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三和正室妻子位置对调——网恋日记15

放假了,我很无聊。章小云送给我一笔钱后又回了B市。先前的种种劣迹,已经证明他不算是个好情人,现在,则进一步证明他是个无良商人,表现为对投资对象的态度上——和他聊天,总是一副不耐烦的嘴脸,或者不理,或者以“忙”“烦”“滚”之类的字眼应对。

视频里能看出他很忙,作为公司负责人,到年底,大大小小的琐事都要操心。镜头里便能看到他办公室里人来人往。只是我对他,实在无法因理解而宽容,在又一次遭遇蛮横后,我主动删了他。

缓解无聊的另一方式是喝酒。我不是酒鬼,但有睡前喝点红酒的习惯。孤单一个人,不需要工作又无所事事时,不知不觉就会多喝几杯。一个人不想在家,又不想上网,便流连于一个名叫“陌路人”的酒吧。喜欢那里的音乐,柔情绮靡,伤而不怨,犹如星光摇曳下一杯淡酒的慰藉。未触到酒,先有了三分醉。那里的灯光也是宽容的暧昧,让人觉得,如果这里喝醉了,跌碎酒杯也无伤大雅。

时常在半夜,或者凌晨从酒吧出来,街上所有的灯都熄了,寒气袭人深入骨髓,也是豁然爽利的冷。天空中一轮下弦月。透过醉意看身处的这所小城,像是穿越到古代,石板路泛着青光,飞檐好似剪影,古巷幽深,悄无声息,仿佛时间凝固,没有过去,没有将来。

想起“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想起“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峰峦叠嶂的记忆,在终成陌路的一天重读,为什么总让人,有潸然泪下的冲动?

华哥,华哥,当我不再年轻,当你已然老去,是否还会记起,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子,是如何在遇见你之后,丢失了自己。


我的无聊,应该属于无公害的,却有人不肯放任我的无聊。比如董婉儿这个三八。她作为一个负责的主妇,一直自专而又忙碌的储备调理着一应年货,没两天就腻歪了,开始找帮手,第一个寻晦气的是她男人雷春,第二个是我。


我留恋酒吧的同时,雷春却爱上了棋牌室。棋牌室是大部分男教师喜爱的消遣场所,几个熟人相约一起小赌怡情,其实也无所谓。然而问题是,他点子背,讨了婉儿这样一个老婆。——打量着我因宿醉而苍白的脸,尖刻的说起她老公,该女人居然用上了“伤心人各有怀抱”这样的语词。


具体的教育过程我是不知道,作为第二个被抓的壮丁,我来到婉儿家时,雷春又开始了惯常的闭门思过。距离春节还有些日子,他偏安的房门上却早早换了一副新联:上联:有输真服跪;下联:无钱小神仙;横批:老婆吉祥——真服了这对活宝。


来到后又发现根本没有要干的活儿,除了吃还是吃。流连到晚饭后她还不放我走,把雷春赶去女儿房间去睡,她要和我联床夜话,其实又没什么好说,不过是一起看碟罢了。——明白她的苦心,不想我再去喝酒而已。

这个土包子,把别人看旧了的《画皮》看得津津有味,看到周迅把赵薇整成白毛怪时,她愤慨不已,骂周迅狠毒,又骂赵薇窝囊。我赔笑附和:“是啊是啊,偶尔偷一把也就算了,还想越俎代庖?这小唯跟你那野嫂子有一拼……”不想这就踩到了她尾巴上,丫笑容马上冷了,大白眼恨恨瞪着我,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就你会联想!”


……不得不牵出另一个故事。


婉儿的哥哥做钢材生意赚了点钱,觉得自己家大业大,没男孩继承未免单薄。嫂子已生下两个女孩,再生育就是违反国策了。她怀孕后为逃过妇检,离家躲藏起来,对外只谎称外出打工。他们的如意算盘是,等到胎儿四个月大时,偷偷做B超查出孩子是男是女再做决断。四个月后测出是女孩,嫂子忍痛堕胎。不想婉儿的哥哥却是耐不得寂寞的,妻子四个月不在身边,他竟与雇来的女店员勾搭上了。那女人能说会道,年轻风骚,很快把别人的老公糊弄的神魂颠倒。可怜做妻子的在这场传宗接代的试验里,白遭了一场大难,肚子空了,心空了。回到家里,发现存折和双人睡床也空了——她丈夫弃家舍女,和那小三公然同居了!


嫂子在家颇得人心,对哥哥的作为,一家老少都严重反对。他们采取了令他回头的措施。包括老娘痛殴逆子,警告并驱赶小三,甚至找到那小三的父母说理。这对父母倒是思想传统的老实人,奈何女儿不服管束,一怒之下竟然扬言和她断绝关系。当然,这口头发表的声明,并不具备什么实质性的杀伤力,也许不过是阻隔麻烦的一种手段,却着实令这小三伤了心。她的本意,或许只想和哥哥玩转一把风流,现在被逼到绝路上,竟然铁了心肠,一意跟定了他。


婉儿和嫂子情同姐妹,势必要替嫂子伸张正义。她的做法很二:纠集老公、老母和嫂子一行四人,气势汹汹扑向哥哥的新公馆,要把那小三狠狠抓打一顿。不料想雷春个没用的东西,刚走进深巷便崴了脚脖子,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完全丧失了作战能力——事后发现丫这伤完全是装出来的,他厌战;作为主力的嫂子,大敌当前,陡然短了士气,嘤嘤哭泣着蹲在地上,根本不上前;“捉奸敢死队队长”婉儿破口大骂小三狐狸精骚货勾引人家老公不要脸,那女人吃不住骂,先冲上来动手,婉儿有心迎战,被哥哥紧紧拉住无法施展,脸上吃了小三狠狠一记五指山;婉儿老娘基本上贯彻了老毛子稳、准、狠的战略方针,她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小三的头发,不料想哥哥一拳砸在老娘胳膊上,着手处立刻高高隆起……那只胳膊疼几十天,肿块半个月才消除,老人气坏了,逢人就疯疯癫癫说养儿子好哇,什么样的女人都能令他打老娘……总而言之,这场战以婉儿一方大败而还做结。当时婉儿向我诉苦,被我好一顿奚落:“你个愣头青,脑子短路了!出什么风头嘛,套一句话说,‘铁打的哥哥流水的嫂子’,不定他们离婚娶了这一位,你丫混的里外不是人!”


然而嫂子不愿意离婚,哥哥以狠不下心肠抛开两个女儿的妈妈为借口,一头过着太平日子,一头安抚着小三,悠悠然安享起齐人之福。那小三却有恒心:遭遇一次围剿后,有幸保存了革命有生势力,搬到一处偏僻的地方,租两间房住着,无声无息消停大半年光景,居然为哥哥生下一个儿子!


婉儿的妈妈获知这个消息,第一句话就是:“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她要狠心对付小孩子,就不好了。”对老人家来说,孙子第一,用邓小平语录的一句山寨版:“芦花鸡黑花鸡,能下蛋就是好母鸡”,至于下蛋的母鸡是否正牌,就不那么重要了。纸里包不住火,嫂子还是知道了这个消息,要死要活痛不欲生。哥哥反而安慰她:“放心,我不会对你们娘儿仨撒手不管的。”——丫俨然成了情深意重的段正淳。


婉儿先前恨那小三无耻,后来转恨她嫂子不争气:“索性离了,两个女娃儿都撇给他,看他还怎么得瑟?”


嫂子也有能拿上桌面的苦衷:倘使离婚,她自顾不暇,肯定争取不来抚养权,两个可爱的女儿定会落入那狠毒的小三手里受折磨。一日她在,那野女人就不能进门——选择不离婚,是否还对在她吃苦遭罪时背叛了她的丈夫怀有感情,谁知道?


周立波说,三十到四十岁是女人的婚姻黄金期,三十岁前的女人为要不要嫁劳心,四十岁后的女人为要不要离伤神。姓周的虽然满嘴胡吣,这句话应在嫂子身上,却是真理。


婉儿说她嫂子大概受了刺激,有时对女儿好的不行,有时又发神经说狠话,要害死她们俩再自杀,让她哥后悔一辈子……婉儿现在担心,以她现在的状况,能教育好小孩才怪!


老母亲偷偷看了几次孙子,回来描述时喜不自禁:“可怜他们娘儿俩,挤在人家出厦屋里住着,一进门就是床,大中午不关门,太阳直晒在脸上。。。。小东西比上次黑瘦多了,咱们也不方便照顾他----你嫂子也是,干嘛还在这住着呢!”


嫂子现在成了第三者。


本文内容于 2012/1/19 9:21:21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