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警界内鬼上演超级无间道 最大毒帮终覆灭

重庆警界内鬼上演超级无间道 最大毒帮终覆灭

2012年01月19日 07:16:3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重庆警界内鬼上演超级无间道 最大毒帮终覆灭

重庆警界内鬼上演超级无间道 最大毒帮终覆灭

审讯大毒枭谭力仁。重庆市公安局提供

控制重庆毒品大半江山

警界内鬼上演超级无间道重庆最大毒帮覆灭记

今年1月6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核准:重庆头号大毒枭敖兴满犯贩卖、运输毒品罪,故意杀人罪决定执行死刑。他的同伙周光全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决定执行死刑。同日被核准执行死刑的,还有他们的庇护伞——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原副总队长罗力。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于1月6日对上述3名死刑犯执行了死刑。该团伙的另一名主犯许其贵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敖兴满的“江湖地位”注定这次审判必将成为重庆禁毒史和打黑史的一个标志性时刻:他是重庆毒品犯罪的“教父”级人物,麾下的毒帮以及从该帮派生出的分别以谭力仁、李享为首的共三大毒帮,是重庆毒品犯罪不折不扣的“龙头老大”,控制了重庆市60%以上的毒品交易。

该案由重庆警方“7·30”专案组侦办,该专案组还曾在办理文强等大案中建立奇功。日前,重庆警方正式披露“7·30”专案详情,让这个充斥着毒品、枪支、仇杀、金钱和警毒“无间道”勾结的神秘贩毒集团浮出水面。这是重庆公安首次集中披露的打黑专案。

敖兴满制毒贩毒集团猖獗一时,曾“开辟”出一条跨省市、跨国界的“一条龙毒品通道”:毒品原料从缅甸经云南进入国境后,运送至重庆,一部分在重庆销售,一部分销往广东、广西、四川等地。这个集团的覆灭,意味着大西南地区的一大贩毒通道就此灰飞烟灭。

3个帮派的骨干成员25人,涉案46人。根据《刑法》规定,贩卖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即最高可判处死刑;而这个嚣张的集团,运输、制造、销售的毒品达几千公斤!最终,该团伙中的4人被判处死刑,5人被判处死缓。

构建通道,“老特务”成重庆毒品界“一哥”

“83年严打”期间,曾有多次犯罪前科的敖兴满,最终因抢劫罪、流氓罪获刑14年。刑满释放后,时年41岁的他成为重庆最早涉及毒品的人员之一。

当时,刚出狱的他,没有资金和人脉关系,只能小打小闹。但野心勃勃的敖兴满有具体的计划和规划:要“做大做强”,一要货源,二要销路,三要靠山,不被公安机关查获和打掉,“有钱赚,还要有命享。”

1998年,这名毒品界的“小混混”迎来“事业拐点”,3个“关键症结问题”都有了路子。此后,他逐步成长为重庆毒品界的“大哥”级别的人物。

这一年,他网罗了周渝和“狱友”谭力仁等人,有了“左臂右膀”;他还通过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周光全,认识了到缅甸接触过毒品种植的贩卖者,有了自己的进“货”渠道。

在敖兴满的犯罪规划中,最难,也是最不容易把控的就是,万一贩毒东窗事发,谁来充当保护伞。当时,敖兴满既没有充足财力,也没有任何人脉关系,要想找到理想的靠山,无疑是痴人说梦。不过,敖兴满有他自己的布局:他在一个娱乐场所意外地结识了禁毒民警罗力,开始从头扶持。

精于算计谋略的敖兴满绰号“老特务”,有了毒品来源、干活马仔和警察朋友后,开始“大展拳脚”,和周光全、周渝等人到深圳专门讨论如何运输、贩卖海洛因以及赚钱后如何分成。

此时的敖兴满已经小有积蓄,身无分文的周渝正急切地盼望发财,周光全则是敖兴满的死党,几人一拍即合。当即商定,由敖兴满联系货源,其马仔负责分销,一个走私、运输、贩卖交易网络,就此形成。

敖兴满等人的“利润空间”大得惊人,迅速发迹,“老特务”很快成为重庆毒品界名头响亮的“龙头大哥”。

气焰嚣张,毒枭为“仗义”马仔立碑赞“忠魂”

2000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敖兴满贩毒集团遭受重创,首当其冲的是其马仔周渝之死。

当年6月9日晚,重庆市公安局禁毒处在一租赁房内查获了令人震惊的50公斤海洛因。周渝正好在场,他供认了自己贩卖50公斤海洛因的事实。

身为缉毒警察,罗力很快知晓这一大案。罗当时是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对毒品行业非常了解,知道“道上”当时能做如此大桩毒品“生意”的人为数不多。于是,当晚,他在办公室打电话给敖兴满,询问这批毒品是否是他的。

敖兴满自然矢口否认。

罗力的电话让他知道:有一个手上有大量毒品的人“栽水”了,而周渝的电话打不通了,他很快推测出,周渝出事了。于是,他电话通知周光全等马仔,立即逃往深圳,商定“惟一的办法是跑,越远越好”。自己逃到青岛。

去青岛前,敖兴满向罗力打电话,说他在跑路(重庆方言,指逃跑——记者注),并询问罗力能否帮他想办法。

这等于敖兴满变相承认了周渝所持毒品是自己的。刚到青岛,罗力来电话告知“周渝没有交代你们,可以回重庆”,于是,3个“惊弓之鸟”回到重庆。作为周瑜的上家,这起毒品大案幕后的真正主脑——敖兴满,就这样在罗力的帮助下,逍遥法外。

周渝在“6·26禁毒日”被执行枪决后,“心存感激”的敖兴满等人在歌乐山为以20万元的价格购买墓地并立碑“忠魂上九霄 美名传千古”。

周渝的“仗义”让敖兴满逃过一劫,但得力干将的伏法,仍给这个大毒枭一记沉重打击。

另立山头,“毒界儒商”做大成势

在重庆侥幸逃脱的敖兴满等人,继续行走在贩毒的不归路上,随后却在广西“栽水”。

消息传出,他曾经的马仔谭力仁认定:敖兴满这次没有罗力这样的关系“罩着”,必死无疑。于是,他开始谋划组建自己的“帮派”。

谭力仁本是敖兴满的“狱友”,与敖有“师徒”关系。谭长得白白净净,慎于言词,自称“儒商”,虽然并没有宗教信仰,却拒食猪肉。

谭曾私自贩卖敖兴满的毒品,因为没有罗力的“关照”,第一次“试水”就失手了,他侥幸逃脱,另两名同伙却被当场抓获。此事让敖兴满和谭力仁彻底失和。谭知道敖的“能量”大,杀人不眨眼,只得浪迹天涯,躲避敖兴满。

在一家小店吃饭时,他认识了打工妹严昌凤。谭力仁出手异常阔绰,严当即决定跟他“走江湖”,到云南“做生意”。

他们在瑞丽“大开了眼界”,接触到最早一批从事新型毒品的人,于是,两人以卖根雕、玉石为幌子,从事贩毒生意。

“儒商”谭力仁认为:贩毒风险大,不如制毒,于是,潜心“钻研”制毒工艺,经常向人求教。他经常向严昌凤讲:只要我制毒成功,3个月就能赚1亿元。

学到制毒皮毛的谭力仁带着严昌凤野心勃勃地回到重庆,组建了自己的工厂,一点点积攒原料,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后,2009年3月,他第一次成功结晶,制出毒品。

这个“爆炸性的好消息”让谭力仁的“队伍”迅速庞大,他迅速暴富,这名毒枭挥霍无度,简直令人瞠目结舌:他在重庆一家五星级酒店开房,一开就是一年;他还请来一名大厨,专门为自己做饭;他食用的大米,全是从国外进口的。

村民举报,捣毁规模空前的制毒工厂

谭力仁的制毒工厂产生明显的异味,并有机器的轰鸣声,他们养了很多狗,试图以“养狗”为名,掩饰非法工厂的实际作为。

山坳坳里的这个工厂因诸多反常引起了村民的怀疑,他们怀疑有人在制造假烟,于是报警。

警方迅速触动,在场的李顺平因为带着护目镜,另有鼓风机巨大轰鸣的干扰,并未听到外边的敲门声,等警察破门而入时,仓皇失措地被抓个正着。

现场的情景可谓触目惊心,“工厂”的其中一间屋中摆满了各种容器,有过滤器等器物,还有刺鼻的气味。民警在现场发现了大量的制毒原材料,以及琳琅满目的制毒工具。用来装原料的大型汽油桶,就有11桶之多。之后通过估算,这里的成品、半成品一共有近1吨。其规模在重庆查获的制毒案件中,是绝无仅有的。

案情重大,重庆警方迅速成立“5·11”专案组,这时,已晋升为禁毒总队副总队长的罗力出任组长。

内鬼坏事,查办毒贩一波三折

捣毁制毒工厂时,本在现场的严昌凤发现身穿制服的警察,赶紧带着毒品,翻越后墙逃跑。她在山谷扔掉毒品后,躲在深山里,电话通知男友王洪来接,对地形极为熟悉的王洪很快找到严,将其送到平时严和谭力仁接头的地点,独自离开。

谭力仁和严昌凤是制毒工厂老板的信息已被“5·11”专案组掌握,上网追逃本是最有效的追捕手段,但罗力却极力阻止将谭力仁列为网上逃犯,他的意见极为牵强,并不成立,但罗力的专案组组长身份,让不同意见被一一否认。

如何藏匿严昌凤,成为谭力仁当时的头等大事。这时,他想到自己服刑时的监狱警察刘勇。出狱后,谭力仁一直与刘勇以“朋友”相交,给过对方一些小恩小惠。

谭力仁对刘勇声称,自己有“朋友”躲债,需要借宿在刘勇位于监狱内的家属区。

几乎没有人能想到,这个制毒王国中的关键人物会选择这个堪称“最安全的藏匿地点”的监狱里的警察家中。这一重大案件,因为未将谭力仁和严昌凤抓获归案,陷入停滞。

2009年7月1日,“5·11”专案组有民警认为专案组组长罗力的作法过于蹊跷,决定瞒着罗力将谭力仁上网追逃。

这个大胆的做法很快见到成效:7月10日,并不知道自己已成网上逃犯的谭力仁觉得风声渐紧,决定亡命天涯,乘飞机前往云南,在机场被抓获。这时,他带着10多张电话卡、9部手机,其中还有没有拆封的,另有30多万元的现金,以及写有严昌凤及其他人信息的字条。

当天22时,“5·11”专案组组长罗力得知谭力仁在机场被抓获,两个小时后,他单独提审谭力仁。

提审中,罗力巧妙地为谭力仁“支招儿”。

谭问罗:现在怎么办?

罗力回答:叫你别跑,你还去坐飞机,只有刚起(方言,指挺住,不认账。——记者注),以后想办法。

心领神会的谭力仁一直拒不交代,该案在取得重大进展后,再度陷入僵局。

谭力仁的落网,让罗力惊恐万分,他第一时间将消息透漏给了谭的重要关系人杨世才。谭力仁在澳门豪赌时,杨是他专门的洗码人员。

杨世才随后立即赶到谭力仁在重庆的落脚点,把谭力仁所有的笔记本、电脑、光碟等物品,全部销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