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在兰州火车站,经历了一生中最隆重、最难忘的欢送场面,告别了兰州军区的首长,我和战友继续着回乡的旅程。一路上心情极好,当时最大的收获就是不停地买具有地方特色的小吃,当火车很依靠一个站台,会有许多当地的农民,来兜售他们的特产。而我们最大的兴趣,就是品尝各地的美味。退伍回家时的心情,比当兵去部队的心情好了许多,没有了从前的迷惘和担忧,有的只是欣喜和放松。我们也从三年前的新兵蛋子,经过时间和部队的洗礼,变成了新兵眼中的“老兵油子!”

火车向蜗牛一样在铁轨上爬行,在车上除了睡觉,就是欣赏车窗外不停变幻地风景,看过了戈壁沙漠,也欣赏过了黄土高坡!沿途时而下去一些到站的老兵,虽然和他们素不相识,但还是看着他们绿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很想从他们的身上,找寻到自己的影子。当火车到达陕西境内后,我们送走了西安和咸阳的战友,没有太多的离别,陕西退伍的老兵,是超期服役的军人,没有多少人,团里只将他们送到火车站,便让他们自己坐车回家。也许这车上只有我们团巫山和云阳的老乡到达终点站。经过了四天四夜的旅程,火车终于进入了四川的省会——成都,到达成都后,由于这车不直达重庆,我们将在成都作短暂的停留,然后换乘另一列火车去重庆。

我们的行李已经办理了托运,随身携带的物品不多,全是按照团里的要求,统一装备,轻装上阵。下火车后,在军代表的带领下,跟着走向另一个站台,到达站台后,将背包放在地上,整整齐齐地坐在站台上。虽然都自认为是“老兵油子”,在这个时刻,都能听从送兵军官的安排,安静地等候另一辆列车。当车站后,我们很快登上了列车,坐在车厢里,看着陌生的站台。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匆匆地过客,不属于这个繁华的都市。正当我在多愁善感的时刻,看到站台的远处来了一个穿军装的战友,当时觉得格外的亲切。我和战友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他,望着这个挂着列兵军衔的兄弟。

当列兵战友走到我们窗前时,突然向我们大声喊到“嗨!这么多新兵蛋子!”我知道他悲剧了,这车上全是没事想找事的退伍兵,这家伙居然有种来招惹我们。果不出我所料,当列兵的话刚完,我的战友们一边怒骂,一边飞快地操手里的东西往他身上砸去,只见所有的窗户都是卤鸡蛋、桔子等其他剩余的土特产,不停地朝着那列兵飞去,还有众战友大骂的声音!“妈的*,瞎了你的狗眼,你个新兵蛋子!”只见那列兵的身上,到处都是被东西打的痕迹,有的卤鸡蛋和桔子水还粘在他的军装上,打得那列兵无处藏身!最霸道的是离他距离最近的窗户,一个战友将茶杯里的开水,直接从那列兵的头上淋了下去,开水淋湿了他的脸,也淋湿了他部分军装。好在当时火车上的开水温度不高,再加上战友倒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一阵暴风骤雨的袭击后,那列兵当时被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此时火车开始启动了,慢慢地向前开进,这时那被打的列兵才反应过来,迅速地从站台的另一边,抓起一块石头向我们的车厢砸来,一看不错,训练有素,火车已经开出了很远,还能直接砸在我们这节车厢窗户的玻璃上,将那块玻璃打得粉碎,看着被打坏的玻璃,像一朵盛开的花,挂在窗户上没有掉下来。还没有解气的战友将头伸出窗外,还在那里破口大骂“你妈那个*!你才是新兵蛋子,下次给老子将眼睛睁开点。。。”

乘警过来看了被打碎的玻璃后,发现两列车厢全是退伍军人,没有办法找我们索赔,只能无奈地笑笑,然后离开。送兵的军官也没有办法,不停地给我们说好话,做思想工作。希望不要再给他们添乱!等车开出很远后,我和战友觉得很奇怪,那列兵为什么一口断定我们是“新兵蛋子”?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才发现可能是我们退伍时穿的军装有问题。当时团里为了保持军人形象,决定让我们穿着刚配发不久的冬季作训服,战友们都穿的时间不久,看着和新的没什么区别。要求我们戴大盖帽,胸前佩戴大红花,这身打扮,确实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才去部队的新兵。我们当时的穿着,和新兵唯一的区别只在帽子上,新兵入伍时一般配发的是冬季作训服,戴的是配套的作训帽。而我们虽然穿的是冬训服,但戴的是大盖帽,一般人不仔细分析,很容易将我们当成是新兵。我那可怜的列兵战友,忍不住开心地叫了一声“新兵蛋子”,却被我们这群老兵油子给整得狼狈不堪。

不知那列兵战友是否会上铁血,也不知是否还能记起93年11月在成都火车站叫了声“新兵蛋子”,而被羞辱的经过?在此,我代表当时在车上所有的退伍老兵,真诚地向你道歉!向你说声“对不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