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既然把专家的卖国言论都能搞到铁血聚焦,那这篇文章则有对中国外交一阵针见血的认识,希望小编把他也搞到铁血聚焦,算是对这段时期铁血常出现卖国专家言论的反击吧,同时让更多人明白外交深层次问题。

中国防务网消息:为了回应国人在近期来对中国外交工作一浪高于一浪的质疑,2011年12月18日,由外交学院主办、人民网协办了一次中国外交研讨会,国内众多知名专家学者出席,并就经济外交、周边外交、中国与大国关系、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领事保护等多个专题发言。

新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乐玉成在会上发表题为《国际形势风云激荡中国外交乘风破浪》的主旨发言。这位1963年出生,从事外交工作已25年、主管外交政策规划的官员,当天重点就如何看待和理解中国外交阐述四点看法。

“第一,要看到中国外交成就来之不易。”

乐玉成说,2011年是重大战略意外迭出的一年。当前,中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举足轻重,各方包括国内民众对中国外交的关注、期待和要求越来越高,外界对中国的发展还存在一些疑虑和误解。中国能够保持总体稳定,经济实现较快发展,国际地位显着提高,国际影响进一步扩大,这些成绩来之不易,应该珍惜。

“第二,要看到中国外交顺应了世界人民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的大势。”

乐玉成说,随着全球化进一步发展,我们越来越生活在“地球村”里,各国利益交融交汇越来越密切,大家相互依存,谁也离不开谁。这是一个全新的形势。我们不能再用“我兴你衰”、“零和游戏”等冷战思维来看世界、办外交。不久前,中国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政府对世界做出的庄严承诺,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不是忽悠人的。

“第三,不能简单地用‘软’和‘硬’来界定中国外交。”

乐玉成说,国际上特别是西方一些人指责中国外交强硬了,不像过去好说话。但是国内一些舆论又说我们的外交太软,主张“亮剑”,要求教训一些国家。这本身就表明,从不同的角度***外交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不能说动枪动炮才是硬,通过对话谈判解决分歧就是软。中国人讲刚柔相济。智慧比拳头更重要。

“第四,要看到新形势下做好外交工作并不容易。”

在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提倡的韬光养晦要作为国策坚持一百年的感召下,作为主管中国外交政策的专家,乐玉成热衷于让人们从“不”字来理解中国的外交政策。这与他在上个月发表的一篇讲话一脉相承:中国崛起之路走得不容易、中国不照搬别国模式、中国不谋求颠覆现行国际体系。

看来,乐玉成似乎对中国的外交“不做什么”特别有体会。但我们不禁要问,邓小平当年说的策略是“韬光养晦,有所作为。”那么在“不做什么”之余,我们的外交部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

是的,乐玉成说,中国外交要做好准备,应对好外部经济环境变化和各种风险挑战。 乐玉成还谈到,最近美国调整亚太战略,加大对亚太投入。有人对此感到担心,怀疑中美能否在亚太和平相处,甚至认为我们的周边环境恶化了。

“在我看来,美国从未离开亚太,也谈不上‘重返'.中国无意也无力在亚太排挤美国,希望美国在亚太发挥建设性作用,包括尊重中方的重大关切和核心利益。太平洋足够宽广,应能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的共存与合作。”

乐玉成说,我们入世十年,“与狼共舞”越舞越好。我们在外交上也要有这样的胸怀,面对形势变化,要用合作而不是对抗的思路来解决问题。我们要有自信,只要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开放合作,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就没有人能包围我们,排挤我们。

在乐玉成看来,有所作为就是要有自信办好自己的事,用合作开放和平与狼共舞,当今世上所有的问题就可以解决。

如果说,乐玉成口中的“世界人民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的大势”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的话,国际问题专家、外交学院常务副院长秦亚青更进一步把当今世界的主要潮流界定为“和平、发展、合作”,并呼吁据此制定我国的外交政策。

他说:“理性外交的内涵是要有战略性,要符合时代潮流和大局。如果我们界定天下大势是和平、发展、合作,那么外交要符合大局。”

“所谓合作性,就是不能用’零和‘、冷战思维去思考,不能用一种’你死我活‘的心态去对待所有的竞争、冲突和矛盾。”秦亚青说。“如果我们认为在很多事情上可以合作,能够想出办法来合作,那么也许我们就会走出一条不同于以往强国争霸、祸及世界的道路。”

他认为,还要从辩证性的视角来思考外交行为和外交政策,要刚柔并济、有勇有谋。“我们知道任何斗争、任何交往、任何合作之中都包涵着两个方面。任何时候都是斗争与妥协相结合,智慧与力量同时使用。”

回应国人对前一段时间由外交部主持的与周边国家正式划定陆上和海洋边界的工作成绩的质疑,这次会议上有的专家还说,中国这几年来的领土和领海面积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

在外交学院的这一伙专家看来,外界对外交部们前一阶段工作的质疑,是没有理由的,只是匹夫之勇。国人应该多动脑筋,继续韬光养晦,搞好经济,办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不要再对专家们才有资格从事的外交工作指手画脚。

现实是这样的吗?

我们且不说这些专家们用的是哪一只眼睛看到我们的领土领海在这几年是增加了,也不知道这些专家们是根据我国哪一年的面积来对比哪一年的地图来做出这样的结论。我们只是切切实实地看到这几年来我国的渔民渔船在黄海东海南海自己的传统渔场里被周边国家以暴力抓捕扣押甚至杀害,大量的渔民失去了生计。我们的一位船长在上星期韩国被人家以“非法越境用碎玻璃杀死杀伤两位海警特工队员”的罪名带上法庭起诉,前天又有一位船长在自己的传统捕鱼区被日本海警抓捕,渔船被拘押。

显然这些专家们说的话是没有事实根据,而且极不严肃的。

几天前的12月16日,过去很少召开记者会的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吕新华主动邀约4家香港传媒见面。在大约半小时的见面会上,吕新华说,“维基解密”网站披露的美国驻港总领馆电文显示,美方不仅就香港政制发展问题向特区政府提出过带有干涉性的意见,而且与特定的某些人频繁见面,更有部分香港人士主动要求美方介入香港内部事务。

吕新华警告美国驻香港总领事杨苏隶,如不改正,“中国政府有权采取严厉交涉,把他列为不受欢迎的人”.而美国驻港领事馆寸步不让,否认在港行为不当,表示将“坚持一贯立场”,誓将在东欧及中东开展的颜色革命在中国领土上推广。

不知道认为要用合作不要用对抗的精神,才能“与狼共舞”越舞越好的乐玉成有没有看到过外交部发布的这一条新闻。无独有偶,美国前驻华大使,现在代表共和党竞选下届总统的洪博培前些天公开演说,声称要在中国网罗80万人,发动以什么花为名的革命,扳倒中国政府。

无疑,当今的中国是处在一个历史的新阶段。这个新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充分利用了国际形势留给我们的难得的和平机遇,在国家的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当今的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工业国,国民生产总值仅次于美国。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在可见的将来,中华民族将会迎来近百年来国人梦寐以求的伟大复兴。

与此相对的是,传统的西方资本主义大国正在经历历史上最深刻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许多西方国家的政府的主权债务信用评级被下调。西方国家经济繁荣的指标性金融市场,长期以来雄踞全球榜首的美国纽约证劵交易所 ,今年也不得不让位给中国香港的联交所。华尔街被大批的失业中产阶级占领,当局用武力清场,威信扫地,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

美国和欧洲国家是如何应对自己的危机和中国的崛起的?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在他前几天发表的题为《如何看待美国战略重心转移》的演讲,提到了下面的一些事实:

美国正在全力打造以中国为对手的战略遏制体系,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

第一,以中国为主要作战对象,以西太平洋为主要战场,以空海军为主要作战力量的“空海一体战”战役作战体系。

美国人的原话是这么说的:“空海一体战”主要针对的是变化中的中国的反介入与区域拒止作战,假如美国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在中国实施大规模陆地作战的话,那么西太平洋战区将是空海军主导的空中和海上战区。同时还说:在西太平洋能够对美国影响力和力量投送构成严重挑战的国家是中国。

这个战役作战构想最早是美国国防部委托一个智库搞的,现在已经为美国国防部正式采纳,成为国家军事政策了,而且在国防部成立了“空海一体战”办公室,这在苏联时期都是没有过的

第二,以日本和澳大利亚为南北两大战略支点的军事同盟体系。北边是日本、南边是澳大利亚,南北对中国进行钳制。

美国不仅要把美日、美韩同盟搞在一起,实现美日韩一体化,同打造包括印度、越南、菲律宾在内的“亚洲小北约”.美国人打仗历来强调同盟战略,不是单打独斗。海湾战争以来都力求拼凑多国部队。现在它做的,就是为未来作战做组织准备。

第三,以西太平洋岛链为依托的军事基地体系。美国在澳大利亚安全环境并没有发生变化,并不面临现实重大安全威胁的情况下,急于在达尔文港驻军,为什么?就是未来能够快速前出南海地区。

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基地体系大体上由三线五群组成,三线即西太平洋第一、二、三岛链,五群就是东北亚基地群、关岛基地群、夏威夷基地群、澳新基地群、阿拉斯加基地群等五个基地群,美国60%的核潜艇、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中的6艘要部署在这里。

第四,以西方价值观为内核的政治渗透体系。包括利用网络等新的传播手段,宣扬西方价值观,在中国培植代理人。

第五,以排斥与压制中国,确立美国经济主导权的经济遏制体系。美国积极打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排除中国,重新夺回在亚洲的经济主导权。

第六,以离间与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友好关系为特色的所谓“前沿部署外交”体系。

上述动向首先表明中美矛盾的深刻性,不是一个人可以改变的。不管是老布什、小布什还是奥巴马,都是一致的,没什么大的区别;其次,表明美国霸权利益的根本性,表明美国维护霸权的决心和能量。我们不要低估;三是表现中国国安全环境的确十分严峻,决不能掉以轻心。

彭光谦有一句话好像是专门针对乐玉成和秦亚青说的。他说: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中美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美国不会对中国怎么样。实际上,中美相互依存本身就有两重性。就像两个人的关系一样,互不认识,就没有矛盾。而随着关系越来越深,矛盾就多了。一战也好、二战也好,一些开战国家之间贸易依存度并不比今天差,有依存度不等于就可以化解全部矛盾和风险,这是一个误区。特别是在经济危机条件下,制造军事危机是历史上某些国家转嫁危机的惯用手段。

秦亚青要国人不要用冷战的思维去看待中美关系。可美国和西方国家从苏联和华沙条约组织解体以来,一直就没有放弃冷战思维,而且一直是利用冷战所形成的西方同盟来维持自己的霸权地位。时至今日,美国媒体普遍认为,中美冷战已成必然。原因很简单,美国为了保持世界独大的地位,肯定要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来围堵中国。奥巴马已经明言中国是美国的主要敌手,美国绝不做世界第二。

由于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备,表明了它用以维持霸权的主要手段是战争。因此,中美之间的竞争最终不会是一个和平的竞争。

所以,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近来不断地提醒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要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

显然,乐玉成和外交学院的专家们对国际形势的主流是和平发展与合作的判断,与我们所处的现实环境是有很大的距离的。这不是简单的鸽派与鹰派,或者是外交官与军人由于职业不同而对同一个问题采用不同语言而产生的差距,而是从根本立场不同所产生的世界观的对立。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这些人组成的小圈子掌握了我国外交相当一部分的话语权,所以我们才会在外交领域看到近年来不断有很多本来不应该出现的妥协产生。

可以认定,外交学院这一次大张旗鼓地以研讨会的形式,出动官方和非官方的人物发言,回应国人对外交工作的评论,是有所准备的。这次研讨会没有让一贯好出风头的吴建民发言,想必也是考虑到吴建民前一段过于锋芒毕露,大众观感不佳,怕他再次抢了会场的焦点。

现在大家倒是有理由担心,外交学院这一伙专家们到底有什么打算呢?是不是要把他们对国际形势的主流是和平发展与合作的判断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础,推销给中央决策部门的新时代发展观呢?

我认为,他们的这种动作是徒劳的。原因是这伙人从基本立场到世界观都违背和否定了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正是我国新时代发展观的理论基础。正如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是党和人民团结一致、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的根本思想保证。”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革命的指导地位,不是个别人也不是一个党的主观意志决定的,而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包括毛泽东、邓小平在内的我们党的许多早期革命家,最初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真诚的爱国主义者。目睹国难当头、民不聊生的惨状,在他们头脑中首先产生的是救国救民的意识。他们接触、研究过各种各样的主义,最后认定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够救中国。

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世界的本质和规律,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本质和规律,特别是揭示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发展规律。而外交学院研讨会所宣扬的盲目和平主义的世界观,与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是对立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全党全国人民在反思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有过一段是否需要继续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肯定的。讨论的结果,还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认定我国的发展水平还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必须利用第三次世界大战还没有条件打起来的历史机遇,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建设,引进西方国家和地区的先进管理制度,先进科技和资金,快速增强国民经济实力。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是允许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而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成绩表明,当时中央的判断是正确的。

在如何判断国际形势方面,马克思主义有一个基本理论,即: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帝国主义是一切战争的根源。

如果说,三十年前,苏联还没有解体,周边环境对我们的压力不大的话,那么在苏联解体二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综合国力已经远超俄罗斯,而且在生存资源的消耗上已经切切实实地动到了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现实利益,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而且这种矛盾会发展得越来越尖锐的时候,可以预见,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必须要动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包括政治,外交,经济,最后是军事手段来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从美国带领北约为了控制石油资源,在近年来以各种莫须有的名义发动了一场又一场战争的作派看来,如果我们不具备强大的军事威慑力,还想继续像乐玉成说的那样继续以阔大的胸怀“与狼共舞”而不被狼吃掉,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

乐玉成说:不久前,中国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政府对世界做出的庄严承诺,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不是忽悠人的。

看来,外交部和外交学院的这些专家们把自己当成了天使,一厢情愿相信自己是“和平”崛起。看他们的言论,显然是被自己的和平崛起理念所累,落入了动武就是违背和平崛起的思维定式。

在现实中,所有的国家主体,其实也像每个人一样,都是趋利避害的生命体。其实人家根本就不关心你的崛起是和平非和平的。三十年来,我们以善意与众多国家打交道时得到的反面教训还少吗?以南海诸小国为例,当有些国家只是试探性对你嘶牙舞一下爪,不曾想却也能从你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之后不但没受到半点惩罚,而你却为了“和平崛起”还要再给它一番抚慰,那么,做这样的敌人,哪个不甘之如饴,趋之若鹜?都不用美国人来煸动了。菲律宾和越南现在做中国的敌人就做得很亢奋,韩国人也很来劲。只要我们的妥协外交还这样继续下去,全世界的所有国家都会上来做中国的敌人的。

外交学院的研讨会有一个主流观点,就是随着GDP的增长,一切对外问题都会在合作与发展中自动解决掉。所以,就认同乐玉成喜好的“三不”“四不”,不作为,采取维持现状,苟且偷安的鸵鸟做法,不愿在面对其他国家的需索时,实行有力有效保护自己利益的措施。我们当然不可能期望他们在外交上具有从根本上进行变局的魄力。

古人云:事,难莫难于必成,败莫败于苟安。沧海桑田,人力之所不逮,所为者,乃可为、该为、当为之事而已。而今天中国的一些外交官,既妄求于历史之必成,又对该为当为之事苟且趋避。抱着这么一种赌徒式的心态去做外交,如果任其下去,国家离危险还远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