这是2020年建成后的绵阳基地的美好图景,更是中航工业涡轮院再次创业、谋求更大发展的愿景!这幅愿景宏图,竖立在施工现场和临时办公点,更铭刻在涡轮院建设者的心中。

2011年夏日一个正午。一位管理人员从“流火”一般炽热的工地归来。他满面挂着汗珠、浑身湿透,从脖子上取下毛巾拧出“嘀嘀嗒嗒”的汗水,引起了几位社会媒体记者的注意:“这是为什么呀?”他指着办公楼厅的绵阳基地效果图回答:“为了把我们的愿景变成现实!”

坐落于绵阳基地那座叫“笔架山”的两侧山坡,建有专供拍摄其建设进程的摄影塔。从塔上半个月一次拍下的图像,记录着绵阳基地的不断成长;同时,也记载了涡轮院和建设团队担当使命的奋发实践;还有来自上级、地方的关心与支持。

在一年前的那个“霜落路白”的冬日,涡轮院为绵阳基地建设专门成立的建制单位基地办、基建技改部、技改技术室等正式进驻现场开展工作。当时的现场,二三里地的山坳丘陵起伏、荆棘遍地,略有几分偏僻。涡轮院建设团队,在当地村委会的一个办公小楼里,在自己搭建的板房中,开始踏上建设现代化的航空城、世界一流的航空发动机试验基地的征程。

绵阳基地建设,是汶川地震后最大的国防科技工业异地重建项目。自然,建设者身上的担子是沉甸甸的。摆在他们面前的是过去不曾遇到过的困难与挑战。

创业是艰难的,但建设者以此为荣。在绵阳基地上班的涡轮院员工,一天中起早摸黑,要花上三个多小时,在住地与工作地之间来回奔波一百多公里。有些时候,为了工作进度,他们往往只能住在基地。施工管理与现场协调,是建设团队部分员工每天都要重复多次的工作。在夏日高温时段,施工单位都停止工作了,他们照样凭借电瓶自行车、毛巾和草帽这“三宝”巡视在建设现场的各个工地,一圈转下来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

建设者把艰苦当作荣耀。起源生成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设松花岭基地时期的“劳动建所精神”,又逐渐溶入新一代涡轮院员工的血液中!一位员工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们有着前辈那样的荣耀,有着开拓者的自豪……”

业务领域开始是不熟悉的,建设团队通过学习应对。进驻建设现场工作之前,只有少数同志从事过基建技改管理,建设团队的大部人员对建设项目招投标、评标等不太熟悉,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学习。项目实施招标之前,他们要专门组织学习,了解相关的法规和程序。在工作之余,在上下班途中的通勤车上,在会议室,大家学习、探讨和相互请教,成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社会环境是陌生的,大家使出科研攻坚的“韧性”去“攻关”。他们一趟趟跑地方政府机关,办理建设项目名目繁多的批复和审查。清晨,人家还没上班,他们就早早地候在了政府机关办公楼外;有时候,办公人员说“今天事多,可能不行了,明天再来吧。”他们总是耐着性子、面带微笑地说 :“我们再等等吧,你们下班了我们就走。”日子长了,人家和他们熟悉了,说是“私人老板办事也没有你们这么较真、执着。”他们的回答是:“要是私人老板那倒好了,我们要向国家负责呀!”

任务是十分繁重的,涡轮院通过“大技改”理念来化解。松花岭试验基地建设用了整整30年,而绵阳基地全部建成的计划时间只有短短几年。绵阳试验基地不是松花岭试验基地的翻版,后者比前者技术更先进、规模更宏大。涡轮院在专门从事绵阳基地建设工作的建制单位之外,利用科研人才,又组建起了一支庞大的设计军团。

涡轮院在松花岭基地建设中,积累了深厚的发动机及零部件试验设备设计经验,这些设计经验,在绵阳基地建设的设备设计中发挥出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近些年,涡轮院许多科技人员要在航空科研和绵阳基地建设两条战线同时作战。白天搞科研,晚上为绵阳基地建设作设计。2011年,仅涡轮院在松花岭基地的基层单位,就完成了数十台套试验器和一百多份搬迁方案设计,一些研究室完成的绵阳基地建设设计的工作量,占到了年度全部工作量的一半以上。

涡轮院党委书记颜建兴多次往返于松花岭试验基地和绵阳试验基地建设现场。他和主管副院长徐国及建设团队成员一起,根据施工计划、建设进度等因素,通过多方协调和一次次动员会,使绵阳基地建设进入了计划周密、组织严密、管理规范、严控质量、建设有序的新阶段。

可以这样说,涡轮院人在绵阳基地建设中 融入了自己的优秀传统文化、员工的奋发精神,还有院里的“存量”技术资源和管理创新,以及管理者的智慧。

绵阳基地建设,自始至终得到党中央、国务院殷切关怀,国家有关部委的大力帮助支持,中航工业党组的坚强领导,以及所在地方政府和人民的支持。

汶川地震仅仅18天后的2008年6月1日,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到涡轮院查看灾情,对异地重建基地作出了重要指示。2011年6月19日,国务委员刘延东在绵阳出席会议期间,听取了涡轮院科研工作和绵阳基地建设情况汇报。

当建设进入关键时期,国家财政部、国防科工局领导和机关负责人亲临绵阳基地调研、现场办公。2011年8月30日,国防科工局副局长虞列贵在考察绵阳基地建设期间,就其中的一些事项与绵阳地方政府进行了大量的协调,确保绵阳基地建设顺利进入了全面提速的新阶段。

中航工业总经理林左鸣多次到绵阳基地指导工作,使涡轮院人受到巨大鼓舞和鞭策。2009年岁末,林左鸣欣然题写“航空城”,为绵阳基地命名。中航工业发动机公司总经理庞为等领导,航空发动机研究院一分院院长刘廷毅等也多次到建设现场听取汇报,协调指导工作。

四川省、绵阳市领导也多次到现场办公,形成了绵阳地方与中航工业共同推进绵阳基地建设的良好局面。方方面面的智慧和力量形成了合力,加快推进了绵阳基地建设的进度。

建成后的绵阳基地,将跻身世界一流航空发动机试验基地之列,成为我国最大的航空发动机试验研究基地和技术后方。而作为绵阳基地的创业者和将来的使用者,中航工业涡轮院的核心业务、核心能力也将实现更大跨越发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