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让人纠结中美是对手、敌人还是伙伴?

英国“中东在线”1月16日文章,原题:中国和美国:对手,敌人,还是合作伙伴? 媒体和政治人物热衷谈论中美关系。一般分析认为,这是衰落中的超级大国美国与崛起中的“新兴”大国中国之间的关系。在西方,中国往往被视为“威胁”。但威胁谁呢?什么意义上的威胁?

自19世纪中叶起,中美之间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当时,美国开始扩大对华贸易。20世纪之交,美国提出“门户开放”政策,虽然主要针对其他欧洲列强,但也跟中国有关。此后不久,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一道,镇压反帝的义和团运动。在国内,美国政府则想方设法阻止中国人移民美国。二战时期,中国被视为对日作战的盟友。当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后,中美似乎成了死敌。但这段时间相当短,不久尼克松访华。苏联解体后,尽管中美反苏同盟变得无关紧要,但两国关系并未真正改变,实际上,变得更加紧密。

今天的情况是,中国对美国存在大量贸易顺差,其中许多投资于美国国债。此举等于为美政府提供融资,使其能继续耗费庞大资源在全球范围展开军事行动,还令美国成了中国出口产品的好买家。

两国不时地打嘴仗,但激烈程度无法跟美苏冷战时期同日而语。因此,过于关注中美两国的言辞并非明智之举。在全球事务中,言语通常主要是为了在本国国内制造政治效果,而未必真正反映对外政策。

相反,外界应更多关注中美的行动。例如,2001年撞机事件后,一些美政客呼吁采取军事行动,但布什总统没同意;美国多次推动联合国支持自己的行动,中国人常常表示异议,但从未真正投票反对美国所发起的提案。尽管言语上激烈交锋,但双方都保持谨慎,这似乎是中美都倾向于采取的行动。

降低美中彼此不断上升的脆弱性,将有赖于一种不同的办法:互相战略克制,即两国应达成共识,绝不首先使用核武、反卫星或网络武器,对另一方或其盟友实施战略攻击。对于美国来说,这意味着接受中国的核威慑力。而美方也应坚持中国做出承诺,不要主动攻击对我们经济至关重要的卫星或战略网络。

承诺能否信守,甚至在危机时期,最终取决于互相威慑。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若一方明白它无法抵挡报复,那么就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反卫星或网络武器。当然魔鬼在细节中,互相战略克制如何定义乃是关键。

对于美国来说,现在正是提出美中战略克制的好时候。中国可能不情愿,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军队的反卫星和网络战,是抵消美国常规优势的途径。不过,美国可以拿出旨在降低战略危险的全面方案,持之以恒地贯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