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场没有打响的战斗

那是1963年的国庆节,北京要举行国庆阅兵,83个国家的来宾,要在观礼台上观礼,就在全国人民欢度节日的时候,美帝国主义的**号雷达哨驱逐舰,在10月1号上午窜进了我国的领海。旅顺口的潜艇、护卫舰,扫雷舰全部出海,快艇装上实雷,在海上漂泊待机,***机场的伊尔28鱼水雷轰炸机挂上鱼雷,飞行员坐舱值班,N个海岸炮兵连,全部实弹上膛,一时间战云密布。请战的决心书,像雪片一样飞到基地司令部。

老美的**号驱逐舰,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呢?因为他有强大的后盾,在我国领海线外面有一个航母编队,有N架战斗轰炸机。这时候在北京总览全局的是周总理,总理问空军司令刘亚楼,你能不能保证把舰载机,全部击落在渤海湾,刘亚楼说,全部击落?没有这个把握。总理下令,严密监视,不准开炮,同时命令沿岸的雷达,除了正常监视的警戒雷达外,全部关机。但是已经迟了,我们全部的雷达位置,都被老美标在图上了。

在这次战斗警报拉响的时候,我们164有一个老兵丁**,一听到警报声就骂,TMD警报连长,连个国庆节也不让我们好好过,我肚子疼不去。班长说了不听,排长叫了也不听,指导员对副连长说:“你下去叫他上阵地,如果坚持不上阵地,按临阵脱逃,执行战场纪律”。副连长提溜着手枪,到了丁**的床头上,告诉丁**今天是真情况,不是演习,丁**说:“哪那么多真事,还不是警报连长高了兴了,玩弟兄们一把”。副连长告诉他,如果你还不上战位,我就按临阵脱逃,执行战场纪律,说着扳开了五四枪的击锤,哗啦一下子弹上膛,丁**才象弹簧一样蹦起来,飞快地跑上了阵地。丁**是方向瞄准手,当他在瞄准镜里看到,半根烟那么长的美国军舰,冷汗像黄豆那么大,从额头上流下来。

丁**上了阵地以后,指导员叫文书拿来了他的档案,仔细翻了一遍,看到他的家庭是五代贫农,祖上是山东闯关东的穷棒子,指导员和连长商量了一下,就在联网的战斗电话里宣布:“鉴于*炮战士丁**,目无组织纪律,战斗警报拉响了,不上阵地,为了教育本人,警示全连同志,给予警告处分一次,填卡片,装档案”。

老美的**号雷达哨驱逐舰,就这样大模大样地,在我们领海里面,逛游了三天,参加国庆观礼的各国来宾,走的差不多了,10月3号下午,它驶离了我们的领海,和航母战斗群,汇合了以后,一同前往日本海。美国军舰离开我国的领海后,指挥员下达了退弹的口令,这是我们海岸炮兵唯一的一次退实弹。

然而,在丁**1968年退伍的时候,指导员考虑到他今后的前途,把处分给撤消了,处分的卡片也从档案里抽了出来,点着了火销毁了。

N年后,丁**在北京石油化工总厂向阳化工厂,任机械动力科科长,到上海来出差,在火车站碰上了辽阳的战友张**,可能是我的地址太好了,“上海徐汇区**路一号”,火车站又有**路无轨电车,直通我家,他俩商量了一下,就一起到家里来看我。我接到他在家里给我打的电话,从机关里赶回来,一见面,我就笑着说:“丁‘三皮’(他的绰号),你还想得到我啊,哈哈哈哈”。他第二次来上海出差的时候,我还在淮海路的饭店里,请他大大地“米西”了一次,“三皮”同志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都是后话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