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柚子传奇

柚子君由于长相酷似柚子而得名。最早有个很恐怖邪恶的名字,只要一看他那名字就吓人咯半死,平时作恶多端,滥杀无辜,恶名远扬,曾一度含羞引退江湖,后来由于患眼疾,整天眼睛胀,就用缩写ZY这个名字以毒攻毒. 可是用了没多久又出事了。

有一日,柚子顶着缩写ZY的名字在园子里走来走去,不幸被大观园一姥姥看见,大呼:“二丫,二丫,你上哪?”,从此咱君再也不用缩写了,柚子这个名字才算正式启用。

却说咱君整天迷迷瞪瞪,睡眼惺忪,动辄就发火瞪眼睛,脾气大的吓人,把个忧郁气质生生给毁灭了。每天弄湿头发,再用电击,喷点啫喱水,刺猬形状,瞪着通红的大眼睛开始四处游荡,冷不丁抽起风来。比铁叉系统还要命。

咱君最大爱好就是拧麻花,拧起麻花那可是目中无人胸中有数。眼中迷幻,嘴里念念有词,只要是麻的东西,他全拿来拧。找一口大锅,浸泡一盆五颜六色的颜料,然后左右手各拿一把匕首开始对着大锅削发,等锅里满满一层碎头发茬后,柚子的脑袋就像刚割过的韭菜一样,七长八短。准备工作就绪。他开始拧的时候,以大树,巨石为依托。在一个小河边,拿着一盒发酵粉,扬手一撒,酝酿一片山蒙蒙,水茫茫的朦胧景象。就开始用剑麻做武器,刺激暗夜里的流萤,花间的蝴蝶,水面上的蜉蝣。后来他对这些目标也失去兴趣,就开始箭射明月,刀劈清风,怀抱云朵。有时候会用拧好的麻绳把自己缠绕起来旋转360度。凭你是谁,也剪不断,理还乱。黎明前的寒冷是一层淡蓝色稀薄的雾,在这个时候他才昏昏睡去,脸上笼罩一层神秘的蓝雾。

咱君行踪诡异,神龙见首不见尾,本欲聘为军师,无奈他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有事不请假,没事不报到。自由散漫,无拘无束,自私自利,间或性职业病发作,翻脸不认人。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只好随他去了。

咱君一向故弄神秘,职业保密,性质却很有杀伤力,经常要食用速效回魂丸,大半年时间都在呼唤灵魂。所以工作是忙半年玩半年。休闲期间急需心理辅导员一枚,和他一起加工麻织品。虽然招聘小广告贴的满街都是,可是应聘者寥寥无几,只有临时抓来一个小妖充数,小妖不怎么听话,又经常变换身份捉弄他,而且下药很猛,眼睛治好耳朵又聋了,鼻子治好嘴巴又歪了,看其状态痛苦不堪。

咱柚子君少年时说好听了叫投笔从戎,其实也就是考不上大学去当了兵。那么柚子有没有文化很难说,但是五马六道的野书杂书肯定是看过不少,中外文学,戏曲杂谈连编带蒙,让你不辨真伪。上了军校练就一身硬本领,本来走人间正道是沧桑多好,偏偏当个文化教官去折磨士兵,在课堂上口若悬河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可是,讲着讲着就走偏了,什么道啊道,非常道,兵娃子们都被他带到沟里去了,一个个混混沌沌,如梦如幻。那时候要说“茫然”这个词怎么讲:就放眼望去,讲台下面白茫茫一片真干净。讲台上,摇头晃脑吐沫星横飞云山雾罩不知所云,生生把些个活蹦乱跳的兵愣是熬成木呆子。面无表情,五官错位的比比皆是,真是道可道,非常不道。

有一次,赶上课间休息,柚子踱步去马厩看看,马厩里有个兵看见他来突然神经错乱,他上前一把抓住兵问:“你为啥不上课,敢偷吃三个轻骑的鸡蛋”兵大惊,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杀人了,马厩杀人了”。柚子岂能放过那马厩兵,看他跑就撒丫子追,几步就追上那马厩兵,马厩兵哀嚎:“长官,我已经请假了,你放过我吧”。柚子悠然问道:“你刚才说谁是马厩?”。

要说柚子君当年那可是过五关斩六将挑选出来的五项全能。短跑健将,神枪手莫他非属。到如今还落下了心理阴影,一到晚上,就梦见让子弹飞,总也落不下来。那些子弹都拖着长长的彩带,在夜晚的星空下飞舞,像流星雨似的散落下来,他就捡呀捡子总也捡不完。别人睡觉,他做梦捡子弹,那叫个累哟……

前面说了,柚子君喜欢拧麻花,经常有闲散人员围观他, 把谁捎带拧进去那是活该倒霉。拧的是天旋地转,神魂颠倒,空灵诡异,情愁缠绕,如暗夜里一个扭曲的精灵,时空飘渺中的一个幽魂,飘飘忽忽,幽幽怨怨,吓人也吓鬼,恨不能五马分尸,灰飞烟灭得以解脱。最后他灵魂深处一个转身,不待看清楚,就把扭曲的幻影枯死在温润的空气里。留下一幅犹如水墨画一样镂空的脸。刹那间雨过天晴,阳光灿烂,春暖花开。

这时候,你最好是躲在一个旮旯偷看,别有动静,他平时喜欢安静,假装思考,嘈杂声或者话太多他嫌烦就会突然秒睡,死活叫不醒;如果他生气也会突然消失,不管你多么悲伤尴尬,这点真是忒没素质了,屡教不改。不过你要有耐心。过一会他缓上来后就不提前情,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就可以随便和他开玩笑,嬉笑怒骂皆可发挥,他心情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他自嘲,比如他形容自己的相貌:头顶上斑秃一块一块的,脸似一个葫芦,下肥上窄,一个酒糟鼻子,少说也有2斤,比鸡冠子还红,短短的黄眉毛,一双小眼睛,肿胀往下跨拉着,衣服经年不洗,都照的见人影,口齿不清,流着哈喇子……嘴里喊着:“朵儿,朵儿我不怕你丑,咱们丑对丑,你别不乐意,待会等我酒醒了,恐怕我就看不上你,哈哈哈!”瞧他那德行。

柚子君一向奸诈,诡计多端,多疑多虑,又很警觉,想忽悠麻痹他不太容易,要识庐山真面目,还得设计诱俘,过敌方的眼底,去轰击他的神经中枢,恰巧某日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镜头闪现,忽见一清秀俊朗男子端坐在那: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秀气不让小女子。这是俺想象中的解放军吗?只见他左手夹烟,右手鼠标,云雾缭绕间吞吐自如,那一双大眼睛深似秋谭,却呈现一种少有的冷,一副闲散慵懒之态…..活煞煞一冷面小生。酷毙了。原来号称丑的惊动中央的咱君是个冷面俊朗哥!

巧的出了奇,柚子君居然和俺是一个系统同一条战线的同事,这让俺惶惶不可终日许久,答应他以后规规矩矩惟命是从。唉,从此他就拿咱不当回事了,把咱排在他所有事情的最后。有次十万火急打电话找他,他嗯嗯嗯半天才说:“急什么,不就是网上的事嘛”,真气人。作为网民,公然藐视我们网民,是可忍孰不可忍。俺生气哭的稀里哗啦要告发他上班时间喝酒玩麻将,他才乖乖滚回坛子里。

遭了,未经柚子同意,把真相公布于众,柚柚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实在憋不住想告诉各位,他还有很多糗事俺不敢说。回头遭受打击报复不合算。

最后提一下,柚子君喜欢听昆曲,尤其最爱《牡丹亭》那个娇情妩媚的女子丽娘,那媚儿是个还魂相思鬼,灵与爱,尖锐与和谐之间达到灵异之美。

有时候柚子会哼哼那里面的词曲:

[步步娇]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摇漾春如线

停半晌整花钿

没揣菱花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云偏。

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偶然从音频中传来那个鬼哭狼嚎之声,似有《忐忑》“骇”音节,绝对穿越空间“吼住”全场。听得俺是一愣一愣的。过好一会,俺才惊魂未定问:“柚子,踩电门上了?你没事吧?”那柚子一本正经问:“刚才什么声?”。

本想侃一段《柚子外传》,无奈未经授权,不敢擅自行动,只好传奇一下,请勿对号入座,谨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