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妇回家过年时发现留守独居老父已病逝


打工夫妇回家过年时发现留守独居老父已病逝

这间破旧的房子就是老人生前居住的。



1月14日,在合肥双凤经济开发区打工的杨师傅和媳妇分别带着孩子回老家长丰过年。到了家门口时,杨师傅发现父亲住的房屋门用木棍反抵着。多次敲门没有应答后,杨师傅将门撞开发现,72岁的老父亲躺在床上已经咽气了。“没想到我还是回来迟了一步,对不起老人家呀!”杨师傅自责地说。


“从合肥出发的时候还开开心心的,我骑着摩托车载着儿子回家,还带着年货,妻子和女儿坐车回家,也提着年货,一家人准备回家过小年呢!”杨师傅是长丰县杨庙镇人,今年47岁。他告诉记者,他和妻子一直在合肥双凤经济开发区打工,妻子在一家工厂做电灯泡,他在一家皮革厂打工,孩子也跟着他们在开发区附近的学校读书。


1月14日,离小年还有两天,他就打算和妻子、孩子一起回农村老家过小年。当日下午3时许,当杨师傅的摩托车开到家门口时发现,72岁的父亲独住的小房子房门紧闭,“敲了几次门,没听到父亲应答,从门缝里看到父亲躺在床上不动弹,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随后,杨师傅撞开门发现,老父亲已经过世。


昨天,记者沿着一条乡间水泥路,在小雨中来到了杨庙镇杨师傅的家中。


杨师傅的家是两间砖瓦房。在两间瓦房的边上,一间破旧的老房子立在一旁,大概只有六七个平方米。里面放着一个小床、一个支起的小灶台和一张板凳,还有就是一些衣服和一堆柴火。


“他住习惯这个房子了,不愿意到大屋子里去住,我们劝过好多次也不行。”老人的媳妇席大姐说,她曾经想将大屋子的钥匙交给老人,但老人坚决不愿意,说怕把儿子和儿媳妇的房子弄脏了。据老人的邻居杨存亮介绍,老人的儿子杨师傅也不容易,一直在外面打工,吃了不少苦,“他从小就没有娘,老人一个人将他拉扯大,他做过许多苦活,在窑厂干过,也当过保安。”


“别人虽然不怪我,但我心里自责,对不起老父亲!让他受苦了!”昨天,杨师傅告诉记者,平时他大概半个月回老家一次,给老父亲带些米、菜,看看老父亲的生活,“平时我打工太忙了,也顾不上老父亲,要不然他也不至于这样离去。”


邻居杨存亮介绍,他在1月11日前后,还看到老人家出门挑水。老人的儿子杨师傅说,父亲可能是因为拉肚子生病,又没有及时治疗,也没有力气,所以才离去的。(周晔)



快过年了,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我们本不愿将这样的新闻带给读者。但这样的悲剧之所以发生的原因,还是应该引起反思的。


劳动力的流动造成农村出现大量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在这个不争的事实面前,如何缓解由此产生的负面影响,已成为当下必须解决的问题。


令人欣慰的是,一些乡村已经开始建立邻里相守的互帮互助机制,而政府也正在积极建设“留守儿童之家”等公益性设施。虽然这些努力已经产生了很好的效果,但仍比不上“常回家看看”、“有事没事给家里打个电话”更让老人和孩子感到贴心。希望每一个在外的游子都能尽量抽点时间回家看看,也希望电话那头的乡村也常常收到城市温暖的来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