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地方,安静着

本可以肆意地睡到地老天荒的,无奈,每天醒来的时刻,我还是毫不含糊地醒来,生物钟使然,也是年龄来了,活得几分清醒了,没那么多的觉跟在身后讨债般粘着了。呵呵,我这清醒可是字面意思,是不能往内涵里领会的。家里家外,没几个人不知道我的糊涂和粗疏的。不过,觉少了,一夜安睡,便自觉醒来,这是真的。



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开了笔记本,浏览了一下,觉得没什么趣味,凑到他身边,他也醒着呢,问他睡醒了吗,他摇头。问他没睡醒怎么醒来了,他无语。问他是我影响的吗,他点头。床上他的这情形,让我想起我早就认为他有的“老年痴呆症”,便忍不住想笑呢。其实,他这是赖不着主了,他比我还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早醒是他的长项。我才不惭愧呢,他若起来,比我折腾的幅度大着呢。



煮了面,里面加素菜,荷包蛋,调了味道,端进卧室,因他在飘窗的笔记本上整理他工作上的数据呢,疑似日理万机的味道。我这简直是慰劳兼敬仰了。盛好面,催他赶紧吃完再做了。习惯了边吃边问他一句“好吃吗”,他也总是有问必答而且那答案也总是一例的“好吃”,听了,我是小小满足着。因为我一向自诩为“会煮面的女人”。呵呵。



我跟他提起小叔子家上幼儿园的小孩子,昨天竟然在水里扑腾着会游泳了。我说这简直是给我上眼药呢。因为他一直敦促我跟他去学游泳。我至今还是水盲呢,他游得好,也总是在我面前有着小得意。我反讥他:“我不喜欢下水,但我擅长登高,小心这次华山之行把你扔在身后让你找不到我的影,你可别没面子。”他不屑地笑着我的狂傲。给我一句:“那么险的山,你也不怕危险。”我更是骄矜地回他:“我儿子都考上大学了,我还怕啥!”他被我如此更猛烈的狂言击到了,只有笑的份了,笑过,回我:“这下把你牛的,简直无法无天了。”嗨!在你面前牛一牛的兴致还是有滴!其它的时候,我只是守着我的淡漠和安寂的。



他要去上班,参加什么党委改选,一个上午就结束。他是很诚恳地邀我跟他前往。说我一个人在家也没趣,其实他一个人驱车很远的路也是孤寂的。那就相互成全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驱车穿过钢筋水泥林立的闹市,趋于更开阔更田园的地带,他那边是有着些自然气息的,尤其那沙田景色也很韵味的,看着也是神清气爽了。



把我送进他的办公室,给我开了空调,开了他的笔记本,他就出去了,去赶那个会去了,我则是安静在我一个人的江湖里。只是这江湖,换了地方而已,那安静的调调是一样的。



先是网上查询小子的录取结果,还未果,那就耐心等待了,我有这个耐心和闲心的。收藏夹里,翻出自己的博客,同时也看到一个我收藏的陌生的博客,该是我上次来他这里遇见的,喜欢那文字的风格而加了收藏的。回去,再就不记得了。进入那博客,看着一个女子温婉安静的心情文字,还是很喜欢。在一篇她的旧文里,我见到那里显示我的头像,下面的日期竟然是3月28号,也就是意味着,那一天,我来过。晃眼已是7月了,时光荏苒的节律总是那么轻慢无声,但脚步匆匆啊。3月28号,那一日我之情形,我都不记得了,这是在这里的提示中我知道我是来过这里,也来过这些文字里,仅剩这点印记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必要记得吧。过去,就是过去吧。



我安静地敲打这些文字,门轻轻开启,他的笑脸,我故作领导口吻地问之:“你好,请问你找谁啊?”t他笑,这领导的派头拿捏得不错啊,那是,装,谁不会啊,只是懒得装而已。



这一日,换个地方,安静着,味道还不错。仅此,为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