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薔薇花‧卿本山野寂寞客

薔薇花‧卿本山野寂寞客


唐代詩人賈島寫的《題興化園亭》是專寫薔薇花的,詩曰﹕“破卻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種薔薇。薔薇花落秋風起,荊棘滿庭君始知。”這是一首寓言政於詩的諷諭詩,但卻巧妙地運用詠花喻事來達到諷諭的目的。興化園是毀掉千家居所供權貴消遣作樂的奢侈園地。園內寧願不栽夏季結實的桃李和其他果樹,只種上莖上長剌、花開爛漫的薔薇等花卉供吟弄歡娛之樂。此中的桃李以其有花有實比喻德才兼備的優秀人才,薔薇則比喻華而不實、投機鑽營的人。最後兩句告誡當權者應當任人唯賢而不是任人唯親,更不應當荒廢賢人,栽培小人,否則,最后將會導致滿園荊棘,滿眼荒蕪 。

如若單純地以欣賞的眼光來看待薔薇花和抒寫薔薇花詩,其純粹的藝術效應則大不相同。宋代,以寫詞著名的秦觀,寫詩同樣極具功力。他的《春日》一詩曰“一夕輕雷落萬絲,霽光浮瓦碧參差。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寫的是芍藥、薔薇,他以擬人化的手法描寫,賦予芍藥、薔薇多愁善感的靈性,寄託了自己愛花惜花的細膩感情。

暮春時節,正值紅肥綠瘦,這時山野的荒草徑和小路旁往往有一種花與葉並不太突出,但香味濃烈的野花悠然自得地開放著……這種花品種頗多,據不完全統計多逹二百多種。這種在山野裏的花被稱為野薔薇,另有別名野客、雪客、剌紅、十裏香、買笑花、玉雞笛等,從這些花名,我們便可以感受出野薔薇的香味及其嫣然姿色。

我國民間很早就有人在注意她的特性並且善加利用,宋代詩人楊萬裏惜春憶春之餘,對於滿山遍野競開的野薔薇情有別鍾,熱情謳歌﹕“紅殘綠暗已多時,路上山花也則稀;荇苴餘春還仔細,燕支濃抹野薔薇。”可見野薔薇早就引人垂青,惹人遐思……楊詩中的“荇苴”是類乎於蓴菜的荇菜的枯株,“燕支”作胭脂解。

除了文人們以詩文詠之賦之,一些研究花卉的書藉也有研究性的記載。例如《群芳譜》記曰﹕“別有野薔薇,另名野客,雪白粉紅,香更鬱烈。”《花鏡》記曰﹕“野薔薇,一名雪客,葉細而花小……不甚可觀。”並且認為“此最賤,編籬最宜。”然而,野薔薇具有醫療價值,早在古代,人們便廣泛採用,蒸作露,採蕊伴茶,烹飲治瘧疾。

在眾多嬌小玲瓏的野薔薇中有些特出者得到人們的良好培養,得天獨厚,由野花轉而為家花。

我國的七姐妹花(亦名十姐妹花)是一種野薔薇的變種, 花朵艷麗可愛,清香可人,故以女兒们為其命名,令其活色生香起來。

在粵港一帶常見的薔薇,多為開雪白色單瓣,少數為重瓣的玲瓏小花,由於已被培育為觀賞花卉和經濟花卉,因而在現代植物學榜上有名,冠以地名,稱為“廣東薔薇”。

出現在西方國家的人工培植的薔薇,冠個西洋名字叫做“享利薔薇”,花色純白,清麗可愛,芬芳輕播。

有一種人工培植的薔薇也是開白花,花的直徑二英呎以上,以花品評之,是薔薇中的佼佼者、硕硕者,此花香氣爽人心肺。因花大葉大,被綽個花名﹕“光葉薔薇”。

在日本,植物學上正名為“多花薔薇”者也是由野薔薇培植的,其香氣濃烈。

現在,薔薇不野,人們不再稱其為野薔薇,而是直呼其為薔薇,那些優選者已成人們觀賞的名花,人們觀其花,聞其香,爽心宜肺,精神抖擻;那些飄香濃烈者經培植後,已成為製造富有價值的香水的優良原料。

歐洲的園藝家們採用中國月季花與薔薇雜交,培育出族群空前、多姿多采的玫瑰花。

如今,人們將薔薇和玫瑰互相媲美。

薔薇的身份從客到主,地位從凡花俗草到超凡脫俗的奇花異葩,植物學家們在研究這類花木時,設有薔薇科、薔薇屬,名重千年的月季花和風靡二、三百年的玫瑰,皆在其科屬之下。薔薇科計有兩大家族,一是香花家族﹕玫瑰、月季、珍珠梅、繡線菊等;二是花果家族﹕桃、李梅、杏、朵、蘋果等。這主要是在人們的關愛、培植之下,薔薇不斷地自我提升,不斷地自我奉獻,這是她真正的價值所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