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退伍之旅 车站遇列兵 叫我们“新兵蛋子”

在兰州火车站,经历了一生中最隆重、最难忘的欢送场面,告别了兰州军区的首长,我和战友继续着回乡的旅程。一路上心情极好,当时最大的收获就是不停地买具有地方特色的小吃,当火车很依靠一个站台,会有许多当地的农民,来兜售他们的特产。而我们最大的兴趣,就是品尝各地的美味。退伍回家时的心情,比当兵去部队的心情好了许多,没有了从前的迷惘和担忧,有的只是欣喜和放松。我们也从三年前的新兵蛋子,经过时间和部队的洗礼,变成了新兵眼中的“老兵油子!”

火车向蜗牛一样在铁轨上爬行,在车上除了睡觉,就是欣赏车窗外不停变幻地风景,看过了戈壁沙漠,也欣赏过了黄土高坡!沿途时而下去一些到站的老兵,虽然和他们素不相识,但还是看着他们绿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很想从他们的身上,找寻到自己的影子。当火车到达陕西境内后,我们送走了西安和咸阳的战友,没有太多的离别,陕西退伍的老兵,是超期服役的军人,没有多少人,团里只将他们送到火车站,便让他们自己坐车回家。也许这车上只有我们团巫山和云阳的老乡到达终点站。经过了四天四夜的旅程,火车终于进入了四川的省会——成都,到达成都后,由于这车不直达重庆,我们将在成都作短暂的停留,然后换乘另一列火车去重庆。

我们的行李已经办理了托运,随身携带的物品不多,全是按照团里的要求,统一装备,轻装上阵。下火车后,在军代表的带领下,跟着走向另一个站台,到达站台后,将背包放在地上,整整齐齐地坐在站台上。虽然都自认为是“老兵油子”,在这个时刻,都能听从送兵军官的安排,安静地等候另一辆列车。当车站后,我们很快登上了列车,坐在车厢里,看着陌生的站台。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匆匆地过客,不属于这个繁华的都市。正当我在多愁善感的时刻,看到站台的远处来了一个穿军装的战友,当时觉得格外的亲切。我和战友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他,望着这个挂着列兵军衔的兄弟。

当列兵战友走到我们窗前时,突然向我们大声喊到“嗨!这么多新兵蛋子!”我知道他悲剧了,这车上全是没事想找事的退伍兵,这家伙居然有种来招惹我们。果不出我所料,当列兵的话刚完,我的战友们一边怒骂,一边飞快地操手里的东西往他身上砸去,只见所有的窗户都是卤鸡蛋、桔子等其他剩余的土特产,不停地朝着那列兵飞去,还有众战友大骂的声音!“妈的*,瞎了你的狗眼,你个新兵蛋子!”只见那列兵的身上,到处都是被东西打的痕迹,有的卤鸡蛋和桔子水还粘在他的军装上,打得那列兵无处藏身!最霸道的是离他距离最近的窗户,一个战友将茶杯里的开水,直接从那列兵的头上淋了下去,开水淋湿了他的脸,也淋湿了他部分军装。好在当时火车上的开水温度不高,再加上战友倒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一阵暴风骤雨的袭击后,那列兵当时被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此时火车开始启动了,慢慢地向前开进,这时那被打的列兵才反应过来,迅速地从站台的另一边,抓起一块石头向我们的车厢砸来,一看不错,训练有素,火车已经开出了很远,还能直接砸在我们这节车厢窗户的玻璃上,将那块玻璃打得粉碎,看着被打坏的玻璃,像一朵盛开的花,挂在窗户上没有掉下来。还没有解气的战友将头伸出窗外,还在那里破口大骂“你妈那个*!你才是新兵蛋子,下次给老子将眼睛睁开点。。。”

乘警过来看了被打碎的玻璃后,发现两列车厢全是退伍军人,没有办法找我们索赔,只能无奈地笑笑,然后离开。送兵的军官也没有办法,不停地给我们说好话,做思想工作。希望不要再给他们添乱!等车开出很远后,我和战友觉得很奇怪,那列兵为什么一口断定我们是“新兵蛋子”?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才发现可能是我们退伍时穿的军装有问题。当时团里为了保持军人形象,决定让我们穿着刚配发不久的冬季作训服,战友们都穿的时间不久,看着和新的没什么区别。要求我们戴大盖帽,胸前佩戴大红花,这身打扮,确实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才去部队的新兵。我们当时的穿着,和新兵唯一的区别只在帽子上,新兵入伍时一般配发的是冬季作训服,戴的是配套的作训帽。而我们虽然穿的是冬训服,但戴的是大盖帽,一般人不仔细分析,很容易将我们当成是新兵。我那可怜的列兵战友,忍不住开心地叫了一声“新兵蛋子”,却被我们这群老兵油子给整得狼狈不堪。

不知那列兵战友是否会上铁血,也不知是否还能记起93年11月在成都火车站叫了声“新兵蛋子”,而被羞辱的经过?在此,我代表当时在车上所有的退伍老兵,真诚地向你道歉!向你说声“对不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95年复员时因为我是超期2年的老兵,连里没有老乡同行,团里那年就怪除了我以外就没有走山西、陕西方向的老兵,在老兵班多呆了两天,原以为团里会给我一张火车票就此打发了没成想团里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意外,专门派了个少尉护送我回家,因为这我在老兵班多呆了两天,在连里老兵都*后的第二天,96年新兵来了,我当时真的是闲得发慌所以就到处转,稀里糊涂的进了新兵班的屋子,当时他们的班长不在,我的出现令他们颇有些吃惊,我当时穿着一套崭新的冬常服,虽然和他们的冬作训不同但我身上那身新的发亮,领子上的红点还在没有钉过领花。4个新兵眼神中透着疑惑。对了我当时因为前一个礼拜不走运,在军容检查中让团长抓了现行,在我那二八开的头上直接给开出了一道分水岭,没法只能来个彻底的,到新兵来时,头顶上的头发还没长到足以覆盖头皮。还有就是习惯问题我脚上蹬了一双准备走时扔掉已经穿了5年的大头鞋,几个新兵反应过来后也许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同年兵,也就该干啥干啥去了,看着他们在整内务,估计是此生第一次试图把崭新的被子整理成六指高的豆腐块,那种悲催的表情说明他们此刻困难确实难住了这些新兵,也许是这几天闲的过头了,也不说话上去拨拉开一个,自己上去整那床墨绿色的被子,20多分钟后基本成型了,抹掉额头的汗珠,正准备走时,那床被子的主人,说了句:“哥们你真行,来了几天了?”我晕了,苦笑一下,“比你早几天。”这时他们班长进来了,一看感情!!我亲手带出来的一个94年陕西兵,前一天还在我那儿讨教带新兵的心得,我还把我当年用的班战术、队列笔记心得给了他。看见他我走过去说了句:“班长,对不起啦,打扰你了。”他们班长的脸色顿时变样,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班长立马反应过来,招呼几个新兵说“以后见了老兵要喊班长好,这是咱们连最老的兵,你们得干3年人家最多还有3天”随着几声不那么响亮的班长好后,我的心里不是那么好受,尤其是最多3天这句。转过天要走时,我执意把肩章领花帽徽全戴上,那个少尉倒也识趣儿,没说啥。我不想在路上让人以为咱是犯了错误让人押回去的。

本文内容于 2012/1/22 1:13:49 被36243部队编辑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1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何必相识 在第1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慢慢地欺骗 在第101楼的发言:
......

人家只是没有搞清楚啊,你这话更不对了。你发这个帖子是给他道歉的,现在又说人家欠收拾!请问,你到底什么态度啊??而且你自己也分析,当时你的那身装束确实和新兵没有太大的差别啊!每个人都会有眼误的嘛,不过,我还是想说,我的真心话

老兵,军魂依旧!您让我们敬佩!

那列兵确实欠收拾,我没当过兵,但基本用不着看他们肩上的标识,也能看出是老兵还是新兵。

谢谢理解和支持!

现在新兵比老兵牛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末当过兵的人大多数都在新兵连被班长骂过,甚至被打过,现在对新兵是 不能骂更不能打。新兵还动不动就闹自杀逃跑。同样都是独生子女当兵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不论新兵 还是老兵 都是人民军队的好兵!

当兵当成了兵痞呗。作为一个老兵是值得敬佩的,可一般当兵的长期身边都是一群当兵的,处处都是呼朋唤友。万事生怕被人认为遇事软弱不够哥们儿意气,人多势众,容易遇到点小事就仗事欺人,没事惹事。以为这是硬,是MAN,不过以多欺少,欺软怕硬而已。而且多还沾沾自喜,深以为荣。以为这就是兄弟情,就是大丈夫。用个不恰当的比喻,与街头呼啸来去的混混儿和小流氓有什么区别。 看楼主文中,那个列兵并未挑衅,楼主一群人脸上也没写着老兵二字,楼主更自承是自己一群人退伍正想没事找事。实在是大不该。 本来以为楼主真有内疚之心,可看行文之中哪有半点歉意?更多的是遮掩不住的沾沾自喜,深感失望。 再说遍,您作为一名老兵,我尊敬。但是,楼主的行为让人很失望。 请千万别拿什么血性,男人,战友情来狡辩开脱。

63楼duzgg

76年退伍的航空兵37师老兵给大家打个招呼!大家好!战友们好!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