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粮票的故事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粮票的故事


快要过春节了,看着家里那麽多的副食品,回想起在那什么都要票证的年代,是多么不可思议啊。先说说粮票吧,民以食为天,在那什么都要票证的年代,第一要务是要有粮票,没有粮票就吃不上饭,那是我是城市里的一个小学生,每个月定量25斤粮,十多岁的孩子,正是能吃饭长身体的时候,没有办法,放了学以后,拿着个网线袋,到近郊到收过菜的菜地里,向菜农要一点卷心菜叶子,回家烧菜饭。


记得1960年8月份,我考上了初中,一拿到录取通知书,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粮管所:“叔叔,我是中学生了,请给我改一下粮食的定量”,粮管所的工作人员,凭着中学的录取通知,更改了定量,当时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是33斤,一下子增加了8斤,可是回到家里,还要和弟弟妹妹们混在一块吃,对我个人的实际意义不大。


1963年8月我参军,穿上了水兵服,到了海军以后,我享受的定量是45斤,加上一天七钱黄豆,每个月一共是47斤一两,虽然,还要吃粗粮(苞米面、小米、高粱米),伙房里油水也不大,肚子总算是填饱了。就这样吃了六年的军人定量。


退伍回到了**市,分配到电信总局519厂当了冼工,按照当时的规定,冼工是轻体力劳动,每个月定量45斤,姐姐在大学里念书,弟弟妹妹都下乡了,老爸老妈被下放到黑龙江畔的开库康公社,家里就我和姥姥,虽说副食品要票,那伙房里的油水还是比部队足,45斤定量不觉的少。


四人帮粉碎以后,父母回了**市,虽然还要票证,但市场上的供应,比“文革”时期丰富多了。1979年春节前,不知怎么回事,我家的购粮证遗失了,在那买什么都要票证的年代,没有购粮证,过节的什么票证都不能领,更要命的粮票也所剩无几,对于一个家庭,遗失了购粮证,无疑是天灾。马上过春节的了,怎么办?老爸突然想起了,抗大的老战友傅叔叔,刚刚转业到粮食局,任行政办公室主任,对,给傅*同志打个电话。


第二天粮管所来电话了,周抗同志,你的购粮证不是丢了吗?春节马上到了,请你赶快来补新证,并领取春节的全部票证。哈哈,老战友的威力一下子体现出来了,从市粮食局朝下压了这么一下,粮管所乖乖地给我家补办新购粮证。那天我到粮管所办好了新证,领取了春节的全部票证,当我要走的时候,粮管所的所长问了一句,你在市粮食局有熟人?答曰:“何止是熟人啊,是老爸的老战友,抗大文工团的小傅*”。“小傅*”?,“是的,当年你们傅主任,在抗大文工团的时候,是个小鬼,老同志都这么叫,我也跟我老爸一样叫啊”。所长说了一句:“大不敬”,就一笑了之了。


傅*同志今年已经86岁了,身体还了可以,就是耳朵聋了,前两天我到瑞金医院去看他,和他说话要大声一点才行了,他感叹地说:“抗大文工团在**,只有我和苏*两个人了,其他同志都走了”。我估计能他能到96岁,就鼓鼓他的劲,傅叔叔,你能活100岁,他笑了,“*军,你说瞎话也不打草稿,我能过九十就不错了,呵呵”!这都是后话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